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徐匯

當神父們同在一起──憶蒲敏道神父 Ⅳ

趣事三/不缺席、用心聽 蒲神父是個很重視團隊將精神的人,只要是教區有活動,不管是開會或者任何大大小小的活動,一旦通知他,他必定排除萬難準時前往,即使高齡一百歲而且耳朵重聽,還是不肯輕易缺席。 畢耀遠神父說,嘉義教區每兩個月安排一次神父一起出遊。今年四月,大家到台中科博館參觀兵馬俑,一百歲的蒲神父也跟著大家一起去,一個人慢慢走、慢慢看。

當神父們同在一起──憶蒲敏道神父 Ⅱ

已從徐匯中學校長退休下來,目前擔任學生輔導工作的夏金波神父,直說蒲神父是當年徐匯復校的第一功臣,夏神父特別提起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情:1963年九月,徐匯中學歷盡千辛萬苦籌備終於要開學了,不料碰上颱風,連日下大雨,低漥的蘆洲淹了將近一層樓高,徐匯校園全都泡在水裡面。

當神父們同在一起──憶蒲敏道神父 Ⅰ

1962年,民國五十一年,蒲敏道神父接奉命令擔任耶穌會遠東省省會長,其實,1949年蒲神父還在大陸時擔任耶穌會「中國視察員」,雖無省會長之名,事實上就是擔任省會長的工作。 目前在耕莘文教院服務的西班牙籍耶穌會士沈起元神父說,當年耶穌會在中國原本有十二個教區,分別各屬原國籍耶穌會會省管轄,直到1949年中國大陸局勢一片混亂。

重新回到天主懐抱──盛常在神父

1929年我出生在中國河北的一個小村莊,出生沒多久父母就讓我領洗了。小學時就讀景縣的天主教景星小學,初中自然進了小修院去學習,那是在南宮那邊,到高中階段時,我轉到北京去就讀;在學校中接受師長們的身教、言教,漸漸地我越來越受吸引。 隨著社會的動盪,我跟幾位同學往南邊去,我們到達廣州後,在耶穌會會院住了一晚,院長給我們東西吃,又讓我們好好清洗一番,第二天送我們平安地上路往澳門去。到了澳門,找到了耶穌會會院,就入會了。

溫暖寬厚的天主僕人-陳瑾璋神父

人生的際遇似乎是總由許多的偶然串成人生的必然。 以我個人來說,年過七旬的現在,回想過往的一切,似乎沒有一件事是按照自己規劃而進行的;從小到大,從求學到工作,似乎都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引導我,這讓我越來越相信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我在徐匯服務一待就是四十多年,歷經六任校長的領導,與無數的老師共事,也算的上是天主行的某種奇蹟吧!

喜事分享,喜樂常在──朱秉欣神父的生日音樂會

耶穌會士朱秉欣神父生於1928年4月25日迄今已過90個年頭,有鑑於朱神父對輔大醫學院創立的貢獻,以及對即將於今年開張營運之輔大醫院籌建的影響,由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率領醫學院師生為他慶生,江校長甚至親自為朱神父鋼琴彈奏生日快樂樂曲,現場朱神父除了感動,更謙卑的將過去的功勞歸給天主、恩人朋友及所有過去與他共事過的師長們。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三)

徐氏家族與徐家匯的近代化 徐光啟家族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還在於其所代表的天主教文化。 萬曆三十六年(1608年),徐光啟邀郭居靜神父來上海開教。兩年間,領洗入教者多達二百餘人,由此打開了天主教在上海的發展之路,延續至今已有400多年歷史。徐光啟的全部家人,上至其父徐思誠,下至他的9個孫輩,甚至包括一些家丁,也全都在他的影響下受洗入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