dscn6223因著慈悲禧年的勸諭,外出朝聖的團體明顯多於往年。除了去各教區開啟聖門的聖堂聖地之外,也有不少團隊遠赴歐洲或耶穌生活過的以色列等地朝聖。足以說明廣大教友積極回應教會號召,以實際行動更新自己,強化信仰和教會秉承的來自天父的慈悲面容與慈悲精神。

毋庸置疑,朝聖者在通過對聖堂聖地身臨其境、耳聞目睹、零距離的接觸之後,自然會激發更進一步熱愛天主、改變自己、效法基督、切望參與救贖工程的熾烈心願與情愫。如果真的能夠持之以恆,將這些美好願想變成實際行動、常行不輟,教會所宣導的福傳工作必會欣欣向榮一日千里,取得前所未有的輝煌業績。

我們在朝聖過程中是否具有以上所說的美好初衷和明顯效果?恐怕存在一定的差距。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由於目所能及的皆是“新的”環境與風貌,心情自然也會被沿途的山水風景所吸引、被從未見過的高大雄偉聖堂建築所震撼,注意力隨之也會不由自主地分散在周圍的景物上,因此也就忽略了內在的感觸。更有甚者,一開始便潛藏著“旅遊”的心態,聽任動機不純的“副目的”喧賓奪主而沖淡“更親近耶穌”的最終目的。

正像若望福音所記述的當時群眾:“不單是為了拜望耶穌,也是為了看看被耶穌復活的拉匝祿。”(若12:9)如此現象的事例很多:有人進了聖堂不念朝拜聖堂的經文只是東張西望;有人不拜苦路直登山峰;有的途中並不誦經默想只是隨心談笑;有的人鏡頭只是對著秀麗風景……面對別人的祈禱和悔罪而無動於衷。正因為不少人在朝聖時“心不在焉”“背離主題”,所以《師主篇》的作者才發出了感歎:“常常朝聖的人,很少有成聖的”(師主篇卷一第23章第4節)。

相信大家都非常清楚,朝聖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自己在對聖堂、聖地、聖人的朝拜、敬仰以及耳聞目睹的接觸中受到感染、激勵、鼓舞和改變,向那些“優秀人物”學習。整個朝聖和拜苦路的過程,自始至終都要深刻默想耶穌的苦難和救贖,並激起自己對罪的憎恨,下定決心改變自己的心態和行為,將榮主救靈、盡力福傳放在生活首位,且該持之以恆的堅持。如此才能使日益頻繁的朝聖活動獲得更大更多的神益。

dvd-cover_thomas-3美中不足的是一些教友在朝聖後的改變不多、進步不大,甚或絲毫沒有改變,依然故我,不冷不熱,照例很少進堂,很少祈禱,很少參與彌撒,很少學習聖經、鑽研教理;有的雖然有所變化,也能堅持一陣子“熱度”,但隨著時日的推移便慢慢“降溫”,如果我們不能改變,那麼,朝聖也就成了純粹的旅遊。

不少人雖然到過耶穌基督誕生、講道、受苦、被釘的“現場”,也用手觸摸過那些遺址遺物,但是否真正促進了自己心靈的變化,痛改前非,更新了自己?究竟距離耶穌的神貧、謙卑、質樸、愛人如己還有多遠?如何才能讓千里迢迢的朝聖之舉不虛此行?值得我們深思細想……

那些沒有條件外出遠行朝聖的人,也該善用自己所有能夠參與的感恩聖祭的機會,做心靈的朝聖,與天父親密接觸、緊密結合、神交密談、暢述心曲,自然也能獲得“事半功倍”的朝聖效果。

曾有一位神父說:“朝聖就是不斷地朝著聖德的方向邁進,不斷地爭取成聖。”由此推理,我們在任何地方、任何處境、任何時刻都可“朝聖”,都可具有成聖的嚮往及迫切願望,在不斷地發現失誤及糾正、完善自己的過程中盡力學習仿效歷代諸聖,盡力追隨、效法並日益相似救主耶穌,那也就是“名副其實”的朝聖。

事實上,心靈的淨化與聖化,並不在於“博聞廣見”而在於“行動兌現”;不在於知道多少、懂得多少、去過多少地方、見過多少聖堂,更在於自己實踐了多少,改變了多少,是否真正活出了耶穌基督的超性聖愛,真正具備了耶穌基督犧牲自我捨己為人的十字架救贖精神,真正參與了耶穌基督除免世罪的救贖工程。

我們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個漫長的連續不斷的朝聖之旅,在不斷地悔改更新中永遠朝著真善美聖奮勉,最終達致身心靈及神形生命的聖化,這也正是我們靈修生活及信望愛敬的終極目標。

作者┃張公顯

來源┃《信德報》2016年8月18日,30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