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受到耶穌召喚的王秉鈞神父

主的召叫 王秉鈞神父1939年10月17日出生於義大利羅馬附近,從小受到父母的呵護,良師益友的陪伴,有一個快樂的青少年時期。雖然父母及家人捨不得,仍於中學畢業後入修院,研讀哲學與神學。當時,受到耶穌的召喚,願意追隨利瑪竇、郎世寧,為中國教會奉獻自己。 初抵台灣 1961年10月21日入耶穌會。1964年1月9日離開義大利前來中國,途中在菲律賓停留七個月學習英文。1964年9月16日抵達基隆,受到義大利籍李明德神父的迎接;偕同他到了新竹湖口,認識十多位義大利傳教士。

伴隨天主神聖愛火的魏志立神父

跟隨天主的帶領 身為一個耶穌會士超過60 年的此時, 希望我能被聯想成一名教師、大公主義者及環境保護論者。1967 到2010 年的43 年時間,我在九龍的華仁書院,擔任中三的英文老師;大公主義的工作內容是1965 到2010 年在香港促進基督徒的合一;而環境保護部份,我從1968年開始投入,直到2000 年,關注一些事件及協助團體工作,1971年七月,我被以香港非營利組織的身份去派遣去瑞典斯德哥爾摩,出席聯合國有關人類環境的研討會。

九華老神父的秘密花園──魏志立神父

提起神父,很多人想起傳教,但有個學校神父,卻是環保先鋒。長春社創會元老、代表香港參加聯合國國際環保會議。半個世紀以來,他在九龍華仁書院春風化雨,前瞻論環保,教學生何謂社會公義,影響一代又一代人。最近,一批老中青華仁舊生,就為這個眾人Father出版新書《讓風箏飛》;又破天荒在綠草如茵的九華校園,闢出一角,建以他命名的花園。「我未死,就有紀念花園,都算威吧?」說罷哈哈大笑。年老患病卻不失幽默,他是魏志立神父(Harold Naylor)。

廣揚天主聖言 散播愛與歡樂──徐俊興神父

  1964年我到蘆洲的徐滙中學任教,在學校裏認識不少的神父和修士,徐俊興修士是其中的一位,他說話口帶上海腔,個性急、嗓門大,除了教英文、歷史外,還兼住校生的宿舍主任及教友學生的教理課;只知道,他和我同一年進徐滙,還是一位相當受學生歡迎的老師。由於彼此工作量都很大,上課之餘也就很少與他有往來,當時對他的瞭解實在有限。 直到1967年4月中旬的某一天,我正在教員休息室低頭批改學生的作業時,忽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抬頭一看,徐修士站在我面前,他說有事要我幫忙,瞭觧詳情後,才知道4月30日……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Ⅲ

從健康的務實主義的觀點看來,你怎樣解釋上海輔理主教 馬達欽人性和宗教性的痛苦的事件? 馬達欽在2012年7月7日被祝聖為主教。當時,他是羅馬教廷和北京政府雙方都承認和接受的主教。但是,由於他在接受祝聖禮儀以後立刻申明辭去愛國會的一切職務,觸犯了政府;因此便被軟禁,不久更被撤銷了主教的公開職務。後來,去年6月,他在他的「上海達陡」博客發表文章,對他從前退出愛國會的決定表示了懊悔,說是「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件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Ⅱ

我住在上海徐家匯。徐家匯原來是教友村。教堂四周都是教友人家。現在徐家匯成了上海的商業中心,教堂四周的房子都被拆掉,居民都被遷走。現在徐家匯聖依納爵堂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共有七台彌撒,台台都是滿堂教友。星期天的第一台彌撒還有從前的老教友,但是他們已經不住在徐家匯了,他們是從老遠坐車趕來的。其餘六台彌撒的教友大都是從國內各地來的新教友。其中不少是年輕的知識份子。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Ⅰ

天亞社編按:本文中文版由《天主教文明》提供,由該刊物總編安多尼.思帕達咯神父專訪,原梵蒂岡電台中文部負責人施省三神父。施神父在中文部任職多年,現已退休。 我在耶穌會聖伯多祿加尼肖會院的門房遇見施若瑟神父。距梵蒂岡不過兩三步。《天主教文明》兩次發表他的文章。我以前不曾遇見他。他九十歲,微笑著,親切地迎接我;臉上帶著許多過去的經歷;但是留下的印象卻是一個寧靜和很平安的經驗。

當神父們同在一起──憶蒲敏道神父 Ⅳ

趣事三/不缺席、用心聽 蒲神父是個很重視團隊將精神的人,只要是教區有活動,不管是開會或者任何大大小小的活動,一旦通知他,他必定排除萬難準時前往,即使高齡一百歲而且耳朵重聽,還是不肯輕易缺席。 畢耀遠神父說,嘉義教區每兩個月安排一次神父一起出遊。今年四月,大家到台中科博館參觀兵馬俑,一百歲的蒲神父也跟著大家一起去,一個人慢慢走、慢慢看。

當神父們同在一起──憶蒲敏道神父 Ⅱ

已從徐匯中學校長退休下來,目前擔任學生輔導工作的夏金波神父,直說蒲神父是當年徐匯復校的第一功臣,夏神父特別提起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情:1963年九月,徐匯中學歷盡千辛萬苦籌備終於要開學了,不料碰上颱風,連日下大雨,低漥的蘆洲淹了將近一層樓高,徐匯校園全都泡在水裡面。

傳教士的情懷┃一場溫馨的新書發表會

2018年八月十八日下午,天氣意外的涼爽,天空還飄著微雨,聖家堂二樓禮堂熱鬧滾滾,擠滿了一屋子來參加王秉鈞神父新書發表會的朋友;大家都熱切地想看看久別的神父,再聽聽他如春風的話語,再沐浴一次他如父的溫暖。 桌上的新書,很快變矮了,人人想瞭解這位義大利神父是如何一步一腳印地在台灣從事福傳的工作。很驚喜從書中照片看到,神父從一位活潑、調皮的小男孩逐漸長成英俊的傳教士,驚喜他與他義大利的父親如同複製翻版,而今他銀絲滿頭,溫煦的笑容卻是他永恆不變的商標。他25歲1964年離開家鄉,告別了親人、朋友,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