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120內容簡介

基督信仰中流傳上百年的靈修經典。在十三及十四世紀之間,一位不具名的英國人,為蒙召度靜觀生活的人,寫下這本書。其主旨不在引導陌生人入門,而是為在靈修道上已有所準備的人,鋪陳前進的階梯。全書七十五小章,循序漸進讀來,即能心領神會,辨認自身心靈世界之所在。

精采書摘:

壹、前言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

任何擁有這書的人,請知曉:我把一項愛所能承擔的嚴謹職責交託給您。不管這書是您自己的,或是您替人保管的;不管是借來的或要轉借給人,除非您確信自己或那人決意要在成全道上追隨基督,否則不該讀、寫、講論,或允許別人樣做。我心目中的讀者是那已盡力完成積極生活,決意靠上主的恩寵,盡其所能,做一個深沈靜觀的人。憑您的明智,衡量他是否先有一段時間,忠信地滿全
了積極靈修的要求,否則他絕對無法把握本書的內容。

此外,我仍以聖愛的名義託付您:在把這書傳授給人時,要囑咐他們── 如我現在囑咐您一樣,安頓地唸整部書。很可能有些章段的意義,必須唸完別章上的解釋才見完整。我深怕有人只讀某些部分,便很快陷入錯誤。為避免這類錯誤,我請求您及任何閱讀本書的人,按我的要求去做。

至於俗世的長舌人、說獻媚奉承話的人、心窄的人、道聽塗說的人、愛管閒事的人、吹毛求疵、愛好批評的人,但願他們的視線終不落到這本書上才好。我絕對無意寫給他們讀,也希望他們不要跟本書扯上任何關係。對純然好奇的人,不問他的教育程度,就連那些在積極靈修上受人推崇的人也一樣,我要說:這本書不是為他們所寫。

不過,有些正從事積極靈修的人士,卻因聖寵的滋潤,能把握本書的要旨。我正想到那些受聖神深沈的激盪,而宜於度靜觀生活的心靈。我並不說他們已像富有經驗的靜觀者一樣,不斷感覺這種激盪,卻時而在內心深處嘗到一絲靜觀的愛,這樣的心靈能夠讀這本書,相信他們必會感到很大的鼓舞和安寧。

本書分七十五章,最後一章討論一些蒙召度靜觀生活者的標誌。

貳、引言

在主內及靈修生活中的朋友,請看清上主召叫你做什麼,叫你邁向什麼。要感謝祂召叫了你,也希望你仰賴祂的恩佑,在狡黠的仇敵內外夾攻你時,能夠制勝牠而獲致永生的榮冕。阿們。

一、基督徒生活的四個階段

本書為有靜觀聖召的人,指出如何拓展這項召叫

主內的朋友,我希望能跟你談談我對基督徒生活的粗淺領悟。一般說,它的成長過程可分為普通的、特別的、獨特的和成全的四個階段。前三階段可在今世開始與完成,第四階段,雖在現世開始,卻將無止境地、直到進入永福中仍延續不止。你看出我為何特意布設這個程序嗎?因為我深信慈愛的上主正召你順著這些步驟邁步前進。在你內心燃著緬懷上主的願望,我看出你蒙受了這項召叫。

你發覺你曾跟世上朋友們一樣,過一個「普通」的基督徒生活。不過,我想從永恆便愛你的上主,既從烏有中創化了你,繼而用祂流血的犧牲從亞當遺害中救贖了你,不忍見你繼續離祂遠遠的,過著普通的生活。因此,格外待你慈悲,激發你對祂的願望,加緊愛的聯繫,吸引你跟祂更親密,而進入我所說的「特殊」的生活方式。祂召叫你做祂的朋友,在祂的朋友行列中,學著去過那較普通生活更成全的內心生活。

上主難道不再多作一些嗎?是的,上主一開始就對你懷有如此深情大愛,祂無法滿足於此。祂做了什麼呢?難道你沒有理會祂已無聲無息地把你引進第三種「獨特的」的生活方式?是的,你正活在生命核心深處,學著把心願指向我所說的「成全的」、最高的、最後的生活方式。

二、叮囑靜觀的人要謙遜

軟弱的人呀,鼓起勇氣認清你自己吧!你自以為是個特殊人物,配得接受上主的恩賜嗎?你的心怎能如此頑梗不靈,而不被祂的愛和呼聲繼續喚醒呢?仇敵授意叫你棲息在成功中。小心,務必提防這項陰謀。不要中牠的計:因為你聽到偉大的召喚、或邁入獨特的生命道路,便以為自己比人更聖善。正好相反,除非有上主的恩寵和引導,忠心竭力回答這召喚,你畢竟是個最可憐不堪的罪人。你不但不敢妄自尊高,反該因蒙受全能上主,萬王之王,萬君之君的垂顧與召叫,更顯謙下,忠心耿耿去事奉祂才對。原來,祂從眾人中與眾不同地鍾愛了你,選你做祂特愛的朋友。祂引領你到鮮嫩的草場上,用聖愛滋養你,彷彿勉強你擁有天國的產業一樣。

