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內思

樂於為青年人服務的蔡由世神父

  大家心中的耶穌會士是什麼樣子呢? 善於言語、沉默寡言、聰慧細心、不拘小節、交友廣闊、恬靜無爭、學識淵博、技藝精巧、廣為人知、默默無聞…… 這些特徵好像都能在不同的會士身上看到。我們的確很難把這一群弟兄定義成某一種特殊樣子。 這次要介紹的會士,大家對他或許會比較陌生,除了培育的時間,人生所有的歲月幾乎都奉獻給新竹內思高工,他喜歡教學並陪伴青年學子們。 他是樂於為青年人服務的蔡由世神父。

一個值得讚揚的學校

評鑑一所學校,最重要的不是看這所學校出了多少厲害的學生,而應該看這所學校有沒有給學生最基本的能力。我一直鼓吹這個想法,因為我曾經發現很多資訊系的學生不會寫程式,電機系的學生不會設計線路,英文系的學生寫英文句子錯誤百出,而且錯得非常離譜。可是,好像也沒有什麼學校同意我的想法。 最近我發現,在新竹縣新埔鄉的內思高工卻完全有這種想法。內思高工有一本“内思基本能力教師評量手冊”,手冊中對於各個科目都訂有基本能力認證的指標。比方說,高一的數學必須要學會有關三角函數的一些問題,高二數學必須懂得座標的轉換問題……

耶穌會士白雲山修士在台灣的貢獻

  內思高工技術教學是他的一生,新竹地區的工業發展推手有他的一份。 ────我所知道的白雲山修士 一張外國臉孔在新竹縣新埔鎮街上生活了五十個年頭,只要在新埔鎮內思高工校園附近、霄裡溪溪畔,每天傍晚都可以看到那高大壯碩的身影,從三十出頭歲青壯年時期,每日從內思高工至關帝廟(三聖宮)來回跑步,到七、八十歲老年時的散步,五十年來從不間斷,他時時刻刻展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與鄰居、路人打招呼話家常。 他就是內思高工附近,社區人士無人不曉的白雲山修士。 白修士原名 Bernardo Joes Lu……

不,我們都是您的學生 Ⅱ

  同年8月26日,狄修士來電告知陳神父已走了,謝謝我的紅包。很遺憾,我因有課無法送神父去靜山墓園。中流基督生活團的郭翠華這樣描述著: 「狄修士不但負責照顧陳神父,並於2001年9月3日,獨自一人從台北開著靈車,在雨中一路送神父到台中、再到靜山至入土,他陪伴神父勝過親人。」(見《春風十里百花香》序) ‧音容宛在 巧手慧心的禮儀師‧ 「那禮儀師呢?您怎麼弄到化妝品的?您怕不怕呢?長年照護年老神長,您不覺得辛苦嗎?何況現在您自己也罹癌、左腿肌肉似乎也有狀況啦!」我再請問狄修士。 「一開始,……

不,我們都是您的學生 ∣

  我和帆人來到耶穌會輔大濟時樓會院,探訪狄若石修士(Jose Maria Diez S. J.)。正如預期,他總是先親切地詢問我們想喝點什麼?吃點什麼?經驗豐富的帆人,不浪費時間推辭,很乾脆的說:「熱咖啡。」修士看著我:「你呢?」「一樣,熱咖啡。」於是,他離開會客室,帆人立刻緊跟其後;他要幫忙端咖啡以及修士一定會附加給予的額外點心。果然,一大盤堅果,有花生、核桃和熱騰騰的咖啡。咖啡散發出細微迷人的香氣。我們有備而來,修士也深思過我們的提問。 ‧在台50載  心中有愛不悔服務‧ 196……

淡泊名利的發明家--白雲山修士

  新竹縣新埔鎮內思高工,有位原籍西班牙,七十一歲的老修士白雲山,來台四十年,將青春歲月奉獻給學校。這位以校為家的老外,擅長發明創造,卻鮮少申請專利牟利,而是將這些東西送給貧困但有需要的人。白修士的行為深深影響每位師生,是內思高工最受景仰的心靈導師。 民國四十四年,白雲山入耶穌會為修士,曾至菲律賓傳福音。四十年前踏進台灣,擔任內思高工教師,退休後獲聘為該校董事。自認為天生勞碌命的白雲山,現在還每天不定時巡視教室、廠房;處罰不認真上課的學生做伏地挺身,不少學生對他敬畏有加。 白雲山私底下……

無國界的愛──耶穌會西非省長訪台,為台灣與西非交流開啟新頁章

耶穌會西非省長 Hyacinthe loua於本(106)年中旬訪台,由耶穌會中華省省長李驊全程接待,此行來訪將開啟新的契機,為促進日後西非與中華省更多的交流,以期日後建立更深的合作關係。 Hyacinthe loua省長在台停留期間,參訪了耶穌會在台灣創立的社會服務與教育機單位,有台北耕莘文教院、新竹內思高工、新竹社會服務中心、彰化靜山靈修中心等知名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