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這是民國 52 (1963)年 8月,呂德良修士和羅四維修士從菲律賓寄來給我的信。那時我剛參加完高中聯考等候放榜。

呂修士是我進初中前,到新竹類思青年中心學英語時的第一位老師,也是我平生認識的第一位外(美)國人,而且還是帥哥級的。

記得初中聯考放榜後,小學同學阿田邀我一起去青年中心補英文,一聽是免費的就滿口答應下來。補習班開課第一天,權充教室的活動大廳少說也擠了上百位毛頭小伙子。台上一位高大英挺的洋修士,在黑板上秀出非常漂亮的大寫花體字母,朗聲教唸。他嫌大夥兒聲音太小,碰一聲手握拳捶桌,嚷道:LOUDER! 這景象到現在還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大約不到一學期他就離開了中心。之後,有一位似乎是英國籍的修士短期上過幾堂課,再來是孔修士,也有一位中國籍的高中老師。

呂德良我在中心待了兩年。初三搬家到豐原後,還一直與中心的朋友維持書信往來。羅四維修士可能是我快離開中心前認識的,當年很有學生緣。雖然數十年後見面時,他已經忘了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中心學生,只記得活潑聰明的歐咪咪,但在我眼裡,他仍然是當年深受愛戴的羅修士。

照羅修士的信中所述,我之前應該寫了信問候他和呂修士,才有他和呂修士的回函並贈送他們個別的照片。這信和其他來自中心朋友的信,我都當作寶物般收藏著。自從在部落格貼了類思中心老大杜華神父和陸達誠修士的來信後 ( 參閱:從兩封信回看少年十五、十七時 / 新竹幫記事 ),就念念不忘要整理刊載羅修士和呂修士的信,現在總算一償宿願了。

羅四維神父後來創立輔大社會學系並長期擔任系主任一職。目前奔波海峽兩岸杏壇,繼續誨人不倦。呂德良神父曾接手類思青年中心,後任教新竹師院(現教育大學)多年,最後在光啟社工作,於2002年蒙主恩召。

附錄

找到這兩封信略事整理後,便去信羅四維神父,向他徵求刊載意見。沒想到他立刻回信答應,令我十分感激!茲將雙方來往信件刊載於下,作為授權證明與刊載備註。

💌………………………………………………………………………………………….

羅神父,您好

我叫周浩中,是幾十年前新竹類思青年中心的學生。您 一定不記得我了,但我還記得當年短暫的相處時光。我保存了您在1963年從菲律賓寫給我的信和照片,信中還附了呂德良修士的信和照片。這信在當年給了我極大的關懷和鼓勵。

最近想把您和呂神父的信和照片一起貼到我的部落格和 FB 上,特地先徵求您的意見,不知您覺得妥當嗎?請來信告知。
如蒙同意,希望將與您來往的 email 一併貼上,以證明是經過您首肯才張貼的。
謝謝。

祝 主祐

學生 浩中 敬上

💌………………………………………………………………………………………….

浩中:

好高興收到你的來信。Big surprise! 已經五十多年的老朋友出現。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我信和照片一起可以貼到你的部落格和 FB 上。沒問題。

最近五年我是在大陸中山大學(珠海校區)教書。輔大也還有研究所的課。希望這老人還會有機會看到你。

天主保佑,

羅神父

💌………………………………………………………………………………………….

羅神父:

很高興這麼快就收到您的回覆,而且爽快地答應要求,謝謝您!您真的是誨人不倦,而且惠澤海峽兩岸。

我會盡快整理好資料貼上部落格,讓新竹的老友們一起回憶這段快樂往事。而且馬上報告您知道。

如果您在台灣,看您的方便,我和當年的小朋友都樂於和您敘舊相聚。

主祐

學生 浩中 感恩

 

本文轉載自 Image, Poem & Music, Part I, ® 2005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