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司鐸

司鐸如何樹立良好形象的思考 Ⅱ

四、司鐸服務中應注意的事項 司鐸的第一使命是豐富自己的生命,司鐸應該因著自己神聖的職務而常常喜樂。司鐸在舉行禮儀時應該非常專注與謹慎,應常常提醒自己不可遠離自己的教友。司鐸的講道應常常來源於自己對信仰深刻的反思與自身經驗的反省。司鐸每天的第一任務就是祈禱,千萬不可丟棄這些重要的祈禱功課:誦讀日課、舉行彌撒、念玫瑰經和默想,這是成聖自己、造福他人的前提。此外,教友們還希望司鐸注意以下幾件事。

司鐸如何樹立良好形象的思考 Ⅰ

教宗本篤十六世曾說:司鐸是"向世界講述天主、把世界帶給天主"的人,但同時,司鐸是勇於犧牲的引路人,"司鐸無法過隱退獨處的日子,而是浸在此世的苦難中。我們該借助基督的幫助,在與基督的共融中設法改變這種狀況,將它引向天主。" 因此,我非常敬佩每一位度奉獻生活的司鐸。我沒有司鐸的經歷,也沒有堂區的經驗,更沒有司鐸的生活感受,只能從教友的視角對如何樹立司鐸的形象談一點思考和感想,不妥之處還請司鐸們批評指正。

我之所以寫《沉默之後》 Ⅱ

《沉默》所探討的,不僅是基督信仰於西歐與東洋文化中呈現的樣貌差異,也圍繞著「背叛」這個從古至今不斷反覆於人類史上的悲傷課題。 其實,就某種層面而言,日本的信仰史堪稱「背叛者」的歷史。長達兩百五十年的禁教鎖國期間,許多基督徒表面上棄教,年年奉命踐踏刻有十字苦像的踏繪,卻暗中舉家或舉村傳承信仰;以致迫害時期結束後,法國傳教士在長崎的百姓中重新尋獲基督徒,消息震驚世界。

我之所以寫《沉默之後》 Ⅰ

前不久,在臺北參加了一場讀書會,聆聽與會者分享遠藤周作小說《沉默》的讀後心得。 我以為,若將閱讀經驗比喻為投石入水,《沉默》這部書絕非無足輕重的小石子。它嘩然入水,激起滔天巨浪,將讀者一舉淹沒於洶湧的擺盪中,久久難以平息。 在那場精彩的讀書會中,我聽見來自不同領域與背景的聲音,對於《沉默》的第一印象多半是不解、震撼與難受。 有人好奇書中人事是否純屬創作,有人渴望知道他們在歷史中的真實「下場」;有人難以原諒棄教者立下「壞榜樣」,也有人同情背叛者的軟弱,坦承若換成自己,難保不作出相同甚至更難堪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