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丁松筠

一個五旬節(聖神降臨)的經驗┃憶丁松筠神父

聖神降臨並不是每次都像第一次那樣發生 第一個五旬節,門徒們正在等待聖神,那時他們擠在屋子上層的房間,在同樣的地方,耶穌曾許諾他們會派遣聖神來。但當聖神終於出現在他們當中時,他們依然毫無準備。有風、有火、還有不同的語言。那必然是個特殊、難忘的經驗!那事件當然也影響了他們後來的生活,同時寫下了教會的歷史。

貢獻社教50年 丁松筠神父獲教育部首屆終身奉獻獎

曾在光啟社主持英語教學節目,因活潑、親切的主持風格而成為「台灣最受歡迎阿兜仔」的「傑瑞叔叔」丁松筠神父獲頒教育部「終身奉獻獎」,5日頒獎典禮上,由弟弟丁松青神父代為領獎。丁松青受訪時回憶哥哥在過世前取得台灣身分證資格,雖然感嘆未能親自領證,但知道台灣還有那麼多人感念他生前的付出,「相信在天堂的哥哥能感受得到。」

丁神父背後的英雄們

各位耶穌會以及丁松筠神父的好朋友,祝大家喜樂平安。 我們遵照丁神父的遺願,在上星期六「歡送」了丁神父,當天丁神父也在彰化靜山耶穌會墓園入土為安。我代表耶穌會感謝所有這兩個星期來,默默協助籌辦歡送會的好朋友們。 無論教會內外,大家都懷念丁神父對社會和教會的貢獻。但是我想特別謝謝這五十年年,「隱身」在丁神父背後許許多多的「英雄」。

丁松筠神父追思會 老友心道法師讚歎宗教家寬容情操

雖然下著大雨,今天(6/17)早上9點,台北市新生南路的聖家堂早已擠滿了人潮,靈鷲山開山住持心道法師特地從貢寮跑一趟,參加老朋友丁松筠神父的追思會,心道法師讚歎和肯定丁神父對台灣社會奉獻和服務半個世紀,是非常真誠慈愛的人,更感謝他對靈鷲山有求必應,幫了很多忙。 丁神父5月31日因心臟病去世,尊重臺灣各式各樣宗教的他,和星雲法師、證嚴法師、心道法師都是好朋友,心道法師今天以老朋友身分送他一程。

丁松筠神父殯葬感恩祭暨追思會

大家的好朋友傑瑞叔叔(丁松筠神父Fr. George Gerald Martinson, S.J.) 已於主曆二○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時二十分離開了我們。他已在天堂,微笑地看著我們這些懷念他的人。 丁神父的朋友們,歡送大會將於六月十七日(星期六)上午九時十五分在聖家堂(台北市新生南路二段五十號)舉行,讓我們帶著感恩、思念,特別是喜悅的心情,一起來參加。

名人相對論-丁松筠、丁松青 Ⅲ

三溫暖聽人告解 差點烤焦 問:你們來台灣四十年了,怎麼看台灣的變化? 筠:我還是比一般的台灣人還要樂觀。四十年前台灣很窮,人情非常濃,有可愛的風俗習慣和生活方式;但是,好像住在堡壘一樣,封閉、不自由,新聞、資訊都很有限。 我記得戒嚴時期,光啟社節目「尖端」有一集介紹中科院研發的雷射導彈,預告都發出去了,新聞局審查也通過了,結果蔣經國先生看了報紙大表震驚,說這是國家機密!給我們資料的教授被關起來,我們和新聞局都很緊張,不知該怎麼辦。 晚上播出時,大家看節目時都在流汗,衣服都溼了。到了那個武器單元時……

名人相對論-丁松筠、丁松青 Ⅱ

小丁羨慕哥哥拍紀錄片 「影響力較大」 大丁羨慕小丁彩繪、寫書 「做自己喜歡的事」 神父兄弟檔丁松筠和丁松青是很不一樣的神父。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神父曾是台灣人最熟悉的「阿兜仔」,演戲也主持節目。來台近四十年來,他自己也像紀錄片,見證現代台灣的蛻變。

名人相對論-丁松筠、丁松青 ∣

丁松筠和丁松青幾乎是臺灣最出名的神父兄弟檔了,他們長得好像,但又那麼不同。 在電視上教美語的大丁神父丁松筠,是臺灣人的"uncle Jerry"。他會唱台語歌"燒肉粽",會演連續劇裡的各式"阿兜仔",包括清朝畫官郎世寧。這位精通繪畫的洋人,和大小丁一樣是耶穌會神父。

光啟五十.好節目不怕競爭

光啟社歡度50週年,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神父表示,儘管電視環境競爭日漸激烈,但只要是好節目,就有競爭力,觀眾還是可以在各電視台看到光啟社的節目,他對光啟社充滿信心。 丁松筠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光啟社將於29日舉辦50周年茶會,屆時將邀請資深藝人張小燕、崔苔菁、沈春華等人出席,一同回顧光啟社的點點滴滴。

丁松筠神父以愛向台灣人印證天主的愛

  丁松筠神父,是很不一樣的神父。他是光啟社董事長,也是台灣人最熟悉的阿兜仔,個性活潑愛唱歌;民國56年來到臺灣已半世紀,他自己也像紀錄片,見證台灣的蛻變,讓台灣人也看到一部丁松筠神父的台灣傳奇。 心心期盼獲得中華民國身分證前夕安息主懷 民國106年5月31日,當光啟社全體同仁歡欣籌備丁松筠神父授證中華民國身分證的前一天,丁神父因心臟病離開了他最愛的台灣。他一直滿心期待成為「正港台灣人」,雖然提前一天安息,6月1日的授證中華民國身分證的儀式,照常舉行,一圓神父心願。

銀幕之外┃「沉默」台灣拍攝所見所感 Ⅳ

後來和導演閒聊時,我說:「我當時不確定安德魯是否在演戲,或者已經精神崩潰。」導演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說:「我也不知道!」我之後問安德魯時,他回答:「不,那是我一生中狀況最好的時候。」作為方法演技派的演員,他需要做一些極端的事,使他處於和角色同樣無奈、沮喪和憤怒的狀態。洛特里哥神父正歷經痛苦,那歇斯底里的吶喊幫助他入戲;顯然導演沒有錯估這位年輕演員傑出的才華與敬業態度。

銀幕之外┃「沉默」台灣拍攝所見所感 Ⅲ

小說和電影都從天主慈悲的角度看待我們的軟弱和失敗,祂甚至願意原諒我們最邪惡和無恥的行為。正如教宗方濟各近日所言:「沒有天主不能憐憫的罪惡」。 吉次郎在許多方面是猶達斯的化身,但他從未對天主的憐憫和寬恕失去信心,弔詭的是在這一點他比洛特里哥神父更具信德。甚至在告密陷害神父之後,他仍不斷乞求神父聽他的告解、赦免他的罪行。更甚者他還苟活著,不同於知恥的猶達斯,在失去了所有希望後,自我了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