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公教會來說,2013年是一個很特別的年,這一年教宗本篤十六世突然宣布2月28日退位。當世人都在懷疑,天主教會還有沒有可能脫離財務、神職人員涉及性醜聞等不斷的風暴時,天主卻在這時候賞給我們一位弟兄,來自阿根廷的樞機主教豪爾赫‧馬里奧‧貝爾格里奧(JorgeMarioBergoglio)於3月13日當選伯多祿繼承人,並於3月19日就任第266任教宗。

同樣地,世界各大媒體都對這位已逾七旬的新教宗產生最大的疑問:他帶得動已漸老朽的大公教會走向革新嗎?原本大家都看好年輕而有幹勁的新銳樞機來接棒帶動改革,然而天主並沒有把這份聖寵交付給銳意革新的新生代,反而在大家都不太注意的資深樞機中,召叫了貝爾格里奧。這位貝爾格里奧弟兄也沒有在他一上任就做出驚天動地的大改變。不少媒體帶著看好戲的心態,準備看這位高齡教宗上台又如何。

然而,這位「教廷素人」卻在最平凡與最樸實的生活方式與態度中,讓世人與媒體對他愈來愈好奇。他的名號讓世人與教友們一稱呼他,立馬就會想到亞西西的聖方濟──這位拯救公教,並帶給世界和平的聖人。大家都相信,他要的就像是聖方濟那樣的作風,讓聖方濟的生活成為公教的發展方向。

不過,教宗對「聖方濟」精神卻有一套新的詮釋:他在2013年10月4日來到聖人當年「脫衣」的地方,教宗方濟各「脫稿」講述他內心的話:「這幾天,人們在報紙和媒體上幻想說:『教宗將去那裡剝掉主教、樞機和他自己的衣服』。教宗當場邀請大家:「這是一個邀請教會脫去衣服的良機。然而教會是我們眾人,從領洗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成了教會一員。我們都應該走耶穌的道路。他親自走了『脫下』的道路,成為僕人和服務的人。他願意是謙卑的,直到死在十字架上。若我們想做基督徒,就沒有其他路可走。」

教宗接著問大家:我們要做一個怎樣的基督徒呢?是不是做一個「沒有十字架,沒有耶穌,不脫下」的基督徒呢?這樣一來不就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像糕點式,看起來漂亮而甜美,但卻不是真正的基督徒呢?還是……他又問:教會應該「脫去」什麼呢?「今天,教會應該脫去一個最嚴重且危及教會中每個人的危險──世俗的危險。基督徒不可以與世俗精神一同生活。因為世俗把我們帶向虛榮、專橫和自大。世俗是偶像,不是天主。拜偶像可是最嚴重的罪!」

教宗強調:「教會是我們眾人,我們都應該脫去世俗的精神:這種精神與真福八端的精神相悖;與耶穌的精神相悖。」他進一步解釋:「世俗對我們有害。一個世俗的基督徒真令人可悲,既相信信德所提供的保障,也相信世界所提供的保證。耶穌親自告訴我們: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人。要麼事奉天主,要麼事奉錢財。福音就是福音!天主是唯一的!耶穌為我們作了僕人,而世俗精神則不然。」對於當前世界不提供工作和幫助給需要的人,聖父批評為野蠻世界。他譴責「世俗不在乎有兒童被餓死;不在乎許多家庭沒有食物,失去賺取麵包的尊嚴;不在乎有許多人被迫逃離奴役和饑餓,尋求自由。令人悲痛的是,我們常常看到他們最後找到的卻是死亡……這些悲劇就是世俗精神的作為。」

「世俗精神是殺手!它殺害心靈!殺害生命!殺害教會!」所以我們大公教會絕對不能走向這條路上,「一位真正的基督徒、神父、修女、主教、樞機和教宗若要走世俗的道路真是無稽之談。」教宗然後談到,當聖方濟做出脫衣舉動時,他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自身軟弱無力,而「推動他這麼做的是天主的力量。」最後,教宗提醒我們「讓我們在今天為所有基督徒祈求恩寵,願上主拯救我們脫離世俗精神。願上主賜予我們眾人『脫下』的勇氣,而不僅是奉獻20里拉。願我們脫去世俗精神──社會的疾病、癌症!世俗精神與天主的啟示背道而馳!世俗精神是耶穌的敵人!求主賜給我們眾人這『脫下』的恩寵!」

從教宗方濟各這篇脫稿談聖方濟的脫衣行徑,可以看到的就是一種革心的運動成為教宗繼承聖方濟最重要的精神,那就是──脫去世俗精神──脫去社會的疾病癌症!顯然地,這個革心運動很快地讓世俗與媒體看到不一樣的大公教會,不一樣的梵蒂岡!脫去往昔的暮氣與老大作風,大公教會開始有著新的面貌出現在全球各個角落。而推動這個革心運動的新教宗還是和他在阿根廷教區服務一樣地過最簡單與樸實的生活,他做得最多的還是代表教會走向人群!


