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主教1808年11月28日生於法國的尚特美爾,1831年晉鐸,傳教十年後,蒙召入耶穌會。1844年奉命到達中國,他是耶穌會復興後第二批被派到中國的傳教士。

郎主教開始時是上海浦東一帶的副本堂神父,浦東當時有教友一萬兩千人。當時這裡仍處在禁教時期,傳教士只能在夜間從事傳教活動,郎主教以他明智、溫和與誠實的態度贏得了當地民眾的愛戴。他也開始忙了起來。他在1846年6月5日的信件中表示:工作使之疲於奔命。江南主教羅伯濟看到郎主教的傳教與應變能力,便派他到禁教異常嚴重的山東去傳教,好為傳教士進駐內地鋪平道路。郎主教奉命前往。十個月之後,便遭抓獲,被遣送回上海,接任浦東本堂神父。郎主教在獄中近兩個月之久,教友們不敢前來探望、送飯,他在監營中挨餓受凍並飽受病苦。

1851年6月5日卒試結束,成為明宣會士,任上海徐家匯院長兼教區副主教。

1856年5月30日接到教廷任命和耶穌會總長命令成為剛剛成立的直隸東南代牧區主教。領銜賽日和府教區主教。郎主教1857年3月22日接受祝聖,他是十九世紀第一位耶穌會士主教。

郎主教上任後,不停地巡視教區,看望教友,鼓勵支持傳教神父,在任期內建立了32個新堂口,興辦18座男生學校,4座女生學校,三座孤兒院。修建15座鄉村聖堂及主教座堂,開辦了修道院。除此之外,還購置總堂及雲臺山周圍的土地,修建了總堂的防禦工程:建城牆,挖護城河,安置炮臺。使當地教友和周圍百姓乃至縣府官員,在當時戰亂及匪徒侵龔時得以避難藏身。

1861年郎主教為了使民教關係正常化,開始拜訪政府官員,兩個月內走訪了50余名官吏,主教給他們介紹了教會的教義、教規和所辦的事業及教區的計畫。不少官員為主教的道理、態度及愛德工作所感動,竟主動為教會的慈善事業捐款捐物。主教的這次拜訪活動,使受禁的天主教在河北省大部分地區成為公開的宗教。20餘名傳教士能平安地奔走各處傳播福音。

郎主教白天為傳教工作奔波,晚上在長時間祈禱之後,伏案翻譯《聖經》。1863年將全部《新舊約》翻譯完畢。

1865年郎主教接到教廷調令,功成身退。在新主教祝聖禮儀結束後的20天1865年2月23日離開獻縣赴江南上任,獻縣的神長教友為表達對主教的感激之情,或騎馬或步行送出50裡之外才灑淚而回。

郎主教成為江南主教後,大力發展慈善事業和科學文化教育事業,當年年底江南教區收養孤兒的數目竟與全國各地收養孤兒的數目總和相等。兩年後郎主教邀請法國拯亡會修女來華開辦醫院和學校,並力請天文學家高龍,生物學家韓伯祿,史地學家費來之等神父來華,為中國自然科學學科研究的建立與發展奠定了基礎。

1874年郎主教積勞成疾,臥病在床仍不忘傳教工作。

1876年11月29日病逝。

縱觀主教一生,為營建教區蓽路藍縷,功不可沒,其功其德堪稱聖賢楷模,受到教友們的擁護愛戴,就連當時政府官員也對其讚賞有加,一總督曾行文稱讚主教:"安分傳教,並不妄自尊大,似乎尚能守康熙間西士風範,故能與官民協洽。"

郎主教,我們永遠懷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