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聖經

青年導師--馮允文神父

  傳教的本質不變,方法卻隨著時代潮流在改變。 四十五年來,一批一批的大專學生,由入學到畢業,馮神父陪著同學們的方法也隨著改變。 記得六十年代(1970),大專青年們的興趣是利用周末假日尋訪山間溪谷、戲水海邊、夜遊,徜徉在大自然中及參加耕莘文教院的土風舞社(每次至少約有100多人),遠從基隆到中壢都有學生來參與,所以,神父也隨著同學們的需要,學習土風舞,態度比學生還認真,為的就是和大家打成一片。

愛的三種境界 Ⅱ

愛的第二個境界是以所愛的人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這是愛的成熟階段。 在聖經裡面,多次講到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最後晚餐的時候,他靠在主的胸前,聽著主的心跳,聽著主的話語。我們知道一個愛主的人,首先要聽什麼是主的旨意。同樣,我們愛人,也要先聽聽我們所愛的人,要聽聽他的心聲,要聽聽什麼是他/她所喜悅的。

愛的三種境界 ∣

從今天開始,我們要講愛的三種境界。今天我們講第一個境界——愛的初級階段,自我為中心的愛。 以自我為中心的愛表現在哪兒呢?就是:我認為什麼對你好,而不是你認為什麼好,所以我所做的、我所說的,一切事情,都是“我覺得”怎麼樣對你好。伯多祿對耶穌的愛,曾經在這樣的一個境界。

「彌撒中的聖道禮」與讀經員的培育 Ⅱ

聖經更以「盟約」這詞闡明天主與人的對話之性質。「盟約」譯自希伯來文 «berit»,希伯來文 «berit» 意思是「天主的承諾、保證」或「天主的誓言」。聖經選用這詞是因為這對話的肇始者是天主,是祂自己先主動召喚人,讓人進入祂的生活中,參與祂所設計的工程,並且對人作出某種承諾。由此可以看到,在這「盟約」中,天主視人為存在於自己以外的另一個個體。

「彌撒中的聖道禮」與讀經員的培育 ∣

天主教澳門教區禮儀委員會於2017年1月7日及21日為教區的讀經員舉辦了兩次講座,筆者將這兩次講座的內整理成本文,以方便未能參與講座的人士,並蒙《號角報》刊載,謹此致謝。全文內容除導言與結論外,共包括7個重點,本期先談及兩點。 導言 聖道禮:一個最能彰顯天主教信德特性的記號 上世紀二十年代有位義籍神父艾貝安(Giacomo Alberione)曾經說過,聖經是天主寫給我們的家書,千萬別在最後那刻去到祂跟前時,聽到祂向我們說,我們對祂寫給我們的家書,一點都沒有尊重過。

神學入門 第三章:信仰與神學 Ⅰ

神學首要所需的是:信仰的內容(即我們所相信的-天主的啟示),和信德(個人對天主啟示的回應,人接受的行為)。我們不能在沒有信仰的情況下研究神學。信友的信仰行為涉及已揭示的基督宗教奧秘,且在教義內制定的奧秘。在教會內,教義是重要的一環。

抄寫聖經新潮流

基督宗教中歷來背誦聖經、抄寫聖經的都不乏其人。新教基督徒熱愛聖經已成為突出的行為和傳統;天主教自從梵二向平信徒開放聖經的半個世紀以來,聖經像潮水一般湧向了千家萬戶,讀經、研經、背經,以讀經為榮,以讀經為樂,抄寫聖經漸漸成為一種熱潮。 抄寫聖經的兩大好處 熟悉聖經,增長智慧。很多人熱心追求學習聖經的精神是十分可敬佩的,慢慢地讀才會讀到心裡去,堅持不懈地抄寫更可以加深印象。“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敬畏上主就必然重視上主的話語,抄寫聖經有助於增長智慧。 端正身心,怡情養性。抄寫聖經的時候,你的精神要……

教徒太空人執行任務 堅持領聖體 鞏固信仰

美國太空人霍普金斯(M. Hopkins) 升空仍不忘領聖體及祈禱, 藉此鞏固自己的信仰以應付艱辛的太空任務。 四十七歲的霍普金斯三月完成太空任務返回地球。他回地球後表示,太空任務充滿壓力,太空漫步並非易事,故此在太空領受聖體對他非常重要。 他早於二○一三年起攜同聖體升空,那次在加爾維斯頓.休斯敦總教區及其堂區神父的特別安排下,帶同二十四個聖體上太空,讓他於太空的二十四星期內, 每週領受神糧。

上主喜樂的僕人──房志榮神父(二)

對中國古典文學造詣頗深的房神父,外語同樣很令人驚羨:拉丁文、希臘文、希伯來文三種古老語言及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五種現代語言運用流暢嫺熟,再加上中文,房神父精通九種語言。 說到語言學習,人老心不老的房神父打開了話匣子,他說,拉丁語是很多外語的基礎,要想在外語上有突破,就要經過拉丁文這條路,"我就是因為小時候拉丁文學得好,受用無窮。

聖言──我步履前的明燈

我出生在一個世代虔誠的教友家庭,但我認為這虔誠是有問題的——祖輩傳!父輩怎樣信的,過什麼樣的信仰生活,我也這樣信了,並且一成不變地傳給下一代。但是我內心總有不甘,我要弄明白,找到我自己的那一份真信。正如聖經所記載的:息哈爾城的撒瑪黎雅人對那個婦人所說,“現在我們信不是為了你的話,而是因為我們親自聽見了,並知道他確實是世界的救主。”(若4:42) 不知何時,哪位神父給我們帶來了兩本聖書《古經大略》、《新經大略》,兒時的我,就是因這兩本書播下了信仰的種子,並開始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