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公益

速食哲學┃那連帶關係是甚麼呢

上一次我們談及了第三個原則 ——輔助原則。今天,我們會了解下一個原則,這原則和輔助原則有互補關係:連帶關係原則。如果輔助原則來自人性尊嚴,那麼,同樣地,連帶關係來自於每個人要為公益而獻身這需要(第二個原則)。 在交響曲團中,縱使指揮讓每個成員演奏,但每人在演奏時也要和他人(進行)協調。不然,交響曲團就不能演奏出美妙的交響樂,反而淪為雜音。除了輔助原則外,我們也需要連帶關係。

速食哲學┃甚麼是輔助原則

我們之前探討過掌管我們社會性生命的兩個重要原則:人性尊嚴和公益。這兩個原則引伸另外兩個原則:輔助原則和連帶責任。今天我們會探討輔助原則,它是源於人性尊嚴的原則。 我們探討過,人性尊嚴來自人是自由和能為自身的行為負責這事實。在討論社會時,我們需要把它考慮在內。社會上(家庭,教育結構,公司或國家)任何一個成員都不應該被剝奪其自由和主動性。

速食哲學┃在社會中,我們要謹記那四個原則

我們說過,和他人聯繫是人本性的一部分。聯繫有眾多的形式,其中兩個為人是不可或缺的:家庭和國家。 家庭是人第一個和最基本的人性社群。人在那裡出世,接受教育和成長。但是,家庭不可能獨善其身,它需要國家的支援和捍衛其權益。此外,有些社群讓人可以在教育,專業,政治,文化,宗教或經濟領域上獲得培育,它們對於每個人的發展均有重要的貢獻。

有些成長是顯而易見的

我在服務地的生活似乎每月每週每天看起來都一樣,可在那不經意間感覺自己彷彿春天裡的嫩芽,不知道它在哪一秒長成了一片大葉。 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從那個只愛說:“不,我不會,我不行”,和孩子們相處緊張到哭,情緒波動的像錢塘江浪潮一樣開始,成了現在可以穩定獨擋一面的大人。

個人成長記

我,徐海雁,浙江溫州人。二○一三年七月,從家鄉浙江溫州來到了河北石家莊,參加進德公益組織的第四屆利瑪竇志願者項目,開始了為期一年的志願者生活旅行。 二○一三年七月至今,對於我來說,是陌生的一年,異鄉的一年,同時也是志願的一年,充滿著期待與挑戰。 結束完為期十天的志願者培訓,正式開始了自己的志願之旅。為了更好的根據自己的特長和優勢找到適合自己、同時機構也需要的服務方向,我先後在河北黎明之家高邑康復站、北京小花服務了三個月到一周不等的時間,最後,來到了進德老年之家,服務至今。

讀千萬個故事也不及自己的一個故事

如果你不曾經歷,你讀的只是故事,想得是一年的服務太久;當你正在經歷,你書寫的是自己的故事,想得是一年也許不太久;當你走過再回首,你修得是心,養得是靈,想著這一年真的太短,可它為後面的人生奠了基,定了向! 每每憶起服務那年,總會出現很多的畫面,每月的月聚會,梁爸的教導,曉敏姐的關心問候,同伴們的互相鼓勵、支持,服務地孩子們天真燦爛的笑容,修女們耐心的陪伴與呵護,一幕幕都是那麼溫暖,讓人如何能夠忘記。

告別吃水難 生活比蜜甜

“現在用水真方便,洗衣服做飯、洗臉洗腳,水龍頭一打開清澈的水就流出來了。”來自4.20蘆山地震災區的龍池村村民何發秀正在門口打水準備給孫子洗頭,嘩嘩嘩的自來水彷彿唱著歡樂的歌。以前因為冬天斷水,在外地的孫子不願意回來。 龍池村位於遙遠的“川西”:她幾乎不為人所知,之前網路上幾乎找不到她的名字。她已被世界丟到了記憶的邊緣。

她說生活是 Stay with Angels

一顆灼熱的心,一股熾熱的激情,一息莫名的指引。她跨山逐水,從有粵語的廣東來到了北方的邯鄲,她的成長像這冬日裡久違的白雪——潤物細無聲。 她給自己分享的PPT(1月份有每一位元志願者的服務生活分享,可以用PPT記錄分享)起名為“Stay with Angels”,因為她說“這些孩子就像我生命中的天使,我的服務之路是有天使同行的一路。”。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要仁慈寬大。不要讓任何人接近你以後,卻沒有學到如何變得更好、更喜樂。——德蕾莎姆姆 認真負責應該是處女座的一個極大的優點。張莉莉,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一所備修院的英語老師。 初為人師的她,沒有想到,半年後,這些被她稱為“熊孩子”的學生會佔據她生活中的那麼多。

掙扎中必有祂的扶持

參加過門徒班的閆偉榮,服務時到了湖南洪江關愛中心,陪伴特別的“艾”友(服務地艾滋感染者的稱呼)。他,開始是迷茫伴隨滿滿地擔心的,這是,他意識到的。 “從一開始,就不知道為了什麼選擇這兒來服務,可能初衷也許會帶一些個人的逃避現狀,也許是一腔熱火。但依然我行我素地去選擇,去相信。”

這一切都是三生有幸

俗話說“相由心生”,我們的世界是我們看到的世界,而這裡有兩個人(吃貨們)的世界很簡單→很滿足→很喜樂→很感恩。 在趙莊備修院(學生清一色男生,老師團目前有兩位元女老師)服務的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於建利、張再恩,一位任教高一、高二英語,一個任教初三、高一、二物理化,終極吃貨(依據來自聚會那天,五分之三的分享時間,他們全用在了分享服務地與吃沾邊兒的任何事件)。

夢想,在服務中紮根

大學,為很多人來說,是最後一所象牙之塔。是一些的結束,也是一些的開始,少年,必當志在四方。 十六年他未從象牙塔出來,便決心來做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拿到畢業證的第二天,他已在志願者的7月培訓班中…… 這半年,為他是象牙塔與真實社會的一個銜接點?是為實現夢寐已久的夙願?是想為青春留下些什麼不一樣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