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學者對於「傳承」的省思:1.海德格(Heidegger)從人的存在角度分析,尋找人存在的意義。他認為人們為瞭解自己,必須接受自己是生活在歷史和時間中的人。換言之,接受傳承,是人找到自己存在意義的一個條件。2.高達美(Gadamer)從人的自由的角度來看。他是一個哲學家和神學家,最出名的著作《真理與方法》。他認為:自由是內在的狀態,不是反抗規矩。教會內的人常說要改革教會,似乎一切該當是新的,是從前沒有的,才叫做改革,其實不一定。有時候,問題便是從這種反抗傳承才有自由的觀念而來的,其實正好相反,高達美說的很清楚,沒有傳承,才真的沒有自由。只有在傳承中,才能賦予自由一個較深、較為活潑的意義。如一對情侶彼此說「我愛你」,他們有自由嗎?為什麼不說別的話呢?可見,自由並不一定非得是新創的。3.Kruger.他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他認為人的歷史必須保留、保護,否則不是真正的改變,而是完全毀滅,從零開始。換而言之,改變必須保留歷史,在歷史的傳承中更新。4.Pieper.從信仰的角度來看,他強調在傳承內有權威。的確,傳承也是一種權威。為什麼我接受母親的話,因為母親對我來說有權威,有價值。同樣的,教會訓導當局有權威,因為是在傳承內。
傳承不是只有保守過去,傳承和信仰、歷史、個人、自由等等都有關係。傳承的涵義包含著相當複雜而多元的概念。在這個大範圍內,我們要探討信仰的傳承,也必須包含整個人的傳承,包括探討人存在的本質、整個信仰中的傳承及教會的傳承等問題。

關於傳承的分類很多,我們在這裡介紹Congar神父的分類。1.一般意義:「傳承」就是把一件事物或消息傳遞給他人,使人瞭解。原意可有「書寫的傳遞」及「非書寫的傳遞」,二者互相補充。2。教會傳承是宗徒性的傳承:宗徒們是這傳承的傳授主體,保證這「來自宗徒宣講的傳承」就是「來自天主啟示的傳承」。教會傳承也是教會性的傳承,教會是傳遞的主體,即在歷史中建基於宗徒們的生活的教會。3.從宗徒的角度觀之:A。行動:宗徒們以整個生命行動傳遞了基督的啟示。B。內容(或物件)一{整體意義:書寫的信理傳承},二{特殊意義:非書寫的傳承(特別是禮儀與訓導)}。4。從教會的角度觀之:(一)行動:教會傳遞宗徒的傳承,教會是傳承的來源,整個教會以宗徒的權威保存、並傳遞了基督的啟示,宗徒的權威是教會傳遞行動的價值標準。(二)物件(或內容):教會在生活中按自己所瞭解的基督啟示將傳承有所發展。A,整體意義:即以信理觀念所表達的宗徒傳承,可以是從個別地方教會表達出來的主觀看法,也可以是經全體教會的同意,而在共融一致中所表達的客觀看法。B,特殊意義:有實證觀點來表達的教會傳承。5.傳承的遺物;凡是教會表達的。

我介紹傳統的分類的用意,是要大家瞭解這個概念的複雜性,當我們說到傳統是可以知道是屬於那個範疇的。如我們以前進入教堂都習慣使用聖水畫十字聖號,但現在人站在衛生的角度很少人這樣做了,自從我晉鐸以來,做彌撒的方式時常改變,在農村有時背面教會,但回到城裡要面向教友並用蹩腳普通話。意思是彌撒的表達方式可以改變,然而耶穌復活的事實不可改變,因為耶穌的復活是從宗徒而來的傳統,耶穌復活是我們根本的信仰。傳統並不是保守過去,一成不變。傳統是將所接受的,忠實地傳遞給後人。

教會的訓導當局:忠實于過去,又開啟新的局面,活潑滴在現代生活中傳授,必須有一個保障。就是有聖神領導,我們不致迷路或錯誤。可是聖神如何領導教會呢?就是透過教宗和主教的訓導權,Magisterium,也可以說是教會訓導職務,教會訓導當局,在教會意義上則是:「為使教會的合法牧人信實地教導信仰,而授予他們的權威」朱神父引用了梵二文獻憲章進一步說明了教會訓導職務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同時也闡明了真理和權威之間的關係,但也讓我們明白權威和真理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因為真理是超越個人的,也是超越權威的,「權威是為了服務真理」。我們需要權威,不讓就沒有秩序,大家無法在共同肯定的真理上來往,權威使得個人的自由有限度。但如果自由有限度,還是真的自由嗎?我們常常在這樣的辯論之中。其實日常生活中,我們常需要權威的管理,在修院有院長、在家有父母,等等。他們都具有某種權威。其中的緊張在於,我們完全聽從權威,以權威為真理,或是權威也應服務真理,因為真理比權威大。可惜的是,很多時候我們跟隨權威,以權威為真理的來源。所以我們常常需要反省。在教會內要有成熟的態度,不能如同幼兒一樣,凡事不多加思考。在教會內,我們認為權威是需要的,但權威不是真理的來源。這兩者要分清楚。耶穌對門徒們說:「天上地下的一切權威都給了我,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所以,權威的真實來源是耶穌,是他將權柄交給了門徒。

