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戰爭

希特勒的教宗? Ⅱ

杜賢奴指出,於1999年撰寫希特勒傳記的柯蕭,寫了兩段對庇護十二世非常負面的文字。杜賢奴繼續說:「他就是眾多後來把自己扭轉的傑出歷史學家其中一位,今天主要的歷史學家也都認同庇護十二世並沒有干預,他有拯救猶太人、是反納粹而非反猶太主義。」

希特勒的教宗? ∣

近期有新的數據湧現,全可以為庇護十二世平反,終可洗脫他是「希特勒的教宗」那形象。 大多數歷史學家現在都承認派契利(Pacelli – 庇護十二世之原名)在對抗納粹主義和保護猶太人這方面的努力。 1937年的聖枝主日,全德國的天主教堂公佈了一篇從沒人聽過的信息,這信息來自宗座,用的是德文,不是以往一般的拉丁文。 今年便是那份用德文撰寫的通諭的80週年,標題取自通諭的前三個字,Mit Brennender Sorge,中譯《深表不安》(With burning concern)。

伊拉克的基督徒剩下甚麼 Ⅱ

「15年前,伊拉克有近150萬名基督徒,今只有30萬,而且三分之二的人在庫爾德斯坦居住」,埃爾比勒的巴沙爾·沃達主教確認。伊斯蘭國是最後的打擊,但大批人已在之前離開。不少家庭首先逃到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然後他們在西方國家尋找新的生活,特別表示歡迎他們(難民)的澳洲。肯定比川普的美國更歡迎。

伊拉克的基督徒剩下甚麼 Ⅰ

在伊拉克伯拿也一所聖堂的正門入口,豎立了一個遭斬首的聖母像。兩年半前,曾留守該聖堂的伊斯蘭教國聖戰士,將聖像留在破爛的門前,彷如要給人一個警告。在聖堂內,以阿拉伯文撰寫的可蘭經遍佈牆壁,當中有些是以德文寫上:「十字架的吝嗇奴隸,我們將會把你們全殺光。這是伊斯蘭的土地,這裡沒有你們的地方。」

體育運動是天主所賜的禮物(三)

培養體育精神 “對我而言,體育精神是,當一個小夥子走出球場時,你不能看出他是贏了還是輸了,因為無論怎樣,他都帶著一種快樂的自豪感。”——吉姆•考瑞爾(美國著名網球運動員) 尊重——我們尊重我們的對手,是因為他們刻苦訓練和執著的求勝精神。我們尊重他們,更是因為他們有一個超過比賽本身的目標。當我們評價每一位參賽人的時候,我們也在準備,要在這高壓力的生活環境中,很好地做人。

體育運動是天主所賜的禮物(二)

凱爾與伊拉克戰爭的老戰士一起,參加了一次攀登乞力馬劄羅山的活動。這樣,他成為了四肢殘缺,不用假肢爬上非洲之巔的第一人。他爬完了19,340英尺(5894米)的全程,終於達到頂峰。 在記錄他們艱苦跋涉的視訊短片中,人們可以看到凱爾和他的團隊在疲勞的一天結束時,在山頂附近安營紮寨。他坐在帳篷前,看著乞力馬劄羅山頂,說道:“整個一天我感到最沮喪的是,我總是一邊爬,一邊向上看,覺得前面還有很遠的路要走,而不是回頭看一看,我們已經成功地走過了多少的路。我認為,我在人生中大多時候也是這樣。”他又充滿感情激動……

體育運動是天主所賜的禮物(一)

  “我們要感謝天主賜給我們體育運動的禮物,使我們人類從中鍛煉身體、智力和意志。我們認識到這些能力是造物主所賜的眾多禮物之一。”——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體育運動是天主所賜的禮物 體育運動能幫助我們錘煉自己的性格和意志,使我們生機盎然,能堅強地經受生活的各種考驗。體育運動可以產生高壓的形勢,從中培養和實踐我們的技能,使我們在世界上欣欣向榮,富有生命力。但是,體育運動若脫離了正確的軌道,會致使人們不惜一切代價,只為獲取競賽的勝利桂冠,從而導致人們處處以個人為中心,一味追求個人的榮譽。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