除了主動接近人之外,方濟各教宗也要求打開教會讓有需要的,心中嚮往天主的人都可以來到教會。這種教會的改革完全異於一般社會或國家的改革或革命運動,它是從內而發動,是從內心對天主深層愛的內在經驗、也是對基督信理深入體會理解而向外宣揚福音,結合了上述兩者於一身而從自己開始推向周遭進而向世界各地的神職人員與教友,成就新的教會改革運動。這個從心改革開始的運動,需要一個更具體與可以實踐的理論與行動,而完全能符合並帶動這個革心運的人物典範,卻是一個不太為大眾所熟悉的耶穌會士伯多祿‧法伯爾神父(PierreFavre,1506-1546年)。

方濟各教宗2013年12月17日宣布真福法伯爾為聖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改革訊號,也是方濟各教宗進行公教寧靜革命的具體實踐。

聖法伯爾是法國維拉爾人,也是耶穌會會祖聖依納爵‧羅耀拉最早的伙伴之一,兩人在巴黎大學索邦(Sorbona)求學時即同住一個房間,後來住進來的第3位室友是聖方濟‧沙勿略,他們3位都是耶穌會的共同創始人。而法伯爾也是首位晉鐸的耶穌會士,他在1872年9月5日被教宗碧岳九世(PioIX)宣布為真福,2013年12月17日被宣為聖人。聖法伯爾在世之時,由於土耳其與威尼斯之間戰事連連,阻礙朝聖之路;耶穌會接受教宗保祿三世託付多項任務,聖法伯爾因此踏上了橫跨歐洲的旅程。一生致力於宣講、帶領神操和拜訪修院。1546年7月17日抱病回到羅馬,從事最後一項重大任務:為特利騰大公會議的討論會提供對話,以回應路德派的改革呼聲。然而,卻因旅途勞頓,聖人於當年8月1日病逝羅馬,得年40。至於聖法伯爾能不斷地打動人心,主要的就是因為他親切友善、和藹可親,他擁抱傷殘人士、親吻病人和親近兒童。在他的畫像旁邊常可看到天使陪伴左右,他在塵世40年,中間曾多次踏上旅程,在旅程中常與聖人和天使交談。每經過一個城市,他都會為這個城市祈禱。也會呼求護城天使或聖人護持該城。

日後,聖法伯爾被稱為「革新的神父」,教宗方濟各對聖法伯爾體認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同所有人交談,即使是最遙遠的人和對手;純樸的熱心,一種也許有些天真,卻能隨叫隨到的態度;注意內心分辨、是個能作重大決定並且能夠這麼溫和、親切的人……」這位聖人實為教宗方濟各的生活典範,在宗座的一舉一動和他所表達出來的聖諭或言行,我們看到的就是伯多祿‧法伯爾神父的再現。

除了在言行上效法聖法伯爾以外,最重要的是,聖父認為聖法伯爾到底能提供我們什麼值得師法的聖德與修習的途徑呢?

2014年1月3日慶祝「耶穌聖名」,以耶穌聖名為修會名稱的耶穌會在羅馬的會士們與教宗共祭。教宗在彌撒講道特別闡述聖法伯爾的聖德,來提醒與會的耶穌會士們,在生活中沒有別的名號,不從事與基督沒有密切關連的行動。

首先,要空虛自己,好讓天主填滿;其次,要做不安於現狀的人,好能孜孜不倦地尋找天主;再者,要敢於冒險,好能懷著信德,夢想遠大目標。最後,為聖依納爵召集在以耶穌聖名為稱號的修會的人而言,必須在世做基督第二,沒有其他選擇。能做到這四點,而且不斷虛己、不斷尋求天主,而不倦、不斷地敢於冒險,並且不斷效法基督的,就是聖法伯爾。教宗方濟各帶領著耶穌會士們一起反省:自己是否能夠虛己,讓天主填滿?其次,是否將令人驚訝的天主置於中心?再者,是否能不斷地尋找天主?還有,是否也像聖法伯爾一樣:「我們也是胸懷偉大願景和有極大衝動的人嗎?我們也是敢於冒險的人嗎?我們的夢想飛往高處嗎?虔敬激起我們滿腔熱火嗎?」

從這樣的反省來看,教宗方濟各的革心運動不就是重新回到聖依納爵、聖法伯爾等人草創耶穌會的改革初衷嗎?他想把這片初衷再次推到整個大公教會,不過,宗座也深深地體會到:「教會的力量不在於本身及其組織能力,而是隱藏在天主的深處。」大公教會是以天主為中心的教會,不是世俗的教會,所以只事奉天主而不事奉金錢。在大公教會中,天主永遠更大,天主總是令我們驚訝。所以身為教友總是要看到天主的光榮永遠最重要,天主不斷讓我們驚訝。這也使我們如處在深淵中的急切不安。在大公教會中唯有尋找天主,找到天主,為再次和不斷地尋求祂。這也是使徒生活的急切,促使我們不厭其煩地宣講初傳,只有這急切才令基督徒內心平安。不安於現狀使全體基督徒準備好接納多產使徒工作的恩典。若不急切,我們就成了不結果實的人。

師法聖法伯爾,就是從心效法他的言行,重新活出基督空虛自己的情操,顯然,這應是方濟各教宗推動大公教會寧靜革命的最核心理念!

by 孔令信(銘傳大學新聞學系主任)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週報282期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好書推荐】中國人的心靈與基督宗教
  • 【聖召故事】有人爬上了一棵樹?
  • 【藝術靈糧】梵蒂岡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