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獻身於天主教會,一生盡守本份的朱秉欣神父,是輔大醫學院草創時期的重要人物。

當年輔仁大學為了培育台灣的醫界人才,發揚天主教濟世救人的精神,決定籌畫成立醫學院,經羅光前校長授權,交由朱神父負責規劃,雖歷經百折千難,種種阻礙,在朱神父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最後醫學院終於順利完成。

答覆天主召叫,奉獻一生

早年即受到天主教薰陶的朱秉欣,他在1949年高中畢業後,即毅然決然地申請加入國際性的耶穌會,當時共軍打進上海,他與三位同學藉著教會的幫助一起離開中國。他回憶說:「我是民國20年生,現在已經80歲了。當初我離開上海時,是教會神父幫助我們辦理護照,他們想高中畢業就是18歲,所以護照上就這樣寫民國20年生。」

人民解放軍進入上海十天後,朱秉欣無法向太倉市的父母告別,就遠離了家鄉。事過境遷,經過31年後,才再次見到母親,但那也是最後一次。子欲養而親不在,朱神父每每念及,都覺得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抱憾。還好朱神父早已把一生奉獻給天主,所以把親愛的家人完全託天主照顧。問其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一件事為何?朱神父不假思索地說:「決定答覆天主的召叫!」

他一生中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為了顯揚天主。雖然有時做事會遭遇到別人的批評,但要能不怕指責,如果是對的事,就勇敢往前走,毫不猶豫的去做就對了。

醫學院成立的關鍵性人物

天主教辦事的主要目的就是上愛天主、下愛眾人,創辦醫學院也就是實踐上愛主、下愛人的方法之一。輔大籌設醫學院時,朱秉欣神父扮演著重要的關鍵性角色,朱神父謙虛的表示,增設醫學院並非其個人特殊理念,建院的成功歸功於前校長羅光總主教的信任與授權,當時他在教務長任內,所以責無旁貸,奉命行事,盡好本分,負責籌設醫學院。

朱神父回憶創辦醫學院的過程:「輔仁大學在台復校,首任校長于斌總主教希望先由三個學院發展到十個學院。關於醫學教育,在輔大復校之初,醫學院並未列入輔大未來發展計畫之中。十四年後,羅光總主教接任第二任校長,當時輔大已有六個學院,羅前校長到校長任期的第八年,台北耕莘醫院院長姚宗鑑蒙席,率領全台灣七所天主教醫院院長,聯名提出申請,希望輔大籌辦醫學院,目的是為提高台灣醫師及護理人員的醫德,由於創辦醫學院需要的經費龐大,羅校長不便同意,且輔大董事會諸公大多持保留態度。後經姚蒙席多方協商,先請台北耕莘醫院及羅東聖母醫院分擔部分建院經費,董事會勉強同意,先向教育部提出申請。可惜當時台灣醫師公會認為台灣醫師人數已經飽滿,不宜再增設醫學院所,後經多方協調說明,包括向羅馬教廷、中華民國外交部、衛生署、教育部的長期交涉,最後教育部特例核可先以護理及公共衛生學兩系設院。

教育部既然核可,董事會不再反對。由於建院經費三分之二由捐款人支援,三分之一由銀行貸款,建院工程終於順利完成。」問及輔大增設醫學院所遭遇的最大困難為何?朱神父語重心長地說:「就是獲得教育部的許可」。經過了百般波折,醫學院終於在1990年夏成立,剛開始時先設置護理、公衛兩系,後來增設心理復健學系,而醫學系則足足等了十年才獲准設立。

另外,當時教育部曾要求醫學院需要有「附設醫院」,且床位不得少於五百床,於是朱神父開始著手附設醫院的籌劃,經過四年的籌劃,卻在獲得建築執照、舉辦動土典禮、又支付建築師的費用後,仍遭否決。朱神父說這也許是天意,十年之後的今天,學校董事會無異議通過仍需籌建醫院,校內外人士也都在企盼附設醫院的早日出現。朱神父認為時機點已到,一切自然水到渠成,雖然醫院的設置延宕了十幾年,但相信這個等待也許是值得的。

