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三毛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Ⅱ

然而之後還是出了麻煩。一天夜裡,她用自動書寫和荷西交談,荷西要求三毛為她獻彌撒。三毛提出三位神父的名字問:「你覺得讓這三位主持彌撒可好?」 誰知對方卻斬釘截鐵地回答:「不要。這三個都不是好人。」 這時三毛起了疑心,懷疑此時和她交談的人已經不是荷西,便用耶穌之名命令對方說出他的真實身分。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Ⅰ

《聯合報》邀請三毛演講,假耕莘大禮堂舉行。我永遠忘不了當時整個大禮堂爆滿,排隊排到馬路上的盛況…… 在寫作會的眾多講師之中,自然不能不提三毛。當年她成名的時候,我人在國外,完全沒聽過她的名字,回國後才知道國內有這麼一個極受歡迎的女作家。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聯合報》的文學獎頒獎典禮上,我還記得那次是許台英女士得小說首獎。

耕莘歲月長(三)

他戲稱自己「半瞎半聾」,常說:「我看不清你們的臉,卻看清你們的靈魂。」他的辦公室門庭若市,永遠有學生找他。擔任過他祕書的喻麗清形容得最貼切:「他有一杯水,必先問遍身邊所有的人,真的沒有人口渴,他才肯喝。他有一塊餅,必先知道旁人不想吃了,他才肯吃。」 神父白天的工作做不完,只好挪到晚上做。有幾次我在圖書館待到很晚,離去時經過二樓辦公室,其他神父都熄燈離開了,只有他還在一盞燈下工作,因為弱視,鼻尖都快觸碰到鍵盤了。叮叮咚咚的敲打鍵盤聲,在無人的長廊迴旋,特別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