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死亡

主耶穌復活後的三問 Ⅱ

四、去厄瑪烏的路是靈性生命復興的路 到了厄瑪烏後,他們熱情地邀請這位安慰者和同行者住下,並與他們一同吃飯。當他們坐下吃飯掰餅和祝謝時,他們的眼睛開了,認出這位陌生的同路人就是耶穌基督。 這讓我們看到厄瑪烏之路不單單是軟弱之路,也是生命復興之路。一路上有耶穌基督時刻的同在和關愛。

逾越死亡 迎接復活

今年春分過後,老是霧霾天,氣溫回升也慢,總讓人感覺陰冷,心情也些許壓抑。隨著天氣好轉,心情也變得開闊許多。 復活節臨近了,每年這個時候心中總有感動。傳統文化面對死亡,一籌莫展,極力避諱與死有關的詞語,甚至連與死發音相近的“四”也列為不祥。對死亡的恐懼程度遠超洪水猛獸,這種怕死情結一直影響著中國的歷史和文化。

傅油聖事不是判人死刑

雖然明知死亡是人人不可避免的,但人們對死亡的心態總會不同程度地產生恐懼和害怕。所以,帶著這樣的心態,人們在談話中都要習慣於對有關的人忌談死字,忌提與死接近的事,忌說他臉色有問題等不吉利的話。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人們就勢必會對傅油聖事產生錯誤的想法,認為傅油聖事是在判我死刑,意謂 “你叫我領受傅油聖事,就是說我快要死了。”

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 Ⅱ

庇護十二世肯定,使用麻醉劑是正當的,即使這樣會使病人減少知覺和縮短生命,「如果沒有其他方法,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並不妨礙病人履行宗教上和倫理上的本分時」,這種情形並不是有意尋死,雖然在合理的動機下,此種作法有導致死亡的危險:但其意向只是為了有效地減輕痛苦,而使用醫學上可用的止痛藥。

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 ∣

若望,我們那位患了轉移型末期腦癌的病人,曾有三種「療法」擺在他面前:注射致命藥物、用劇烈的療法去拖延死亡、讓他平安地離世。在倫理上,第一方案是絕對不道德;第二方案是可考慮,但亦有可能不道德。允許死亡又怎麼樣?他的醫生哥哥問若望:「你想要甚麼?」他的回答:「我想我的苦楚和煎熬得解脫。」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Ⅲ

醫生和醫護人員們,應本着專業和信德的精神,在適當的時候,去幫助病危和垂死的人去接受死亡。為了能夠負責任地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接受死亡的現實,不要歸咎於醫學上的失敗(除非出於嚴重疏忽),而應接受這便是人在世上生命的自然終結。 對基督信徒而言,死亡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和困難的現實,卻不是最終的現實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Ⅱ

同情垂死的人 如果同意兄弟若望安樂死,那是假慈悲,因安樂死是殺戮,所以應給予瀕死的人真正的慈悲,是鄰人之愛、是眾鄰人,特別是貧苦的和患病的鄰人……耶穌自己已給我們好榜樣。 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便是最佳典範,他們跟隨基督的模式,去看護和關懷。我們應盡量陪伴家中或社群裏受痛苦的人,好幫助他們忍受痛苦。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Ⅰ

還記得患了轉移型末期腦癌的病人若望嗎?他放棄安樂死,因這方案會違背倫理去縮短生命;也放棄壞的死亡 dysthanasia,因這樣做只會不必要地延遲死亡。他選擇了允許死亡orthothanasia,即讓他去世,還立下「生前遺囑」。他更要求他的醫生哥哥繼續照顧他的劇痛;和請他女兒别把他留下不管。

允許死亡 Ⅱ

有尊嚴的死亡 另一異議:我們如何理解「有尊嚴的死亡」?人們往往誤解它為「沒痛苦的死亡」,就好像那些死得痛苦的人便是死得沒尊嚴。正如有人說,尊嚴這個詞經常被擁護安樂死的人濫用。尊於這理念的人便會理解為:有尊嚴的死亡即尊重垂死的人、為死亡做好準備、好去面對和接受它的來臨。

允許死亡 Ⅰ

我們那垂死的朋友若望,患的是轉移型末期腦癌,他的醫生哥哥正協助若望……以人為本和身為一個基督信徒……去面對如此複雜的情況。因為安樂死和壞的死亡都違背倫理,他哥哥便向他的弟弟若望提供了最後的一個選擇方案,便是 orthothanasia:意即允許死亡或讓他去世。 Orthothanasia或允許死亡合乎倫理嗎?

基督信仰的死亡觀 Ⅲ

四、死亡對基督徒的意義 對死亡的不同態度,決定著不同的人生觀。有的人面對死亡勇往直前,甚至犧牲生命也再所不惜,有些人面對死亡卻違背原則,違背信仰,貪生怕死,為何這樣呢?真正的基督徒該如何面對死亡呢?基督徒的死亡又有什麼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