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若望保祿二世

我與兩位新教宗聖人的隔海之緣

看到教宗方濟各於四月廿七日,冊封真福教宗若望廿三世和真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為聖人的消息時,在驚訝的同時,也勾起了我對於他們的記憶。這些記憶來自關於他們的電影、書籍和歌曲,並沒有實際的接觸,所以只稱得上是隔海之緣。這份緣分是天主的信仰,將我這個微笑的人,與他們聯繫起來。 對聖若望廿三世的認識,與天主教上海教區光啟社出版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獻》和關於他召開梵二的電影,有著很重要的關係。

偉人的召叫(28)──使人感覺自在

國王查爾斯二世臨終時,他向伴隨他最後一刻的人致歉,「你必須原諒我,先生們,在這尷尬的時間下離死。」Fr George W Rutler 憶述起國王查爾斯的文章「Christ, the Gentleman」內的這句話。這句話,在范康仁蒙席(主業團輔理監督)於12月15日在主業團監督蔡浩偉主教的殯葬彌撒中講道時進入了我的腦海。他說:「在他離世的前一天,他跟我說他擔心會帶給照料他的人許多麻煩。」 Fr George W Rutler 也引述,國王查爾斯二世把「先生」定義為「使身邊的人感到自在或安然無恙……

偉人的召叫(21)── 在「祂」面前

1958年8月5日,38歲的卡羅爾.華迪卡神父(將來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收到維辛斯基樞機寄來的信函,內容叫他過來華沙的樞機辦公室。 卡羅爾神父到達時,維辛斯基樞機跟他說教宗(當其時是庇護十二世)任命他為波蘭克拉科夫的輔理主教。 卡羅爾神父接受任命,然後立刻去到附近的吳蘇樂(Ursuline)女修道院,請求修女們讓他進去祈禱。 修女們不認識他,但因為他身穿長袍(神父袍),他們就讓他進去,讓他獨個兒留在小聖堂內。

偉人的召叫(10)──鍾愛之物、縱情之患

1994年,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被泰晤士報揀選為該年度的「風雲人物」。雜誌上架當日,他的發言人立即購買一本,然後拿回去給教宗過目。 當他來到教宗的書房時,他面帶微笑地把雜誌拿給教宗。教宗望了一眼,就把它放在枱面,封面朝底部。 「有問題嗎,聖父,難道你不喜歡?」這位發言人很擔憂地問。

偉人的召叫(8)──友誼的恩賜

1984年6月,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派遣他的私人秘書斯坦尼斯瓦夫.濟維齊 (現任克拉科夫樞機主教)和三位波蘭籍神父物色一度適合教宗滑雪的地點。他們在意大利的阿爾卑斯山脈找到一處適合滑雪的地點,然後開始籌劃宗座第一次的滑雪之旅。

偉人的召叫(5)──騰出時間

這事件發生於1981年5月14日星期四清晨。 昨天,星期三,位於聖伯多祿廣場的公開接見活動中,土耳其籍搶手莫梅特.阿里.阿加(Mehmet Ali Ağca)向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開了數槍。教宗被四枚子彈擊中,並立即送往Gemelli醫院進行搶救。奇蹟地,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渡過了難關,並送往深切治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