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1113159777她問了些關於我的情況,我告訴她在北京的遭遇,整個下午,她的話並不多,但很認真地聽我說。七點左右,她告訴我教堂有彌撒,雖然我不懂什麼是彌撒,但還是同意參與了。很快,她的朋友們來了,她把我介紹給了這些年輕人。進入教堂,她開始給我介紹彌撒程式。臨別之前,我們互留了電話,同時我也記住了一個名字:方濟佳。

後來,她每週都會聯繫我去教堂,我也從沒拒絕過。每次見面都是那麼的親切,每週末,大家放下自己的工作,聚在一起,吃飯聊天,參加各種教會活動,我甚至忘記了自己在北京的悲慘遭遇,逐漸愛上了這座城市。

時光荏苒,轉眼就到了歲末,耶誕節即將來臨,在這之前,她和其他幾個教友跟我聊了一次,他們開門見山地問道,是否願意接受上主的聖召,做一名真正意義上的基督徒。我當時被問住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們給我講了很多道理,我很快就答應了。但是耶誕節當天,我突然反悔。當晚,由於教堂活動結束已接近淩晨,她給我安排了住處,把最舒服的床給了我,並給我打了一盆熱水,讓我泡腳,這一舉動,讓我感動許久。

在北京待了不到半年,農曆新年之前,我選擇了回家,臨走時,她送我一件禮物《教友家庭要理問答》,價格不菲。她在北京的工作很普通,這本書對於她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我堅持要把錢給她,她並沒有推來搡去地拒絕我,而是說了一句話"不要感謝我,這是天父讓我做的,你應該感謝他。"聽完這話,我愣在那裡好久,也就是這句話,徹底解開了我所有的心結。

回到西安後,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教堂,雖然彌撒我還是聽不懂,但是我相信,上主一定特別揀選了我。二○一一年復活節,我選擇了在西安南堂接受洗禮,當神父念到"方濟各"時,我知道,這將是陪伴我一生的名字,巧的是,這座教堂恰好也是一座方濟各主教堂。而對於"方濟佳",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我深信她是上主派來指引我的天使。天主希望讓我做一個像方濟佳一樣的人,善良、助人,用愛影響周圍的人。

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我以支教志願者的身份來到了玉樹州。我和另外四名隊員被分配到了距離玉樹州六十五公里的結古鎮紮芒村小學。這裡沒有信號,沒有自來水,一個月不能洗澡,雖然條件艱苦,但滿腔熱血的我卻依然選擇了背上行囊。

因為在北京時,我在教會中得到了眾人的幫助,現在重生的我,要帶著天主給我的愛,去幫助那裡的孩子們。因為主說:"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25:40)

來到學校沒多久,我就出了狀況,因為體育課活動量太大,加之胃不舒服和身處四千二百米的高海拔,導致出現高原反應。因為學校條件有限,校領導已經做出了如果病情嚴重就直接送回西安的決定,因為好強,我"寧願死在玉樹也不回去"。最後校長連夜把我送到玉樹州醫院,兩天點滴後康復了。

當我開始代課時,課堂一下子就成了自由市場,吃東西,交頭接耳,打斷我說話,調侃老師。用教棍嚇唬,用懲罰措施,都收效甚微。

後來我的嗓子出現了問題,期間我扔掉了教棍,也不再斥責和懲罰他們。我想到了一個辦法,跟他們玩,消除他們對我因畏懼而產生的逆反心理。這裡的孩子在牧區長大,漢語說的並不好,甚至有的根本就聽不懂,所以我開始用肢體語言給他們解釋課文裡不會的詞語,同時加上一些幽默的元素,逗他們開心,課堂的氣氛活躍起來了。

一個月到了,臨別前我告訴自己要笑著擁抱每一個孩子,當看著曾經被我揍過、罵過、擁抱過、親吻過的孩子們排著隊伍,伴隨著《感恩的心》,淚水在他們幼小的臉上不停地滑落時,我實在無法強顏歡笑,淚水濕潤了眼眶……

作者/余家歡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