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哲學

速食哲學┃還有其它原因

無錯,還有一個原因。聖多瑪斯他經常談論的,稱為「模型原因」。甚麼是模型原因?模型原因是動力因在其行為中的範例。 舉一個例子吧。米高安哲羅(動力因)在構思《哀悼基督》(Pietà,亦稱《聖母憐子》)時,製作雕像就是他的目的(因),但是,當時他在腦海中已經對自己(動力因)想製造的事有特定的見解。這個在他腦海中的模型就是模型原因。

速食哲學┃大自然的種種進程也有其目的

  在上一篇文章,我們論及目的因:即一個人之所以行動的原因。但如果行動者不是一個人,而是動物,或植物,或非生物的東西呢?牠(它)們的行為背後也藏有目的因嗎?我們說過在行動者中他的目的因是在動力因的腦海,在「意念(mind)中先有 」(聖多瑪斯)。但非生物的東西、植物和動物都沒有腦子。他們按本能或本性行事。所以,牠(它)們似乎不能有目的因。

速食哲學┃為甚麼要做

上一次,我們說過其中一個外在的原因:動力因。現在我們會談到另一個外在的原因,它為動力因的實現是不可或缺的。這原因名為目的因。 動力因所追求的動機為目的因。目的因使動力因有理由地去實現,是一個人行為的目標:目的因是回答這問題:「為甚麼他做這事?」或「行動者懷著甚麼動機?」

速食哲學┃那外在原因呢

今天我們會討論外在的原因。外在的原因分為兩種:動力因和目的因。 甚麼是動力因?動力因即事物的構成動力。當我們問及「是誰做的?」時候,我們就是在尋找動力因。 那目的因呢?解釋運動朝向目標的理由即目的因。它用來回答「有甚麼目的」這問題。我將四個原因放在一起,看看它們所回答的問題。

速食哲學┃哲學能幫助分析問題

解決問題是我們每天都會做的事:不論在家,工作場所、學校,聖堂,還是我們日常穿梭的環境中。當問題衍生時,我們嘗試解釋它:它為甚麼會發生? 不同的立場或會引起爭論。但如果我們仔細聆聽這些爭論,我們或會發現很多(不同的)理由其實是可以共存的。

速食哲學┃一致、真、善、美 Ⅱ

上一次我們說過,「超越特徵」存在於所有存有中。當下我們在討論四種「超越特徵」:一致、真、善、美 。我們也說過,(所有的)超越特徵指同一個實況或現實(同一個pragma或 Bedeutung),但是意義卻彼此不一樣(每個也有它的pathema或Sinn)。簡單而言,它們不是同義詞。

速食哲學┃一致、真、善、美 ∣

我們在所有存有中都能找到「超越特徵」,這包括至高無上的存有(Supreme Being)-雅威(自有者-出3:14):一致、真、善、美。 為何它們稱為「超越特徵」?因為他們超越或超出了十大基本存在(即是,實體和九種依附體):它們存在於所有存有內。而任何存有都是一致、真、善、美。 但「超越特徵」在所有存有都是一樣嗎?

我們能理性地證明神是存在的嗎

異議 1: 我們不能證實神的存在,因為並沒親眼目睹或經科學觀測核實,未可作準。 異議 2: 我們不能證實神的存在,因為從開始這宇宙便是根據自然定律的變化,變化並不是因為超自然規律。 異議 3: 我們不用客觀實物,因為這世界什麼也是主觀的,所以又何須多此一舉去證明這個叫神的客觀實體呢。

我們可以相信天主的存在

異議 1: 相信神存在的只是一些單純的人士,把傳統的虔誠心留存下來,他們對科學知道的不多,更不知道如何去確定數據。 異議 2: 當科學知識還未發達,人對什麼事也深信不疑,那個時期人是最容易相信神的存在。但現在科學不斷進步,他們再也不可能相信神的存在。 異議 3: 人害怕死亡和對未知事物的恐懼,他們但求心安理得便相信神。人造神,只是為了減輕存亡搆成的惶恐。 異議 4: 世上的邪惡早已否定神的存在;神怎會容許邪惡與無辜者及沒犯錯的人對峙?邪惡一向和神的存在是對立的。

速食哲學┃實體和依附體,你和你的個性

今天我們會學習兩個概念,同樣,我們會從現實生活中能觀察到的事物開始述說。其實,有兩項可觀之物(即能觀察的事物)可作為本文的開端。 第一件可觀之物:我們不難分辨一件事物和它的特點,或一個人和他的獨特之處。以你自己為例,如果你在人前要介紹自己,你或許會說,你哪年和哪裡出世,哪裡長大,你的父母是誰,你在哪裡讀書……然後你會繼續描述自己:你的年齡,國籍,膚色,才能,抱負等等。

速食哲學┃死亡與質變何干

上一次我們談及兩種變化:依附體/性的變化和質變。 我們知道,在依附體/性的變化中,有部分會遺留下來(實體),另一部分會到來或離開(依附體,或稱為依附體形式 – accidental form)。當芒果(實體)轉熟時,它的顏色(依附體)由綠轉為黃,味道(另一個依附體)由酸轉為甜。實體依舊是同一個芒果,但依附體卻是改變的。

速食哲學┃質變,變了甚麼

公元前五世紀,希臘人開始探索世界,在眾多發現中,最先知悉的是,事物一方面會變,但另一方面卻不會變。 為了道出因由,兩名哲學家決意對世界進行解釋,但從根本上看,他們的解釋是完全對立的。 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認為,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是持久的(所謂「持久」在世上並不存在)。這世界,甚麼都在變,所有東西都處於「轉成(becoming)」的狀態,沒有狀態為「存在(being)」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