為此,我勸你務必再接再厲地奔跑。忘掉過去,展望前程。不管過去有何成就,注意把握在你面前的。這麼做才是踏實。目前,要維持成長,就該在你心中熱切願望上主。這愛的願望雖確係上主的恩賜,卻也需要你自己去培養。請注意這點:上主是有妒愛的情郎!祂在你的心靈中工作,不容其他干預者插手。祂需要的只有一個,就是你。祂要求你的是:專心貫注於祂,讓祂單獨和你相處。關上心靈的門窗,免受瘟疫和仇敵的侵襲,在祈禱中找力量。若能如此,上主必保你安全。願你在行動上擇善固執。上主常準備賜恩,只看你是否跟祂合作。你會問:「我該怎樣走下一步?」

三、靜觀工作的作法:它超越其他工作

你要以謙沖的愛,舉心向主,只嚮往祂自身,而不企求祂的任何恩惠。要專心貫注地渴願祂,只讓此事成為心神唯一在乎的事。盡你所能地忘掉其他一切,使你的思念和願望不受任何受造物的羈絆,也不受任何個別和一般事情的牽掛。這看似不負責,但聽我的話,讓一切自行其道;不必去介意。

我現在描寫的是使上主欣悅的心神的靜觀。因為當你忘懷一切,專心貫注於祂時,天庭天使和聖人是多麼樂意用各種方法協助你,而魔鬼必怒氣沖沖,不斷設法把你從這情況中拖走。你的鄰人必因你的靜觀而獲益,縱然你不完全知道;煉靈也能受益,因著靜觀的效果,他們的苦得以減輕;當然,你的心神被靜觀精鍊強化,勝過其他工作合在一起的作用。而且,這種種都有上主恩寵的振奮,做來是如此的輕鬆,如此樂意;不過,沒有祂的恩寵時,卻是極端的艱辛,而且我要說,幾乎是超乎你的能耐。

要勤謹有恆,直至感到樂在其中。原來通常在開始階段,心神渾渾噩噩一無所感,宛如遭遇到一朵「不知之雲」。你自覺一無所知,除了懷有一片至誠朝向上主之情,一無所感。雖嘗試各種方法,仍撥不走你與上主間的那朵陰暗之雲。你會感到落空,因為你的心神無法抓住祂,你的心也品嘗不到愛祂的甘飴。但願你安佇在這晦暗中,努力不斷回到這個晦暗裡,聽憑你的心,向所愛者吶喊。原來,希望在現世感覺上主,見到上主本身,就非隔著這朵晦暗的雲不可。當你勉力把愛專注於祂,忘懷其他的一切──這也就是我囑咐你由此著手的靜觀工作,我相信慈愛的上主必會把跟祂親密交往的經驗賜予你。

四、靜觀是單純的,不能憑認知或想像獲致

我已稍微描述了靜觀牽涉些什麼,現在要進一步,就我所知的討論它,好使你能安全正確地去做。

這工作並不要求很多時間,在這點上雖見仁見智看法不一,但實際上所花的時間,只是你能想像的短短一剎那,不過這瞬間關係重大;原來對這短短時分,寫著:「你須對生命的全部時間負責。」這點正確無誤,因為意志,你主要精神生活的官能,只需這短促的剎那走向它所願望的對象。

假如你賴聖寵恢復了人原始的完整,你便可以沒有偏差地,在各種激盪中完全自主地,飛向唯一美善、眾望所歸的上主。原來上主按自己的肖像創造了我們,造我們相似於祂。而且祂在降生時,空虛了祂的神性,成了和我們相似的人。只有上主,單單祂就能滿全我們心神的饑渴,救恩使我們的心神足以在愛中擁有上主。憑弱小的悟性,人和天使都不能容納的上主,卻能憑愛去把握。

我們要試著了解,有理性的人和天使,賦有兩項主要官能:一種是認知,另一種是愛。人和天使都不能憑認知而完全了解自身即根本而非受造的上主;但兩者都能夠以不同方式,憑著愛完整地把握上主。一個有愛心的人,憑著愛,而能擁有上主──祂的本性本體充塞天地,也超越整個創化,這實在是愛的永恆奇蹟。任何蒙受恩寵能賞識這話的人,願他把我的話深記在心:經驗這愛,便是永生的喜樂;失落這愛,便是永遠的折磨。

