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奉獻生活年,我願分享我的聖召路,來見證天主那無條件的愛以及他在我生命中所行的奇事!

主的揀選

談我的聖召路,首先不得不談我的歸依。我出生在一個無信仰的家庭,1990年的聖母升天節,媽媽成為了我們家第一個基督徒。從那時起,媽媽就開始在我們家裡傳教,大姐和小妹很快就接受了信仰,分別於1992年聖枝主日和1993年復活節領洗。而我很頑固,媽媽提到的天堂、靈魂等,都是我在小說、電影和電視裡看到和聽到的,對此我完全不相信。媽媽想盡一切辦法說服我,一聽說哪裡有很會講道的人在講道,她一定要帶我去參加。但參加歸參加,聽完後我仍然堅決不信。我對媽媽說:"如果有人講到我的骨髓裡去,我就信。"

“事事有時節,天下任何事皆有定時。"(訓3:1)1993年冬天,我第一次開始思索並尋找人生的意義。那時一位同學借給我一本書,戴爾•卡耐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他在書中引用了一句福音中的話:"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著;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瑪7:7)這句話就像一道光,直射進我的內心。我永遠都記得那個時刻,12月的一個晚上。當時,我愣在那裡,心想:"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無條件的愛?憑什麼求就得,找就找到,敲門就給開門?但是,今天我讀到了這句話,我相信有天主!因為只有天主能說出這樣的話!"
那個時刻,我經驗到了天主,他就是那永生的聖言!我忽然想起我曾說的:"如果有人講到我的骨髓裡去,我就信。"現在想來,只有天主的話有如此大的力量,因為天主的話"比各種雙刃的劍還銳利,直穿入靈魂和神魂,關節與骨髓的分離點,且可辨別心中的感覺和思念。"(希4:12)。那年,我過了生命中的第一個耶誕節。

1994年聖母升天節,我領洗入教。那天,天主還給了我一個驚喜。本來修女挑選的奉獻餅酒的女孩不是我,但因為那位女孩當天穿的是褲子,我穿了一條白裙子,修女就臨時換上了我,讓我和一位也是當天領洗的男孩奉獻餅酒。我們戴著很講究的白手套,莊嚴地捧著餅和酒,慢慢地從鋪著地毯的教堂中央的甬道走到祭台前。後來我做了修女之後,某一天忽然發現這次奉獻與我的聖召是相連的,天主在當年就已揀選了我,不僅奉獻餅酒,也奉獻了我自己。

修女夢想

領洗之後,天主賜予我豐沛的恩寵,每一次參加彌撒,我都淚如泉湧,深深地經驗到主耶穌那比天高比海深的浩瀚大愛。在生活中,我有了極大的轉變,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我感到充滿力量,充滿希望,內心是深深的平安與喜悅。

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樣,我對未來的憧憬,是與一個彼此相愛的人成立家庭。他必須是一個成熟的人,要比我年齡大。之後我所遇到的彼此有好感的男孩,都比我小。大學時,我和一個男同學很談得來,我們都愛好文學。但當我得知他比我小將近兩歲時,便立即與他保持距離。

在信仰初始,我每週都會去教堂,並認識了一位男生。我們都很活躍,一同參與並組織教堂活動,是當時教會中的骨幹。他也愛好文學,因著信仰,我們有很多共同話題。他比我大幾個月,我很高興地認為,他就是天主賜給我的,與之共度一生的人。但是他雖然認識天主多年,也懂得很多道理,並且聖經也熟讀數遍,但一直未領洗。

一次,我鄭重其事地問他原因,他說,他是一個罪人,不配領受耶穌的聖體。我直覺這樣的理由不太對勁兒,立即對他說:"耶穌說過,‘不是健康的人需要醫生,而是有病的人;我來不是為召義人,而是召罪人’。"(穀2:17)從那以後,我知道他不是那種人。他後來與我分享說,他聽到那句聖言後,感到很刺心,終於決定領洗。無形中,我成為了天主的工具。那時,我第一次有了做修女的念頭。雖然我領洗不到一年,對此一無所知,但我意識到我的生命和之前的夢想不一樣了。

各種阻礙

我沒有立即將這個想法告訴別人,只是靜靜地思索,並開始留意及打聽有關的訊息。一段時間後,做修女的渴望越來越強烈,於是我開始和親朋好友談及此事,也和本堂神父及修女提及。但我得到的回饋都是不贊成。在家裡,我是最不聽話、最叛逆的孩子,家人無論如何都無法想像我怎麼能做修女。我的朋友大都是沒有信仰的人,說我信得有些走火入魔,拼命學習苦讀都荒廢了,修女也說我不像是做修女的料,這大概與我的打扮有關,我披肩長髮,裝扮時尚。本堂神父則讓我去看電影《音樂之聲》,這是有關一個修女最後選擇婚姻的故事。不言而喻,本堂神父也認為我不適合。(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丁神父時間】九大快樂秘方(一)
  • 【我們的故事】拓墾天主之國
  • 【我們的故事】敬憶 善牧 良師 益友──齊敏哲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