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天亞社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Ⅲ

從健康的務實主義的觀點看來,你怎樣解釋上海輔理主教 馬達欽人性和宗教性的痛苦的事件? 馬達欽在2012年7月7日被祝聖為主教。當時,他是羅馬教廷和北京政府雙方都承認和接受的主教。但是,由於他在接受祝聖禮儀以後立刻申明辭去愛國會的一切職務,觸犯了政府;因此便被軟禁,不久更被撤銷了主教的公開職務。後來,去年6月,他在他的「上海達陡」博客發表文章,對他從前退出愛國會的決定表示了懊悔,說是「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件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Ⅱ

我住在上海徐家匯。徐家匯原來是教友村。教堂四周都是教友人家。現在徐家匯成了上海的商業中心,教堂四周的房子都被拆掉,居民都被遷走。現在徐家匯聖依納爵堂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共有七台彌撒,台台都是滿堂教友。星期天的第一台彌撒還有從前的老教友,但是他們已經不住在徐家匯了,他們是從老遠坐車趕來的。其餘六台彌撒的教友大都是從國內各地來的新教友。其中不少是年輕的知識份子。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Ⅰ

天亞社編按:本文中文版由《天主教文明》提供,由該刊物總編安多尼.思帕達咯神父專訪,原梵蒂岡電台中文部負責人施省三神父。施神父在中文部任職多年,現已退休。 我在耶穌會聖伯多祿加尼肖會院的門房遇見施若瑟神父。距梵蒂岡不過兩三步。《天主教文明》兩次發表他的文章。我以前不曾遇見他。他九十歲,微笑著,親切地迎接我;臉上帶著許多過去的經歷;但是留下的印象卻是一個寧靜和很平安的經驗。

與戰爭受害者相遇

我在七月卅一日聖依納爵.羅耀拉瞻禮日,探望卡加延德奧羅市內一所軍事醫院的受傷軍人。他們有逾八十人,有些要躺在走廊沿路的病床上。 有一位手臂被截除,有幾位身體的不同部位被炸傷,其他人是手臂或腿打了石膏。有些向我展示他們的眼旁被近距離炸傷的痕跡。很多傷者在躺著或坐著,身旁掛著葡萄糖吊瓶。傷勢更嚴重的,已經被轉送馬尼拉。

亞洲青年節幫助青年人深化信仰

這是比盧伊安.達哈爾(Billuian Dahal)首次參觀印尼日惹的森當索諾聖母朝聖地。一個世紀前,天主教信仰的種子在爪哇這片土地上播種。 他是一百五十位來自亞洲各國的青年之一,在這具歷史意義的地方參與第七屆亞洲青年節(亞青節)的考察活動。 亞青節八月二至六日舉行,主題為「喜樂的亞洲青年,在文化多元的亞洲活出福音!」

接連舉行的感恩祭顯示教會普世性

世界上有一種活動,隨著每日地球自轉,太陽起伏,廿四小時不停地輪流在各城鄉,依著時差的運作,依序地在天主教堂內出現。你知道是甚麼嗎? 這項活動就是天主教莊嚴的「感恩祭」(彌撒),每台祭典舉行的內容和方式都一樣,半世紀前都用拉丁語文,自梵二大公會議後都改用地方語文。 大家有沒有想過:天主教至今已經散佈全球,在你參加彌撒的相同時段裡,在其他地方的教堂裡,也有天主教徒一起在讚頌天主。

盼望曙光的來臨

將臨期伊始,教會在禮儀中都按傳統使用紫色。你知道箇中原因嗎? 我與一些教友談過使用這顏色的起源和意義,眾說紛紜。較常聽到的答案,都是說要為準備基督的來臨而克己。但究竟紫色與克己有甚麼必然的關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