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魏志立

九華老神父的秘密花園──魏志立神父

提起神父,很多人想起傳教,但有個學校神父,卻是環保先鋒。長春社創會元老、代表香港參加聯合國國際環保會議。半個世紀以來,他在九龍華仁書院春風化雨,前瞻論環保,教學生何謂社會公義,影響一代又一代人。最近,一批老中青華仁舊生,就為這個眾人Father出版新書《讓風箏飛》;又破天荒在綠草如茵的九華校園,闢出一角,建以他命名的花園。「我未死,就有紀念花園,都算威吧?」說罷哈哈大笑。年老患病卻不失幽默,他是魏志立神父(Harold Naylor)。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Ⅲ

1938年10月,麥當奴神父與簡力達「醫生」神父在日軍佔領廣州後,更乘坐救援船前赴廣州參與救援工作。當大批難民湧入香港的同時,這些耶穌會士選擇「逆流而上」,直接面對戰火的威脅。簡力達神父加入耶穌會前,曾在愛爾蘭行醫,他的醫學專業於廣州得到了充分的應用,並成為廣州一所醫院其中一名主管。在他的帶領下,醫院的環境衞生與食物質素得到改善。他更發明了一種藥物,成功救助罹患傷寒的病人。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Ⅱ

  范神父於奧斯陸出席人類學者會議後,留在大英博物館進行了數項研究。范神父也在這時候開始患病,終於在1936年11月1日於倫敦病逝。早期來港的耶穌會士中,還有像麥當奴神父(1927年10月抵港)般的中文專家。致力認識、適應乃至融入傳教地的歷史與文化,是耶穌會一貫的教條,在300年前的日本如此,在300年後的香港也是如此。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Ⅰ

  電影《沉默》數位耶穌會主角所在的年代,正值中國明清之際──香港在當時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地方。耶穌會士真正在香港展開事工,大約在《沉默》故事發生後的300年。耶穌會士來港後,展開教育、社福等多項工作。也許是命運使然,香港的耶穌會士在300年後的二戰期間再次遇上來自日本人的壓迫,只是地點換了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

伴隨天主神聖愛火的魏志立神父

跟隨天主的帶領 身為一個耶穌會士超過60 年的此時, 希望我能被聯想成一名教師、大公主義者及環境保護論者。1967 到2010 年的43 年時間,我在九龍的華仁書院,擔任中三的英文老師;大公主義的工作內容是1965 到2010 年在香港促進基督徒的合一;而環境保護部份,我從1968年開始投入,直到2000 年,關注一些事件及協助團體工作,1971年七月,我被以香港非營利組織的身份去派遣去瑞典斯德哥爾摩,出席聯合國有關人類環境的研討會。

專訪魏志立神父

提起魏神父,大家對他的評論往往很極端。有些說他帶同學去outing很無聊,每次寫了又要寫一千字以上的文章;上課的時候又突然要大家做一些古古怪怪的體操;有時更加會「打學生」。所以同學們對他都敬而遠之。一個晚上,三位中六的同學跟魏神父做了一個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