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心靈微整型

為什麼一定要去當修女 Ⅱ

隔沒幾天,友人轉來一封他的信,還沒看完信我已經哭得不成人形了。畢竟我們相處已經七年多了,多少時候我們一起分享歡笑、悲傷、感受、經驗,彼 此關心、鼓勵和幫助。多少個夜晚爸媽不在時,他來陪我並幫我照顧弟妹,這段友情不是說「珍重再見」幾個字就能輕鬆一筆帶過的。我潰堤直哭了七天,身體衰弱 不少,眼睛腫得像青蛙,連彌撒都不敢去本堂參加。天主好像遠離了我,我感覺好混亂,不知下一步要怎麼走。

為什麼一定要去當修女 Ⅰ

談了三夜,最後一夜回屋時,媽媽問我:「你們到底在談什麼,每天談到那麼晚?」我突然問媽媽說:「我去當修女,好不好?」 「不可以!我說不可以!」媽媽好像被我嚇到了。 爸爸要我們幾個小孩一定去上要理班,但我對背那些一問一答的東西真是反感。直到有一次在上完要理班,我們幾個小孩鬧著副本堂老神父玩後,他帶我 們去吃點心,並參觀神父的辦公室和藏書館。

母親的遺產──贈人玫瑰,手留餘香

玫瑰之所以能讓人覺得賞心悅目,是因為它將自己的美麗與芬芳毫無保留的給予人類。 二零一二年的春天,母親的病情日益惡化,由盆腔擴散到全身。病情的加重引起了腸梗阻。為了能讓腸道通順,一連十幾天她都不能吃任何食物,甚至連水都不能喝上一口,口乾舌燥時只能用棉簽沾點水濕潤一下喉嚨。

讓孩子做五分鐘的傻瓜

最近臺灣學子頻頻在國外的創意比賽中得獎,得獎的多半是原有器物的改良,比較少概念上的突破。前幾天,我去歐洲開會,與一位來台訪問要回歐洲的學者同機,我就與他談了起來。他答道,"因為你們的教育強調不能犯錯。"啊!真是一針見血。 愛因斯坦曾說,"從來沒有犯過錯的人,是從來沒有嘗試過新東西的人。"

一個微笑羅馬城的天使

三月的羅馬陽光和煦,遊人如織。交完了專案報告,步出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樓,如釋重負般地對著迎面撲來的暖空氣做了一次深呼吸。看看腕表才下午兩點多鐘,於是快步回到旅店,換上了便裝,運動鞋。想利用晚飯前的時間,再走訪一遍梵蒂岡城。 就在離梵蒂岡城不遠的路上,看到住在同一旅店芬蘭籍的蘇菲婭小姐,正被一群販賣紀念品的吉普賽孩童包圍著,似乎無法脫身。

婚姻如乘車

人生是個漫長的旅程,而婚姻如車,想徒步走完人生旅程的人不多,那樣太累,也和傳統習慣不合,於是,絕大多數人上了婚姻這輛車。這輛車上,男人是駕駛員,女人是副駕駛。婚前,男人是開車的人,女人是在路邊等車的人。人人都想坐寶馬、賓士,可這樣的豪華車太少,偶爾過一輛,不是車上已經有人,就是人家不肯停車。

鳥籠與耶穌的故事

在新英格蘭的一個小鎮上,有一位神父在復活節的早晨到教堂去主持彌撒的時候,手裡提著一個破舊的、鏽跡斑駁的鳥籠。他走上聖壇,把鳥籠放在講臺上,教堂裡的兄弟姐妹們都愕然了。這時,神父緩緩開口講了他昨天的經歷。 昨天他穿過鎮子的時候,迎面碰上個小男孩,手中就晃蕩著這個鳥籠。幾隻小鳥瑟縮在籠子裡,寒冷和恐懼使它們全身都在顫抖。他攔住那個男孩問道:"孩子,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呀?"

帶領兒童祈禱的秘訣

兒童能否安靜的祈禱呢?回答是肯定的。 “兒童好動、不容易專心、祈禱不投入……"這是成年人對兒童祈禱的普遍看法。實際上,這樣的看法有待商榷。兒童有顆美麗純潔的心,他們能直覺地看見天主。(參瑪5:8)成年人只需要把孩子帶到主的面前,其他的自然水到渠成。

我與主的相識之路 Ⅱ

她問了些關於我的情況,我告訴她在北京的遭遇,整個下午,她的話並不多,但很認真地聽我說。七點左右,她告訴我教堂有彌撒,雖然我不懂什麼是彌撒,但還是同意參與了。很快,她的朋友們來了,她把我介紹給了這些年輕人。進入教堂,她開始給我介紹彌撒程式。臨別之前,我們互留了電話,同時我也記住了一個名字:方濟佳。

我與主的相識之路 Ⅰ

對於天主,我好像從初中開始,就有了些模糊的印象。那會兒父親愛看電影,尤其熱衷二戰題材,我也深受其影響。 隨著對二戰電影熱度的不斷升溫,我的觀影量開始暴增,一九九八年,一部電影的出現讓我第一次接觸到了上主,這就是史蒂芬.史匹柏拍攝的《搶救雷恩大兵》。

喻道故事三則

壹、動機 一架飛機失事後所有乘客遇難,一位富商看見天使要將他身旁鄰座的傳教士領上天堂,而自己卻被告知下地獄,立刻憤憤不平質問天使:“我們同樣遇到意外喪亡,結局為什麼如此懸殊?”

天主所賜的一對翅膀

傳說中小鳥原本是沒有翅膀的。有一天,天主召集了所有的小動物聚集在一起。在大家愉快的聚會之後,天主取出了一對翅膀。天主說:「我有一樣禮物要賜給你們,誰想要這件禮物就可以拿去放在身上。」 小動物門聽到有禮物可以拿,都凑過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