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福傳

母親的遺產──手術室裡的福傳

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是一段陰雨綿綿的日子。作為大名主母會第一年初學生的我,正在參加一個三十天的避靜神操。就在離避靜結束還有兩天的時候,意外地由導師傳達給我一個從家裡來的消息:要我馬上去邯鄲醫院。誰病了?什麼病?現在怎麼樣?這一切對我來講都一無所知。因為,所傳遞給我的消息中並沒有太多的資訊,讓我可以提前調整應對的心態。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Ⅲ

姨媽的信仰 母親生前,我的兩位姨媽來看她小住幾日。看她們年事已高,我便趁此機遇給她們傳播福音,深入淺出地講解救靈魂的道理。兩位老人家認真專注、熱心聽取,異常虔誠,完全信服,亦極願意接受洗禮。由於年齡已大,行動不便;家住農村,進城去教堂不易,我便給她倆代洗。 一年後,聽說她倆去了太原住在女兒家。我便撥通電話,又一次與她們重複了一次信仰的道理;且問她倆,願不願意去太原天主堂進一步舉行“補禮儀式”,她倆以堅定的語氣告訴我:“願意!”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Ⅱ

妻子 我受洗後雖亦給妻子、兒女們講過一些有關信仰的道理,但很簡單,既沒有長篇大論,亦未連續認真地去講。那時節,剛從農村轉入城市,面臨許許多多亟待解決的難題,忙得團團打轉,無暇顧及這方面的問題。 1992年初的一天,妻子瑞珍不經意間對我說:“我亦領洗信主吧!”我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似的,以她的個性來說,她既主動說了,表明考慮好了,思想上已有較充分的準備了,信仰已在她心中了。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Ⅰ

母親 1984年,年過六旬的父母從鄉下進城來住一段時間。我想趁此機會讓二老信從福音,接受洗禮,將靈魂交給上主,走好人生的後半生,這為我就盡了最大孝心了。 當我給爹娘講天主教的道理時,母親告訴我,她年輕時曾在太谷縣教會辦的輔仁學校讀書,學校裡的老師們都非常好;特別是一位姓郝的老師,是位修女,善良、熱心、愛護學生。媽媽告訴我,我出生的那一天,因去醫院晚了,羊水已破,情況緊急,忘了帶住院費,正好是那位郝老師的班,她對院方說,這是我的學生,搶救生命要緊,不要考慮錢的事情。這所教會辦的“仁術醫院”,醫護人……

手機遊戲受青年歡迎 成為教會福傳新機遇

手機遊戲「Pokemon-Go」熱潮席捲世界,更成為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手機程式,當地教會更借助它向遊戲玩家福傳。 這智能手機遊戲運用擴增實境技術,以實境配合電腦功能如全球定位系統、聲效及錄影等,讓用戶到不同地方捕捉這些精靈,甚至教堂也成為遊戲的「補給站」(PokeStop),讓參加者捕捉小精靈。

教宗意向──6月總意向

願在世界各大城市中的年長者、邊緣人及孤獨者能找到彼此相遇與團結的機會。 爺爺的桌子 […]「我們生活在一個年長者不被關注的時代。」教宗方濟各說。「恕我直言,但他們被認為是麻煩,所以被忽略。」他再補充說:「年長者傳遞歷史、教誨與信仰,將這些傳承留給我們。他們就像美好的陳年葡萄酒,亦即,他們本身就有著這些力量,給予我們這些高尚的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