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1272

三月下旬,彷彿天主催迫著我長大一般,才剛參加完康老師的追思彌撒,眼角都還沒乾透,我來得及最後一次看到您溫暖的微笑,天主就將您急著召回身邊,我曾經天真地以為您會永遠都在。

還依稀記得,在我的孩童時期,您的頭髮還那麼黑亮,我真的很幸運,每次參加中流基督生活團的活動,您總是一起參加。那時的我懵懵懂懂,還是個對您不是那麼熟悉的孩子,看到您只覺得這個神父爺爺好慈祥、好溫暖,總是微笑的跟我說:「你好,建寧!」接著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好像我是您的親孫子般。

一直到了我高中的時候,我們家每週的主日彌撒改去立德之後,我好開心,以前要一個月才能見到的神父爺爺,以後每週都能夠看得到了!這也養成了我的一個習慣,只要我人在台中,每週一定會去立德望彌撒。

到了我要讀大學的時候,我如願地考上逢甲大學,這簡直讓我樂歪了,我從每週見到您一次,變成天天都可以見到您,所以我幾乎天天膩在立德,比起跟同學們四處玩樂,我更喜歡在立德有您的陪伴,不管我心情好或是不好,您總是像從前一樣跟我說:「你好,建寧!最近過得好嗎?」然後就是親切有力的擁抱;那個擁抱在好多時期都給我很大的力量,不論是我遇到了課業的壓力,亦或是我沒能追到喜歡的女孩子,太多太多時候,天主透過您讓我感受到祂的愛一直陪伴在我們身邊。

應該是在您口述歷史「半世紀的陪伴」新書發表的時候吧,我的父親做了一個影片,那是您從出生到現在的紀錄,我也是從那個時候才知道您為了青年學生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從北到南,您就像是拓展疆域一般,創立一個又一個分會。您知道嗎?我們還曾經開玩笑的跟朋友說:「你騎車很快?你有辦法在沒有捷徑的情況下,十五分鐘逢甲騎到東海嗎?」

也是從這些故事讓我見識到了您的深藏不露。您不光是會多種樂器,更會許多不同的語言,您是一個非常先進也非常有遠見的神父,在那個電腦才剛開始普及的時候,您就用電腦一個字一個字的將聖經輸入電腦,並燒成光碟,分送給教友時還說:「版權沒有,歡迎拷貝!」智慧型手機剛問世沒多久,您就分享著好用的手機軟體,要知道當時就連時下的年輕人,都還不那麼擅長使用這些軟體呢!

在「半世紀的陪伴」新書發表會時,我有幸擔任影片的旁白,一字一句地將您的豐功偉業陳述給來賓們聽,您一貫地謙虛說這些沒什麼。在您走的那天,我特別跑去立德聖堂的聖體龕前祈禱,我坐在您放長白衣與祭披的衣櫃旁,打開衣櫃,還是那熟悉的氣味。

我突然想到把當時父親製作的影片拿出來看,接著就是一滴滴的眼淚嘩嘩地傾瀉而下。太突然了,您真的走得太突然了,我不能自己的在椅子上以淚洗面,我真的好捨不得,也覺得懊悔不已,因為您走的前兩天,我因為工作的關係,沒跟父親去見您一面。我沒有想到那會是見您一面的最後機會;我錯過了,那最後一個擁抱的機會…

就算到了現在,只要一想起您,眼眶還是會不自主地濕潤。原來,孩提時的天真終究不是真的,您已經回到天父的懷抱,永遠的休息了。

曾經我還想過要是有一天我邁入婚姻聖召或是修道聖召時能有您的親自覆手祝福,然後就是那熟悉又溫暖的擁抱,那該有多好。

轉念一想,您將永遠在天上跟慈悲的天主父陪伴我走接下來的人生旅程,不再有病痛,只有無限的平安與愛。我相信,這樣就足夠了,再會了,我最敬愛的馮允文神父,直到我走的那天,天家再會!

作者/羅建寧(立德中心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