我們在教會歷史中,有三種面對權威的重要態度,現介紹如下:

一.諾斯派(Gnostic)強調內在體驗到的真理:沒有法則,也沒有外在的權威。唯一確定的法則是內心體驗到的聖神的內在法律。現在仍有諾斯派的人,雖然口頭上並不承認他們是諾斯派,但他們自認為「我所體驗到的就是真理」的態度開來,他們就是諾斯派的信徒。

二.改革教會:他們認為「聖經是有關救恩方面的唯一權威」。除了聖經教會內沒有其他權威。教會的權威頂多是為了組織及管理群體生活,而不在信仰真理方面,因為聖經以記載了所有信仰的真理。

三.現代:自由是最高的價值,應該用在社會及群體的創造和進步。自由是未來的創作者,不受制於過去,亦不受制于任何權威。而其行為規則,是約定俗成的,彼此同意的。除此以為,沒有任何外在的權威。因而其行為規則,非由超越的真理所維繫。互相贊同是自由的最高標準。這才是真正使我們自由的,而不是耶穌基督所說的真理。

面對以上的觀念教會當局必須面對此課題的張力。現代人對於教會的權威看法有很大問題,很多人認為教會的權威,無論是那種權威,都是自由的阻礙。尤其在當代的部分自由民主主義者對待自由和民主是氾濫變質的觀念,為他們來說保祿在《羅馬書》中說的好「你懼怕權威,因為它有真理。」我們現在對於權威不只是怕,還有不信任,這樣一來,信仰的氣氛就破壞無遺了。

面對教會訓導權的三種角度,朱神父從以下三點反省面對訓導權的觀念,1.純教會性角度:我們從信仰的立場出發,我們首先肯定教會有傳統,也有權威。2.整體性的角度:教會的權威並不是來自人,而是來自基督。是基督自己給與教會的權。教會並不因為是一個社會就必須傳承。這個權威還有一個超越主教的主禮,就是聖神,聖神要幫助這個權威實現,所以這個權威有內在力量。3.神學的角度,是應用我們的理性,用我們批判能力的「神學角度」。意思是,我們肯定教會有訓導權,但如何使用這樣的權威,以及如何區別主教們所使用的訓導權,則是另為一件事。在這方面,我們應當應用神學的反省能力。神學家所做的反省的目的,在於真誠地批判從上述兩個角度所實行的,以加強教會運作的深度。訓導職務的特徵,我介紹如下:

一.有權威的:合法、法定地用主所授予的權威,也依靠主的聖神教導信徒。
二.傳承的:傳承在這裡並不是保守的意思,而是以權威把整個教會從主所領受的教導傳授給他人。
三.牧靈的:訓導職務的最後的目的是令人得到天主的救恩,目的並不是真理本身,但是,如果沒有救恩的真理,就無法使人得到救恩。訓導職務是信友從所領受的真理參與教會的救恩使命。
四.無錯性的:訓導當局在某些情況下擁有不能錯誤的恩寵。

「訓導職務」此字原意是教導,在教會早期可區分為「牧職」和「教職」兩種。現今則包含有訓導職務、訓導當局和訓導權等意思在內。教會訓導職務的來源是耶穌基督,權威也是基督所授,因而在行使職務時具有權威的、傳承的、牧靈的、無錯性的幾個特徵。

教會訓導當局與神學有各自的任務和範圍,也有相異和相同之處,訓導當局屬於世界主教團,神學屬於教會中任何一位能夠勝任的成員。他們有相同的目標就是服務天主聖言,藉不同的功能和職權來表達,他們也有相同的限度,同樣服務天主聖言,負有使信仰更真實、更現代化的牧靈職責(雖熱作用不同),並照顧那些信賴他們的子民。但兩者在功能不同、不同的權威、服務的關係各不相同和不同的自由,這些就是他們兩者的相異點。神學家在教會內,承受教會的使命而實踐自己的職責。在這一點上,訓導職務代表教會官方,神學工作的本分是在協助官方發言。然而,有些神學家過分重視學術自由了,在反省尚未成熟時就發言,造成不必要的對立。總之,尊敬訓導當局是神學工作的內在及特有的因素。

我願意摘錄朱神父在《基督啟示的傳遞》的結束語的一段精彩話語來結束我的拙劣的淺談,並以此激勵我在做學問時應有的精神和所持有的謙遜態度,「我們是站在先賢的肩上來看、來尋找信仰:面對以後的神學工作,我們要讓自己成為基石,讓以後的神學工作者,站在我們身上,來反省天主的啟示」。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