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小紅

請不要在聖堂內歡呼拍掌

  某年四旬期第四主日,教宗聖若望廿三世作牧民視察,探訪了羅馬附近奧斯蒂亞教區。當天幾千人在街道、廣場上歡迎他,盼望一睹教宗的風采。 當教宗抵達並進入聖堂內時,堂內已久候的信眾因興奮樂見聖父蒞臨,於是引發起一連串自發的歡呼及拍掌之聲,為向他們所敬愛的教宗致意。 但當聖父在祭台前坐下後,他卻客氣但立即指正信眾們說:

鳥籠與耶穌的故事

在新英格蘭的一個小鎮上,有一位神父在復活節的早晨到教堂去主持彌撒的時候,手裡提著一個破舊的、鏽跡斑駁的鳥籠。他走上聖壇,把鳥籠放在講臺上,教堂裡的兄弟姐妹們都愕然了。這時,神父緩緩開口講了他昨天的經歷。 昨天他穿過鎮子的時候,迎面碰上個小男孩,手中就晃蕩著這個鳥籠。幾隻小鳥瑟縮在籠子裡,寒冷和恐懼使它們全身都在顫抖。他攔住那個男孩問道:"孩子,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呀?"

修剪後而得的新芽──趙晟宰修士

我是韓國籍的耶穌會士趙晟宰,生在天主教家庭中,出生後就接受洗禮。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對,我就是老么,所以我長這麼大了,還有一點想撒嬌的影子,不過我目前不會亂撒嬌(以後很難說),尤其是入耶穌會之後,我變得有點嚴肅。 我喜歡玩耍,所以我把很多事情當做遊戲,在修會裡面也是,我天天都在想要如何享受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樂趣很重要。我怕上課無聊、開會無聊,可是還好在每天的感恩祭中,都不會覺得無聊;這樣看來好像我真的有聖召。 我屬於台灣的草莓世代,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台灣人所說的草莓族,不過,這個名稱很有意……

享受學習的過程┃勞伯壎神父

學院現在任教希伯來文的教授是勞伯壎校長(神哲學院的校長。所以稱校長而不稱院長,因學院與聖神修院毗鄰,為免名稱混亂,故學院之長稱為校長)。身為一位聖經學者,勞神父學習語文花的時間很長,種類也很多。「我是在神學一年級學習希伯來文的,後來到羅馬讀書時,第一年是先修班,主要就是修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兩個語文每星期各上五小時課。到了正式的課程,也合共修了三個學期的希伯來文。」

尊重生命,也接受死亡──訪問吳智勳神父

引言 對於安樂死、自殺等有關生命倫理的問題,教會都有一定的看法。然而,安樂死與終止無效治療有何分別?教會又如何看待終止無效治療這個課題呢?終止無效治療有沒有違反教會尊重生命的原則? 為探討這練問題,我們訪問了現於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教授倫理神學的吳智勳神父。

淡而有味的饒志成神父

聖依納爵在神操中,要我們"品嚐吾主耶穌的天主性…一種德行…和其他的一切芬芳甘怡德行"。因此天主是有味道的,我們可以品嚐天主! 甜酸苦辣鹹這些我們生活中所體驗到的味覺,在我們生命成長的過程中,慢慢的它不只是生理上的感覺了,而成了一種心靈的反應,調適我們生活的品味,成了很多生命的回憶!在生活中,味覺已不再是味覺了,當我們說這個人說話好酸,這時已不再講那酸味了,而是說他的心理狀態,他有點得不到的不舒服、有點嫉妒;同樣,說一個人的嘴好甜喔,這表示他說的話叫人覺得高興、喜歡,甜甜的。 我們和天主的來往,也……

不只是神在注視著你的教會網站

有一天,我跟一位聖公會牧師一起用晚餐的時候,聊到互聯網隱私的話題。當我們討論網站如何時常允許第三方的協力廠商追蹤他們的訪客,他想要知道自己的教會有否容許《Facebook》或《谷歌》等公司,通過在訪客的電腦和手機設置追蹤資料的cookie,以獲悉什麼人瀏覽過網站。 當然,在傳統上,神職人員要盡力為單獨接觸他們的教友保密。我想起一九五三年希區柯克執導的電影《懺情記》,蒙哥馬利.克利夫特飾演的天主教神父聽到有人辦告解說自己犯了謀殺罪後保持沉默的劇情。

帶領兒童祈禱的秘訣

兒童能否安靜的祈禱呢?回答是肯定的。 “兒童好動、不容易專心、祈禱不投入……"這是成年人對兒童祈禱的普遍看法。實際上,這樣的看法有待商榷。兒童有顆美麗純潔的心,他們能直覺地看見天主。(參瑪5:8)成年人只需要把孩子帶到主的面前,其他的自然水到渠成。

我與主的相識之路 Ⅰ

對於天主,我好像從初中開始,就有了些模糊的印象。那會兒父親愛看電影,尤其熱衷二戰題材,我也深受其影響。 隨著對二戰電影熱度的不斷升溫,我的觀影量開始暴增,一九九八年,一部電影的出現讓我第一次接觸到了上主,這就是史蒂芬.史匹柏拍攝的《搶救雷恩大兵》。

一條簡單的道路

「愛」是廣泛使用而意義模糊的字,因為它原本不是名詞,而是動詞。先有愛的行動與實踐,然後可以體認什麼是愛。每一個時代的人都需要尋找愛的新解,並且總能如願,譬如德蕾莎(真福印度德蘭)修女的作為,就是今日的典範。《一條簡單的道路》充分印證了這種期許。

傳道——人性化的服務

曾在多個堂區服務過學齡兒童、婚齡青年的教義學習班,其間出現了一個怪現象:學生半途而廢。退學原因很多,不能一概而論,諸如食宿艱苦、與人爭吵、冷熱難耐、聽講無趣等等。筆者認為此非小事。更該提起注意的是,父母對待這些學業未竟而回家的子女不聞不問,甚至溺愛袒護,實在不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