輔大蓋醫院對台灣社會有什麼樣貢獻呢?朱神父認為:「其實輔大蓋醫院是想提高醫生的素質,不是以賺錢為目的。新莊的診所很多,輔大不需要跟這些診所競爭,我曾參加過兩岸三地醫學育會議,看到英國的醫生在開刀,香港醫學院的師生就在觀摩,這樣的遠距教學可以幫助比較偏遠地區的醫生,輔大醫學院倘能朝這個方向發展,為台灣的醫學教育應該有貢獻。」朱神父深切期盼輔大附設醫院能早日成立,更希望它對社會與地方社區的居民有所貢獻。

朱秉欣神父將一生職志奉獻給了教會,不僅在台灣本土設立醫學院與蓋醫院,退休後還到中國去蓋教堂,他說:「我從1989年起到現在的每一年暑假,都會去不同的地方,第一次上海主教請我去給神父與主教們講避靜,第二次為神學、哲學修士們,之後也曾在南京、寧波、河北、河南、內蒙古的神父、修女們講心理學或帶領避靜。」

退而不休,熱情獻身於教會

他接著說:「我是由天主安排的,去年暑假我也在大陸,花了一個月為神父、修女們帶領避靜,另一個月的時間則去探望我的親戚朋友,那也令人很有安慰,江蘇有幾所教堂是我協助興建的,經費來自許多善心人士的捐獻,每次回去,當地教友都歡迎老神父為他們舉行彌撒。」從他的分享中,可以得知他退休後的生活也過很有意義,那個支持他的理念後面的熱情是什麼?他笑笑地表示:「熱情就是獻身了,我就是為教會,希望在老年時還能夠為教會做點事。」努力用功、虛心受教,光明就在不遠處。

雖然朱秉欣神父已經退休,但目前仍在輔大四個學系兼課,他說:「現在晚上我在企管系教人生哲學,有些學生非常好學,我請他們寫一些心得,他們寫得令人感動,給我很大的安慰,用功的同學一定有前途。現在大部分的家庭都是小康之家,許多孩子會隨著潮流,譬如,哈日、哈韓,追隨一些明星,花了很多錢。現在台灣有很多問題,都是從家庭開始,六個家庭中就有一個家庭有家暴,此外,還有隔代教養的問題,年輕人出去賺錢,把孩子留給祖父母,為了一個月賺個幾萬塊,卻犧牲了孩子的教育;最近還有霸凌的問題,霸凌是兩方面的問題,被霸凌的孩子有些是不懂得保護自己。」朱神父語重心長地提醒,我們應該要多重視家庭教育與倫理道德,這樣才可以減少社會問題的發生。

今年是輔大在台復校50週年,所培育的青年已經幾十萬人,許多優秀校友不但對社會、對國家、對全人類做出很大的貢獻,而且還成為後進的學習典範,如今莘莘學子還是從各處不斷湧入輔大校園,期盼能夠獲取專業知能。對於即將進入輔大求取新知的新鮮人,朱神父有什麼話想要對新生說呢?他想了想說:「有時候我們對21世紀的青年也要講一點心理學與科學知識,天主創造了宇宙萬物,太陽是地球的一百倍大,科學知識幫助我們更驚訝大自然的奧妙。」

接著他又說:「在二十多年前我曾奉羅光校長指示訪問留美的輔大校友,走遍十幾個大城,發現輔大校友不論從商、從政,或從事學術研究,任教於美國大學,個個都有相當的成就,所以大家只要肯努力用功、虛心受教,前程光明將無可限量。」唯有踏實、努力、虛心才是成功的不二法門,這就是朱神父對所有大一新生懇切的勉勵與期盼。

本文轉載自輔仁大學研究發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