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4101115905教宗方濟各常常在梵蒂岡的公眾接待大廳中接待各國元首和普世教會的神長們。在大廳的牆壁中央懸掛一幅“解結聖母”油畫,它伴隨著聖座的每次接待活動,引起普世信友和國際媒體對這幅畫的敬禮和好奇。“解結聖母”像是當今教宗最喜愛的聖母畫像,也是一幅記載教宗德國留學生活寫照的靈跡聖像。

早於17世紀初期,一位德國貴族沃夫岡多次拜訪耶穌會會士任雅各神父,訴說自己婚姻瀕臨絕境、妻子索菲婭強烈要求離婚的苦衷。當時的德國社會有一個極其具有象徵意義的習俗,將婚禮的緞帶綁縛在新郎與新娘的手臂上,代表兩位新人從此開始終身不離不棄,百年好合的夫妻生活。沃夫岡夫婦結婚時也不例外。

儘管他們保存了那條新婚緞帶並請求神父祝福,但緞帶的狀態如同沃夫岡夫婦的婚姻生活已經糾纏不清,一團混亂。任雅各神父向聖母瑪利亞祈禱說:“我獻上沃夫岡婚姻中所有難解的結,求您解開它們並使之平息。”神父還規勸沃夫岡到聖母台前祈禱,一邊用自己的雙手慢慢解開婚禮緞帶,一邊祈求慈愛的聖母庇護他與妻子和好如初。奇跡出現了,沃夫岡夫婦之間的關係逐漸轉好,之後兩人終身和睦相處,互敬互愛。

約在1700年,沃夫岡夫婦的孫子熱羅尼莫晉升了司鐸。他為紀念祖父母感人肺腑的愛情事蹟,在佩拉赫的聖伯多祿教堂內奉獻了一座家族祭台並邀請一位傑出畫家 Johann Melchior Schmidtner 繪製一幅“解結聖母”像。它描繪了聖母瑪利亞稍稍低著頭,正全神貫注地用聖手拆解一條打滿繩結的白色緞帶。在她身旁半跪著兩名天使,一位捧著一團錯綜複雜的繩結仰望聖母,另一位天使高舉被聖母解開後重歸光滑平順的緞帶。在油畫的下方,總領天使辣法厄爾牽著先知多俾亞的手走向他未來的妻子撒辣。

1986年,當時還是神父的教宗方濟各,到德國的耶穌會神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在這座聖伯多祿教堂內看到了“解結聖母”像,倍受感動,向堂區取得特別許可後將畫像複製成明信片寄回祖國阿根廷,他每次寫信都會連同“解結聖母”卡片一併寄出,在拉丁美洲推廣對“解結聖母”的敬禮。

1989年,第一座以“解結聖母”命名的教堂在奧地利的斯泰里亞州完工,在此為發生在切爾諾貝利的核電事故祈求天主垂憐。“解結聖母”的形象在南美洲,特別是阿根廷和巴西廣受尊敬,有許多教堂奉“解結聖母”為主保。

“解結聖母”因在許多小事中幫助困苦之人而受到眾人敬愛。貝爾格裡奧樞機主教曾將一尊雕刻有“解結聖母”的聖爵獻給了教宗本篤十六世。而在他自己當選教宗後,由同一位銀匠打造的同樣的聖爵,代表著阿根廷全國人民的心願,獻給了教宗方濟各。新教宗上任後,“解結聖母”的敬禮便開始在普世教會內廣為傳播。

教宗方濟各親口解釋“解結聖母”像的真諦:“我們心中經常懷抱著種種軟弱、問題以及難解的結,因此容易遇上困難與阻礙。賞賜無限恩寵的天父,願我們將無限的信賴放在聖母瑪利亞身上;他更願意我們將阻擋自己與天父合一的不幸與苦難,交付在聖母瑪利亞的手中。因此,聖母瑪利亞將為我們解開糾纏不清的結,讓我們更走近她的聖子耶穌基督。”

作者┃王保祿

來源┃《信德報》2016年9月29日,36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