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谷寒松神父陪伴痲瘋病患書寫生命

「……打開我們的雙眼,開啟我們的內心,讓我們有勇氣為那些被排斥、被埋沒和被遺忘的人獻出自己的一切……」 這首「耶穌聖母聖心會的祈禱詞」就是谷寒松神父溫柔陪伴痲瘋病患書寫生命的見證。 自製「生命書」 珍藏樂生教友情誼 坐在幽雅清靜的輔仁大學神學院辦公室,七十八歲的谷寒松,雖因左腿摔傷行動有些許不便,但體格依然矍鑠且精神煥發。

由聖神而生──莊清廉神父

  「風隨意向那裏吹,你聽到風的響聲,卻不知道風從那裏來,往那裏去:凡由聖神而生的就是這樣。」(若3:8) 滿懷著感恩的心,感恩過往歲日中,天主帶領我的奇妙化工,我不得不將榮耀歸於天主! 自我出生,直到造就成現在的我,天主一路引導著我。是祂,在某個時空下給予我生命,我出生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家人們彼此相愛,也彼此互助;我的雙親都出生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這讓我體會到父母親為何總是那麼地替他人設想及熱心助人。從我們的家走到所屬的堂區,只要六分鐘,所以每個主日,我會和父母親一起前往教堂參加彌……

我們的貴人──張宇恭神父

記得輔大夥伴曾邀請神父的友人與學生,在張神父到校三十年時,從不同的角度側寫他們眼中的宇恭神父,集結成輯,後來神父八十歲,由同舟社與基督服務團又合作過一次;許多放在心裡的、口耳相傳的大小事,因此有機會以文字呈現、分享,相信還有更多的點滴尚未收納,縱使如此,稍加留意,流竄在字裡行間的感激、感佩與感念,莫不繞著幾個核心:神父的知遇之恩、教導之情,還有神父以嚴格自律的處事態度所做的鍛練與要求。

九華老神父的秘密花園──魏志立神父

提起神父,很多人想起傳教,但有個學校神父,卻是環保先鋒。長春社創會元老、代表香港參加聯合國國際環保會議。半個世紀以來,他在九龍華仁書院春風化雨,前瞻論環保,教學生何謂社會公義,影響一代又一代人。最近,一批老中青華仁舊生,就為這個眾人Father出版新書《讓風箏飛》;又破天荒在綠草如茵的九華校園,闢出一角,建以他命名的花園。「我未死,就有紀念花園,都算威吧?」說罷哈哈大笑。年老患病卻不失幽默,他是魏志立神父(Harold Naylor)。

不平凡的時代,平凡的一生──苑祥斌神父

  苑祥斌神父於1928年出生在河北省獻縣西韋家莊,那時候的河北獻縣是長期由法國耶穌會服務的大教區,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而西韋家莊是一個村民幾乎都是教友的農村,所以苑家也是很多代的傳統熱心公教家庭,父母生養三男一女,對聖召非常支持,願意孩子們全部都去修道,也沒有問題,但無奈家貧,孩子連上學念書都不可能,平時都要協助父母下田勞動,而進小修院也是需要學費,所以當時的苑神父並沒有修道的念想。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筆者與內子在新年時間去探望一位,雖已年過八十,仍未從他的工作崗位退下來的耶穌會士司鐸──谷紀賢神父。本來打算只是一次普通的探訪,但卻又是另外一次獨特的體驗。 由於前往探望的當天是本月份首週六,特別敬禮耶穌聖心的彌撒。所以那天我到達谷神父所在的小堂時,見到有很多年青人進進出出,因為本身那小堂是某大學的宿舍,所以有很多年青學子進進出出本來也是很平常的事。

我們的爺爺──嘉理陵神父

世界基督生活團(前身聖母會)今年慶祝創會四百五十年,此刻讓我們回顧天給予我們的恩寵和禮物。 基督生活團是天主給平信徒的召叫;天主更培育我們成為先知性及使徒性團體。香港基督生活團特別感到欣慰,因為我們有耶穌會士嘉理陵神父做我們的總輔導。嘉神父於 1975 年做香港一個成年基團 Evergreen 的輔導,並在 1978 年起出任香港的總輔導。

為中國教會祈禱──施省三神父

1957年3月18日我在菲律賓碧瑤領受鐸品,不久後就來到羅馬;我離開碧瑤一年後,在那裡的耶穌會中華省神學院遷移到臺灣,從此,耶穌會在臺灣陸續發展,事業蒸蒸日上。而我,到了羅馬以後,便以羅馬為根據地,度我的司鐸生活;臺灣的天主教教友,應該不太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想不妨藉著耶穌會在臺灣為我慶祝領受鐸品六十周年的機會,說說我在國外做的工作。

受到耶穌召喚的王秉鈞神父

主的召叫 王秉鈞神父1939年10月17日出生於義大利羅馬附近,從小受到父母的呵護,良師益友的陪伴,有一個快樂的青少年時期。雖然父母及家人捨不得,仍於中學畢業後入修院,研讀哲學與神學。當時,受到耶穌的召喚,願意追隨利瑪竇、郎世寧,為中國教會奉獻自己。 初抵台灣 1961年10月21日入耶穌會。1964年1月9日離開義大利前來中國,途中在菲律賓停留七個月學習英文。1964年9月16日抵達基隆,受到義大利籍李明德神父的迎接;偕同他到了新竹湖口,認識十多位義大利傳教士。

請別再說「忙」──朱恩榮神父

  近來注意到新老朋友見面,除了「你好嗎?」「最近怎麼樣?」之外,往往會加問一句「忙不忙?」或甚肯定地問:「神父,你一定很忙吧!」 兩年以前甫從北美環訪回來,每天要寫許多信,每信中要描述工作如何繁忙。因此想:為什麼要說「忙」?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忙著說「忙」?若能把說「忙」的時間省下來,就可做更多的事。再說,有什麼好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