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

您好,主日平安。

川源今天帶一位新教友,參與我們青年團的活動,去華山,而有第二次的接觸。

川源先大致說明他的求學背景:他叫陳仲仁,20歲,馬來西亞籍的華人(父親香港人,母親馬來西亞人)。他在香港的高中求學,讀國際學校;後來申請大學時,申請上香港大學和星加坡國立大學,但他都同時放棄這兩所菁英大學(因為他不喜歡香港和星加坡的求學環境),轉而來臺灣求學,錄取中正大學政治系(目前是大二);而想把中文學好,將來想去中國大陸發展(或者到歐美名校讀研究所)。

由於,英語是他的母語,所以,我不知道要怎樣溝通。正巧,(天主幫助)本週的青年聚會,曹伯睿神父和他所帶來的年輕同學–曹神父英語的聽與說很流利、那位年輕同學是外文系大四(原住民),有很漂亮的英文口音;他們兩位正好幫助我,可以跟這位同學用英語溝通和閒話家常(至於我的用意,以後有機會我再說明,又是個故事)。

現在有個小麻煩:這位同學,很虔誠,每天都固定參加民雄堂清晨的平日彌撒,而他問有沒有英文版的彌撒經本?我說我回高雄,幫他去聖保祿書局看看。另外,我有幫他問到嘉義市的博愛路的天主堂,有英文彌撒,但對他來說,很遠(騎腳踏車)。或者,有想到本堂的阮神父,英文很棒,可不可以利用平日彌撒或者禮拜六晚上(或者隔週)做英文彌撒?但好像又有一些問題(其他教友可能不同意)。所以,我還在思考這些問題……

或許,您會問我:我為何一定要滿足他的需求呢(他也說國語可以勉強聽)但我就跟他一個故事(單樞機的故事),他才瞭解我的用意。

總之呢,目前我是邀請他先參加禮拜六晚上八點的民雄堂的國語彌撒,而英語版的彌撒經本,我在幫他想辦法囉(包括舉辦英語彌撒)。另外,他在這裡也不太認識朋友(語言問題,或許神父您可以給我一些想法,甚或派英文高手來跟他認識,哈)

最後,我求主,繼續給我溫暖他人的能力:包括給予他人的一切方便和幫助。阿門

川源 敬上


(本封信為第二篇來函) 

 

神父,

您好,主日平安。

以下是我對這件事(幫助馬來西亞的僑生)的初步構想,予您參考:

川源先分享一則單國璽樞機主教的故事,來說明我對這件事的初衷看法:

單樞機以前剛到菲律賓的初學院,某次大家(幾位神父)一起在聊天,用英文來交談。
這時候,耶穌會的總會長剛好經過,聽到大家在講話,便扳起臉孔,很不以為然的說:

「你們怎麼可以『只用』英文交談呢?難道你們沒看到我們還有一位弟兄是中國人嗎?」

也就是說,總會長認為:我們都忽略別人的感受與需要,自顧自己;這樣怎能學習同理心
和學習「幫助他人」的方法呢?

————————————————————————————————————————————

這個故事,便是我對於馬來西亞僑生有語言上的困擾(又加上他剛來臺灣不久),最初的想法。

當然,這只是我初步的看法。我現在的想法,已經有一些轉圜了:

1.我已經找到嘉義市博愛路聖神堂有英語彌撒,服務外籍勞工為主。不過由於民雄到嘉義市很遠(騎摩托車至少40分鐘),並且每日客運班次不多,也沒到達那間聖堂;所以川源初步認為:既然聖神堂的英語彌撒是星期日早上的11點,而這位同學只有腳踏車當交通工具–所以,那我就騎摩托車,每週帶他去吧。(我參加完民雄堂的主日彌撒,趕緊騎車載他去參加英文彌撒)

我的理由是這樣的:既然,我的未來,是想要加入耶穌會,過修道奉獻的生活;那麼我理當應該幫助有困難的人,讓他獲得方便(和平月刊:沒有救助他人,便無福音可傳)這是理所當然的。並且,別人怎樣善待我,怎樣幫助我,我也應該日後這麼善待別人,這麼幫助別人;把這樣「善待他人」的精神,推己及人,由近而遠;這樣也算回報當初幫忙我、陪伴我的人,我對他們的衷心感謝!

另外,我若要加入耶穌會,我的英語能力是必須加強的。所以陪他去參加英語彌撒,便是我日後(要是有機會成為耶穌會的弟兄)應該會遇到的情形:我得用英文,主持彌撒或者和外國人交談。所以,提早面對這樣的問題,也是很好的「刺激」(挑戰與反應)。

雖然,這位馬來西亞的僑生,想把中文學好,日後可能到中國去發展;但他也說「可能是到歐美名校讀研究所,甚或博士班」(他是一個菁英,很會讀書),繼續在英語世界的國家生活(看樣子,他在臺灣可能待不久,中文學習有限)。額外一題,他說他在香港的學習環境(國際學校),竟然不少是「耶穌會」的神父授課,所以他認為「『耶穌會』是一個很重視教育的菁英修會,他很喜歡這些神父和修士,非常佩服他們的知識和教育理念」。(所以他也訝異我怎麼知道「耶穌會」,彼此都很訝異彼此認識耶穌會,哈哈!)

因此,關於英語彌撒,我想我還是用「陪伴」的方式,陪他去。而英語彌撒經本,我會先去高雄(等我回高雄老家)聖保祿書局,幫他問看看有沒有賣?或者聖神堂有英文彌撒,說不定那裡會有英語彌撒經本?

至於日常生活,我倒是不太能常見到他(他是中正政治系大二學生,住外面,很獨立)。但我想,他可以用中文對我說話,我用很爛的英文跟他溝通,看這樣好不好?(彼此學習外文)希望,我這樣的陪伴,能夠減少他對這裡的陌生,和繼續感受天主對他的慈愛(他的手腕,繫著一串玫瑰念珠,對祖母的深深懷念,也每日不見斷「清晨」參加民雄堂的彌撒)。

最後,先試試看這些辦法,看效果如何?

敬祝您身體健康,平安喜樂。
川源 敬上

編按:川源目前為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是一位一心嚮往進入修會的教友(甫於2011年4月23日復活前夕於嘉義民雄天主堂領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