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號角報

資訊科技教育的「良心」教育

在資訊科技發達的年代,年青人總是「機不離手」,無論是生活百趣;還是天災人禍,眾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拍」。在這個全民導演的文化裡,每個社交平台就好像專屬的新聞台一樣,各自表述著各自的立場與見解。 同樣地,網友的留言則頓時變成「公審」,在忽略理性思考,以及對前因後果的理解下,無責任地肆意「評論」。諸如眾多的例子,都提示著我們忽視了對「被評論者」的感受。在法庭,控辯雙方處於平等的關係,每人都有發言及辯解的機會;但在網絡世界,你只得選擇「潛水」,讓網民冷靜過後再悄悄地「浮上水面」。

速食哲學┃死亡與質變何干

上一次我們談及兩種變化:依附體/性的變化和質變。 我們知道,在依附體/性的變化中,有部分會遺留下來(實體),另一部分會到來或離開(依附體,或稱為依附體形式 – accidental form)。當芒果(實體)轉熟時,它的顏色(依附體)由綠轉為黃,味道(另一個依附體)由酸轉為甜。實體依舊是同一個芒果,但依附體卻是改變的。

速食哲學┃質變,變了甚麼

公元前五世紀,希臘人開始探索世界,在眾多發現中,最先知悉的是,事物一方面會變,但另一方面卻不會變。 為了道出因由,兩名哲學家決意對世界進行解釋,但從根本上看,他們的解釋是完全對立的。 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認為,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是持久的(所謂「持久」在世上並不存在)。這世界,甚麼都在變,所有東西都處於「轉成(becoming)」的狀態,沒有狀態為「存在(being)」的。

聖母蒙召升天┃基督徒的信德告訴我們甚麼

八月十五日,普世教會慶祝聖母蒙召升天慶節。自第五世紀開始,慈母教會已暗示了對聖母瑪利亞靈魂與肉身一同蒙召升天的信念。第六世紀,東方教會已普遍隆重慶祝「聖母安眠」慶節。 到了1950年11月1日,教宗庇護十二世頒佈《廣賜恩寵的天主》憲章,正式確立聖母蒙召升天的信理:「無原罪的天主之母,卒世童貞瑪利亞,在完成她的塵世之旅後,靈魂肉身一起被提昇至天國的光榮裡。」

速食哲學┃甚麼是三段論證

三段論證(Syllogism)是:推理的過程由三個命題造成。從兩個命題(前提)推出第三個命題(結論)。兩個前提中必須有一個全稱(Universal)命題。三段論證一般會是這樣: S 是 M.。(小前提) M 是 P。 (大前提) 所以, S 是 P。(結論) 猶記得上一次我們說過的「連線」嗎?在這情況下,M使S和P連繫起來。

速食哲學┃時常陷於自相矛盾

上一回我們解釋了「等差」關係中的規則。今天我們會探討「矛盾」關係(分別是「A」和「O」、「E」和「I」的關係),「全對立」關係(即「A」和「E」的關係)和「半對立」關係(即「I」和「O」的關係-資料更新: 「半對立」(Subcontraries)的關係應是「I」和「O」的關係,而不是先前所說的「A」和「I」的關係。)。 現在我們先探討「矛盾」關係-A – O和E – I。

速食哲學┃定言命題

上一回我們討論過,定言命題的情況如下: 「A」是全稱肯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是哲學的愛好者」; 「I」是特稱肯定命題,例如「有些人是哲學的愛好者」; 「E」是全稱否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O」是特稱否定命題,例如「有些人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我們也討論過,這四種命題之間能產生四種關係,構成了所謂的「四角對當關係」(The Square of Opposition),即如下:

希特勒的教宗? Ⅱ

杜賢奴指出,於1999年撰寫希特勒傳記的柯蕭,寫了兩段對庇護十二世非常負面的文字。杜賢奴繼續說:「他就是眾多後來把自己扭轉的傑出歷史學家其中一位,今天主要的歷史學家也都認同庇護十二世並沒有干預,他有拯救猶太人、是反納粹而非反猶太主義。」

希特勒的教宗? ∣

近期有新的數據湧現,全可以為庇護十二世平反,終可洗脫他是「希特勒的教宗」那形象。 大多數歷史學家現在都承認派契利(Pacelli – 庇護十二世之原名)在對抗納粹主義和保護猶太人這方面的努力。 1937年的聖枝主日,全德國的天主教堂公佈了一篇從沒人聽過的信息,這信息來自宗座,用的是德文,不是以往一般的拉丁文。 今年便是那份用德文撰寫的通諭的80週年,標題取自通諭的前三個字,Mit Brennender Sorge,中譯《深表不安》(With burning concern)。

速食哲學┃究竟「四角對當」是甚麼

領悟,判斷和推理:它們是我們正在研究的理智的三個運作。上一次我們談到了「歸向心象」的重要性。 我們也說過領悟的果實是概念。但我們從哪裡找到概念呢?我們的頭腦。 當我們在言語中運用概念時,我們稱它為「詞項」。但思考並不止於概念。我們會將一些概念進行比較,追蹤它們的關連。有了概念,我們能作出判斷;將兩個概念進行比較後,我們若看到兩者之間的關連,就會結合而肯定,不然就會分離而否定。

美國主教看《沉默》史高西斯的《沉默》與海邊的殉道者 Ⅲ

我的意思是,世俗(各界)的一些權威人士總喜歡一些搖擺不定、不確定(信仰)、內心有分歧的基督徒,並完全渴望使他們的信仰「私有化」;更絕對願意把那些熱情的(、虔誠的)宗教人士作為危險的、暴力的,而不予理會。 我們面對現實吧,這不算聰明。若你對我這一點有質疑,請回顧費雷拉對羅德里格斯所說、推測了日本平信徒的基督宗教何等過分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