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GZiW6jQLU人的欲望一生到死永遠也不能滿足,最後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

一個人如果得了一千,還想得一萬,一百萬;已經擁有了一套七八十平米的房子,還想有一套更大的房子;已經有一份不錯的工作,還想找一份更好的工作;已經是一個官了,還想當個更大的官。

有的人沒有達到欲望的滿足,就早早地離開這個世界,比如:情場上失戀的;炒股票血本無歸;官場上東窗事發的;做生意失敗的;沒有考上大學的……有好多人走了輕生自盡的道路,實在糊塗可憐。

人的欲望歸根結底分兩種:一是肉體的需要,一是心靈的需要。餓了吃飯,渴了喝水,冷了穿衣服,熱了要求涼爽,類似這樣的一切都是肉體的需要。一個一兩歲的小孩,吃飽了,穿暖了,身上也沒有疾病,一離開母親就會哭,他為什麼會哭呢?因為需要母愛,這是心靈上的需要。有時心靈上的需要比肉體上的需要更迫切。

在這裡需要說說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典故:有一天,有一個叫王妄的人每天到村北去拔草,有一天拔著拔著,發現草叢裡有一條七寸多長的花斑蛇,渾身是傷,動彈不得,王妄動了憐憫之心,就小心翼翼地把蛇捧回了家,給蛇沖洗塗藥,一會工夫,蛇便甦醒了,沖著王妄點了點頭,表達它對王妄的感激之情,王妄母子倆見狀非常高興,趕忙為蛇編了一個小荊簍,把蛇放了進去,從此母子倆精心護理,蛇的身體逐漸痊癒,也長大了,而且總像是要跟他們說話似的,很是可愛,給母子倆單調寂寞的生活增添了點小小的樂趣。

日子一天天過去,王妄照樣打草,母親照樣守家,蛇整天待在簍裡。忽然有一天,小蛇覺得悶在屋子裡沒意思,就爬到院子裡曬太陽,被陽光一照變得又粗又長,像根大樑似的,這情形被老娘看見了,驚叫了一聲便昏過去,等王妄回來,蛇已回到屋裡,恢復了原形,著急地對王妄說:“我今天失禮了,把你娘給嚇昏過去了,不過別怕,你趕快從我身上取下三塊小皮,再弄些野草,放在鍋裡煎熬成湯,讓娘喝下去就會好。”

王妄說:“不行,這樣會傷害你的身體,還是想別的辦法吧!”花斑蛇催促地說:“不要緊,你快點,我能頂得住。”王妄只好流著眼淚照辦了。母親喝下湯後,很快蘇醒過來,母子倆又感激又納悶,都心知肚明,可誰也沒說什麼,王妄再一回想每天晚上蛇簍裡放金光的情形,更覺得這條蛇非同一般。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話說宋仁宗整天不理朝政,覺得宮裡的生活日復一日,沒什麼新鮮感,覺得厭煩,想找一顆夜明珠玩玩開心,就到處張貼告示,誰能獻上一顆上等夜明珠,就封官受賞。這事傳到王妄耳朵裡,回家對蛇一說,蛇沉思了一會兒說:“這幾年來你對我很好,而且有救命之恩,總想報答你,可一直沒機會,現在總算能為你做點事了。實話告訴你,我的雙眼就是兩棵夜明珠,你將我的一隻眼挖出來,獻給皇帝,就可以升官發財,老母也就能安度晚年了。”

王妄聽後非常高興,可他畢竟和蛇有了感情,不忍心下手,說:“那樣做太殘忍了,你會疼得受不了的。”蛇說:“不要緊,我能頂住。”於是,王妄挖了蛇的一隻眼睛,第二天到京城,把寶珠獻給皇帝,滿朝文武從沒見過這麼奇異的寶珠,讚不絕口,到了晚上,寶珠發出奇異的光彩,把整個宮廷照得通亮,皇帝非常高興,封王妄為大官,並賞了他很多金銀財寶。

作者┃楊二祥
來源┃《信德報》2017年7月9日,25期(總第729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