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信仰生活

一條簡單的道路

「愛」是廣泛使用而意義模糊的字,因為它原本不是名詞,而是動詞。先有愛的行動與實踐,然後可以體認什麼是愛。每一個時代的人都需要尋找愛的新解,並且總能如願,譬如德蕾莎(真福印度德蘭)修女的作為,就是今日的典範。《一條簡單的道路》充分印證了這種期許。

傳道——人性化的服務

曾在多個堂區服務過學齡兒童、婚齡青年的教義學習班,其間出現了一個怪現象:學生半途而廢。退學原因很多,不能一概而論,諸如食宿艱苦、與人爭吵、冷熱難耐、聽講無趣等等。筆者認為此非小事。更該提起注意的是,父母對待這些學業未竟而回家的子女不聞不問,甚至溺愛袒護,實在不該。

天堂是什麼樣子

有一個基督徒作家曾經說過:"天堂是什麼樣子?你大可以窮盡自己所有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去設想和猜測。對於一些人來說,天堂意味著與自己所愛的人永遠同在而不分離;對於一些人來說,那裡充滿了安靜與穩妥;對於一些人來說,那裡不再有疾病和債務;盡力去設想吧!但是當真正到達天堂的時候,我們會發現我們每個人都是‘幸福的失敗者'"。

如何做一個天主可用的僕人

路加福音17章10節,耶穌這樣對門徒說:“你們……既做完吩咐你們的一切,仍然要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我們不過做了我們應做的事。”這裡,耶穌在教給我們,如何做一個天主可用的僕人。 說到僕人,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太太,她跟我說:哎呀,我來到加拿大,樣樣事情都要自己做,不像以前在國內的時候,那時候,有保姆可以幫著做這個,做那個。

地獄就是後悔,永遠後悔

耶穌說:將來有許多人想進入天國,而不得入。(路13:24) 每次讀到這段經文,總會讓人從世俗的欲望中忽然清醒過來。死亡如盜賊一般,會瞬間將人的希望、親情、愛情、事業、美好的日子,一切的一切,永遠帶走。 基督徒都明白,死亡那一刻,就意味著和天主見面了。世上再沒有比死亡更現實的事情。

聖堂裡老婆婆哭了

彌撒結束後,在教堂院子的偏僻處的無花果樹下,老婆婆低著頭一手扶著樹幹,一手拿著手帕鼻涕一把淚一把…… 我快速走過去伸開雙臂,攬住了這位傷心的老婆婆,老人家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伏在我懷裡哽咽著,半天不說話。 我思量著,老人家今天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是受了兒女的氣?還是……

三代人

偶然一次,看到一家三代人用餐,飽餐之後,桌上還剩下幾塊雞肉。婆婆說“放進冰箱,留明天吃吧!”媳婦說:“別留了,一人一塊把它吃完!”孫女說:“這麼飽怎麼吃,倒掉好啦!” 幾句簡單的話,卻清清楚楚地顯現出三代人迥然不同的價值觀。

迎接獻身生活年的一些感觸

在香港遇見了一群因感恩而重聚的女士,她們與我分享瑪利亞方濟各傳教女修會的波蘭籍平靜修(Rozalia Ellerik)修女五十年前的善行。其中一位細說,平修女去國外募款在香港建女子小學,免費讓貧困家庭送女兒來受教育,有些父母送孩子來,不為念書,是窮到沒飯吃,學校提供早餐午餐,為了孩子不挨餓才送來學校。 平修女給了這些小女孩機會,她們因受教育而有了好工作,也得到了幸福婚姻。

逾越死亡 迎接復活

今年春分過後,老是霧霾天,氣溫回升也慢,總讓人感覺陰冷,心情也些許壓抑。隨著天氣好轉,心情也變得開闊許多。 復活節臨近了,每年這個時候心中總有感動。傳統文化面對死亡,一籌莫展,極力避諱與死有關的詞語,甚至連與死發音相近的“四”也列為不祥。對死亡的恐懼程度遠超洪水猛獸,這種怕死情結一直影響著中國的歷史和文化。

有關哥白尼的歷史真相

在中國,大都知道哥白尼,也都知道他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但卻很少知道他真實的身份,一位虔誠的天主教神父。即使你使用維琪百科去搜索,也只是在很少的篇幅裡,能看到有關他真實身份的介紹。 一說到哥白尼,就有一些人像打了雞血一樣激動,這些人裡面,有一部分是自以為對那段歷史很瞭解的人;一部分是對天主教會懷著極大成見的人,以為可以用此作為攻擊教會的手段,這部分人當中,除了一些無神論者以外,竟然還有一些所謂的基督徒。

永遠不要對自己說不

“時光荏苒,我夢見過往的時光。當時的我,滿懷希望,生命澎湃而充滿價值。在我夢裡,愛永無止息永不凋零,仁慈的主寬容與愛永無定限。"歌詞來自《我曾有夢》,來自英格蘭的蘇珊大媽就是憑藉此曲,通過2009年的《英國達人秀》一夜之間紅透英倫。 她就是蘇珊.波伊爾(Susan Boyle),2009年首張專輯《我曾有夢》發行,第一周累計在三十多個國家問鼎冠軍。

母親的遺產──關於祈禱

耶穌說:「你們求,就必給你們,找,就能找到,敲門的,必給你們開門。」(路11:9-10) 小時候,我們村裡公共祈禱的地方是在一戶熱心的教友家中,用我們小孩子的話說:在阿麗奶奶家裡唸經。她家裡有三間堂屋,是小時候我和我們同齡的小朋友學習祈禱和信仰紮根的地方。三間小房子裡除了祭台,只有幾條用來跪著祈禱的小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