誰仰賴恩寵之助便能意識到意志的趨向,試著把意願導向上主的,必將品嘗一種來自天上的喜悅,在現世已能如此,在來世必然能完全品嘗。現在你了解我為什麼鼓勵你做這心神的工作了吧?假如人未曾墮落,這麼做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原來人生來是為著愛,其他一切事物則是為實現愛而被造的。不過,靜觀也將治癒受了創傷的人。不作靜觀的人必離上主越來越遠而深陷於罪中;恆心作靜觀的人,必逐步離棄罪,和上主更接近。

為此,注意你怎樣善用時間和方式。任何東西都不如時間寶貴。只要想,瞬間即能賺得或失落天堂,便可知時間的重要。上主──時間的主宰,從不給予未來,祂只一分一秒地給予現時。這是受造世界的定律,上主不會作自相矛盾的事。時間是為人而存有的,並非人為時間而存有。上主,大自然之主,不會忽視須在時間中作出一個又一個抉擇的人。為此,人也不能在最後審判時向上主申辯說:「我本來只能生活在現時,祢卻用未來壓蓋了我。」

我想像你現在正失意地自言自語:「我該怎麼辦?如果他說的是真話,我要怎麼彌補過去呢?我已活了二十五年,直至目前,我幾乎全不理會時間是什麼。更糟的是,即使我願意,我也無法補救了,因為按他所說,這項工作按照自然,甚至靠普通恩寵也辦不到。再說,我明明知道在未來,不是由於我的軟弱,就是由於我的懶惰,我大概不會比過去更能專心善用現時。我對自己完全失望了。請因著耶穌的聖愛,幫助我吧!」

你說的好,「因著耶穌的聖愛」。因為在祂的聖愛中,你將獲得幫助。一切在愛中得以分享,如果你愛耶穌,祂的一切都成了你的。因祂是上主,所以祂是時間的創始者和分施者;因祂也是人,所以祂知道宰制時間。是人又是上主的祂,是審判人怎樣善用時間最適宜的裁判。為此,在信與愛中緊緊和耶穌聯繫吧;你既屬於祂,便能分享祂所有的一切,進入祂的朋友群中吧,這是諸聖的共融團體,他們都將是你的朋友。那就是始終充滿聖寵的童貞聖母,是不能浪費時間的天使們,是因著耶穌的恩寵,善用每一分鐘不斷地愛天上或地上的一切聖人。如今你看到了力量的源頭。了解我說的話,好自振作。記得,我特別囑咐你一件事:除非仰賴聖寵幫助,盡其所能善用時間,否則不能自詡是耶穌、聖母、天使、聖人們的真實友伴。原來友伴應盡其所能──即使微不足道,提供力量給所屬團體,以增強夥伴的陣容,正如夥伴也支持他一樣。

為此,行靜觀不該疏忽。珍視它對你心靈發生的美妙效果。真靜觀是一種向上主自然湧起的渴慕,宛如從柴火中突然爆出的火星一樣。從慣於靜觀生活者的心靈,所爆出的大量渴慕心願是驚人的。即使在許多願望中,只有一個完全沒有受造物的牽掛,或是這願望在朝向上主之前,由於人性的軟弱,還自覺因著懷念某某受造物或牽掛日常生活上的事而分心。不過,這不要緊,並無害處,這樣的人可以很快地回復到深沈收斂。

現在讓我們談談靜觀生活和它的贗品(假靜觀)──做白日夢、幻想、高深的冥想──之間的差異。假靜觀肇始於狂妄、好奇、浪漫的頭腦;然而,油然而生的愛的振奮卻從謙誠的心田湧出。要專心致志地作靜觀工作,應密切監察驕傲、好奇和白日夢。有人聽人說起靜觀,以為這項工作大概可以憑自身的才能和努力做到,於是強用頭腦和想像,裝出一種既不合人情,也不屬靈的作為。這樣的人確確實實是危險地被愚弄了;除非上主用奇蹟來干預糾正他,叫他謙虛接受指導,否則我深怕他會陷於精神歧途或墮入邪魔設的圈套,陷於心靈大錯,而冒永遠失落身靈的危險。為此,作靜觀工作時,必須注意切勿在頭腦及想像上勉強施勁,那是絕對不會成功的;相反的,要讓這些官能安寧。

我用了「晦暗」及「雲」兩個詞,不要認定我指的是你在天空中所見的雲,或屋內燭光熄滅時的那種黑暗;不然的話,你會在想像裡繪出夏天太陽透過烏雲密布的天空,或一道照亮陰沈沈嚴冬的皓光。這絕不是我想說的,不要這樣想入非非。我所說的黑暗是指不可理解。當你無法理解一件事,或你忘掉一件事時,你的視線看這件事豈非感到黑暗?這就是心神的眼看不見什麼。就像這樣,我不說有朵「雲」,而說有朵「不知之雲」。原來,在你與上主之間,隔著一片無法理解的黑暗。

詳細資訊

譯者:鄭聖冲

出版社光啟文化   訂講書藉

ISBN:978-957-546-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