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棄教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Ⅴ

當日本基督徒受到折磨被釘十字架的時候,天主在哪裡?我會提議:與他們同在,緊跟著他們,在他們身旁,如同洛特里哥及加爾培神父一樣受煎熬,看著他們的朋友被釘十字架沉浮在海中。 為什麼傳教士們會在那裡? 這是在評論家當中另一個共同的疑問,他們不但指責洛特里哥及加爾培神父的失敗、導致快速棄教,還有他們在日本的存在。到底他們為什麼會在那裡呢?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Ⅳ

到了電影的尾聲,這個看似軟弱的人,藉著尋求告解,幫助洛特里哥神父回到他的神父身分。有一幕動人的場景,洛特里哥神父將他的頭靠在吉次郎的頭上,彷彿在祈禱。或者是赦免罪過。 吉次郎的最後一幕可能是最玄奧的。一個日本官員注意到吉次郎的脖子上有一條項鍊,把它扯下來。他打開皮囊,發現了一個聖像。暴露出吉次郎是一個基督徒,就迅速地被帶走,想必會死。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Ⅲ

     2.洛特里哥神父在棄教之後仍然相信天主嗎? 在我看來,絕對。在這一點上,史柯西斯的電影比遠藤周作的小說更清楚。小說的尾聲,是用一位在日本的荷蘭書記角度去述說,他講述了洛特里哥神父棄教之後的故事,對他信仰的問題留白。老實說,我覺得這本書的結局模糊的令人生氣。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Ⅱ

但是到最後,幾次痛徹心扉的經驗之後,其中包括他自己身體的痛苦、以及目睹他人受刑折磨和處死,在長期的痛苦祈禱之後,特別是,在祈禱中聽到了基督的聲音,洛特里哥神父棄教了。 他棄教,不只因為他希望拯救日本基督徒的生命,而是因為基督在祈禱中要求他這樣做。跟一些基督教評論家所做的論斷相反,棄教一點也不是光榮的事。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Ⅰ

馬丁·史柯西斯的新電影「沉默」,關於十七世紀耶穌會傳教士在日本,最近在世界各地公開上映。影片上映之後,有些人知道我曾任電影顧問,就問了很多問題。許多問題都很類似。同樣的問題也困擾了一些影評家,他們似乎無法掌握到電影中一些重要的宗教主題。 一般來說,對信仰問題持開放態度的評論家都很欣賞這部電影,有些人視之為鉅作。其他人,很明顯地對信仰通常不太有好感,反應也不太熱烈。

我之所以寫《沉默之後》 Ⅱ

《沉默》所探討的,不僅是基督信仰於西歐與東洋文化中呈現的樣貌差異,也圍繞著「背叛」這個從古至今不斷反覆於人類史上的悲傷課題。 其實,就某種層面而言,日本的信仰史堪稱「背叛者」的歷史。長達兩百五十年的禁教鎖國期間,許多基督徒表面上棄教,年年奉命踐踏刻有十字苦像的踏繪,卻暗中舉家或舉村傳承信仰;以致迫害時期結束後,法國傳教士在長崎的百姓中重新尋獲基督徒,消息震驚世界。

我之所以寫《沉默之後》 Ⅰ

前不久,在臺北參加了一場讀書會,聆聽與會者分享遠藤周作小說《沉默》的讀後心得。 我以為,若將閱讀經驗比喻為投石入水,《沉默》這部書絕非無足輕重的小石子。它嘩然入水,激起滔天巨浪,將讀者一舉淹沒於洶湧的擺盪中,久久難以平息。 在那場精彩的讀書會中,我聽見來自不同領域與背景的聲音,對於《沉默》的第一印象多半是不解、震撼與難受。 有人好奇書中人事是否純屬創作,有人渴望知道他們在歷史中的真實「下場」;有人難以原諒棄教者立下「壞榜樣」,也有人同情背叛者的軟弱,坦承若換成自己,難保不作出相同甚至更難堪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