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由聖神而生──莊清廉神父

  「風隨意向那裏吹,你聽到風的響聲,卻不知道風從那裏來,往那裏去:凡由聖神而生的就是這樣。」(若3:8) 滿懷著感恩的心,感恩過往歲日中,天主帶領我的奇妙化工,我不得不將榮耀歸於天主! 自我出生,直到造就成現在的我,天主一路引導著我。是祂,在某個時空下給予我生命,我出生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家人們彼此相愛,也彼此互助;我的雙親都出生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這讓我體會到父母親為何總是那麼地替他人設想及熱心助人。從我們的家走到所屬的堂區,只要六分鐘,所以每個主日,我會和父母親一起前往教堂參加彌……

主內的伙伴──徐森義神父

上個禮拜六起了個大早,搭上高鐵就往台北衝。不是要去開會,也不是要去喝喜酒,而是要去參加我在耶穌會初學院時的兄弟,徐森義修士祝聖為執事的感恩禮。 和森義認識,是在當完兵後,參與了基督生活營的服務工作。那時的森義,是「生活營工作小組」的主要成員,他對基督生活營的投入與使命,讓我印象深刻。

詩情畫意的古理明神父

  古理明神父是一位詩人,我曾見到他以義文寫作的詩。由於自今年九月二十七至明年七月三十一日,耶穌會慶祝會報祖聖依尼高(依納爵)誕生五百年週年。 古神父將依尼高的靈修歷程以及耶穌會的精神,提綱挈領地寫了一篇義文長詩,同時也以簡單的中文譯為詩文,辭意清楚,用字簡潔,讀後自然對依尼高發生好感,究以為在這禧年中用來向中學生或全區教友介紹依尼高,這是一篇非常適當的長詩,甚至在有些祈禱場合可用來朗誦,在此我且不怕獻醜,以一首古詩作為回應。

雅魯培神父:不殞命苦架,便無法獲致生命

雅魯培神父在1965年5月22日,耶穌會卅一會屆大會被選為總會長,1981年八月雅魯培神父中風,1983年卅三屆大會改選新任的總會長;雅魯培神父出任耶穌會總會長長達十六年,對近期的耶穌會發展影響頗巨。 我們就三份中文方面的資料來探討他的觀點:《耶穌會士的靈修培育》、〈耶穌會總會長答客問──走向貧窮〉、《雅魯培神父訪問錄》。

追念孫達神父一甲子的服務,精神永留人間

二○一八年剛開年,九十四歲的孫達神父就因病於一月十一日在新店耕莘醫院蒙主恩召。去年孫神父慶祝晉鐸鑽慶,當時仍為新竹市西門街耶穌聖心堂本堂神父的他,為慶祝特刊中寫下關於他聖召及牧靈的一些小故事,這位高齡的老神父一生都在堂區工作,至死方休。 孫達神父一九二四年於中國河北省出生,在父母親及家人的信念影響下,從小立志修道,一九五一年於菲律賓馬尼拉進入耶穌會,一九五七年在菲律賓碧瑤領受鐸品後,被長上派遣來台灣實習牧靈及福傳工作,此後的一甲子時間都在新竹縣市各地的堂區內,從事堂區牧靈福傳工作。 一月二十日早……

利瑪竇的子嗣--萬德化神父

自從耶穌會先後於葡萄牙及世界各地被取締,爾後耶穌會福傳使命得以恢復至今剛好二百周年。是次歷史事件為下星期二至四的國際學術研討會揭開序幕。 澳門利氏學社社長萬德化神父對本報道出,即使到現在澳門仍感受到耶穌會被取締後的影響。他補充說,在官方禁止期間,耶穌會士某程度上能夠在中國大陸得以存續。 編:澳門利氏學社即將舉辦的國際研討會題為《耶穌會的倖存與復興1773-1814年:波士頓和澳門的角度》。能否告訴我們會議即將討論什麼呢? 萬德化神父:這是一場與麻省波士頓學院合作的研討會,內容為有關耶穌會福傳使命……

耶穌會堂區的牧靈及福傳-孫達神父

導言 耶穌會新竹縣市院區陳廷叔院長神父,於今年(2012)10月中旬,要我撰寫一篇「耶穌會堂區」的簡介,並略敘自己的入會聖召,限字三千左右。遵囑即抽時塗鴉了這篇「耶穌會堂區的牧靈及福傳」。 孫達於民國十三年,出生於河北邯鄲教區,藉父母虔誠信仰生活的薰陶,自幼蒙受了聖召之恩。讀國校時,就喜歡讀聖人聖女傳記,尤其耶穌會所有聖人們的傳記全閱讀過,因此,心神嚮往將來能做一位耶穌會士。

我的聖召、牧靈二三事──孫達神父

  聖召啟蒙 1924年我出生於河北省邯鄲教區,鄉間一個信仰虔誠的教友家庭,父親曾為耶穌會神父服務,我六歲時他往生了,由母親把我們兄姐四位扶養成人。記得母親曾多次說:「我把你們四人都獻給天主了,隨便天主要。」由於母親對天主的慷慨奉獻,大哥文元神父自幼便矢志修道,姊姊秀琴矢志守貞,我也見樣學樣,要作神父。

神州朝聖之旅──官枝順修士(一)

今年4月間收到輔大耶穌會使命特色發展室的薛丹妮秘書送來「跟著聖人的足跡走一趟朝聖之路─利瑪竇之旅」的簡介資料,並歡迎神學院的神父修士同行。資料中略述行程包括上海、蘇州、南京及北京。 以往曾有本會弟兄鼓勵我去中國大陸走走,藉以瀏覽祖國的浩瀚山河、千年古蹟及美麗的風光。但是,我只想在兩岸三通後再考慮,因為屆時可以省時又省錢。 不過,此次朝聖的行程,機會不再,於是鼓勵曾慶導神父同我向省會長請求許可,終蒙會長慨然應允。肅此謹向省會長劉家正神父叩頭拜謝! 此次的朝聖行程是於7月5日~12日。參與者共有廿四……

神童老穆--穆宏志神父

「為什麼不去東方?」五十一年前,一個天氣微涼,雲彩時隱時現的秋日早晨,坐在西班牙北部Comillas修道院裡,正吃著早餐、年方十六的少年修士穆宏志,心裡響起這個聲音。七個月後,他決定加入當時積極派遣會士到東方的耶穌會,再經過七年,他懷著對同會聖人方濟.薩威滿腔的景仰,飛越萬里、踏上台灣,從此不離不棄。 這不是穆神父離家「最遠」的一次。今年九月,他的母親以高齡九十六辭世,在追思彌撒中他回顧,快滿十一歲那年的暑假結束後,他就直接進入小修院,頭一遭沒與家人從度假的鄉下一起回城中的家。再和家人見面已是九……

一個好牧人--徐可之神父

避靜就如一桶水,將它靜靜地放著…… 1977年初岳偉利修女在關西主辦一個"大專同學會"的年度避靜,我參加的那一組,輔導神師就是徐可之神父。因大夥都年輕,怕也許有人是初嚐避靜,徐神父就先用一個很容易理解而且生動的比喻,告訴我們什麼是"避靜"。神父說:「避靜就如一桶水,將它靜靜地放著,不要去攪動它,不久就會看到它底下濾出的沙啊、草啊、雜物啊等等。」自此,我愛上避靜,因為我想沉澱出生命的雜質。並且自己認定徐可之神父就是我神修上的輔導神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