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Paul II, Mieczyslaw Mokrzycki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的紀念日為10月22日,有國外媒體訪問已故教宗的私人秘書 —— 莫克日斯基總主教。他在一次訪問中憶述若望保祿二世每一天的行程。

曾作兩位教宗(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及教宗本篤十六世)私人秘書的莫克日斯基總主教,在接受訪問時,勾起與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每天生活:「我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他清晨5時起床,祈禱,以及用冷水洗澡」

5:00 – 5:30 起床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習慣在清晨5時到5時半起床,並盡量保持6.5小時的睡眠習慣。莫克日斯基總主教說:「他自己會起床,他房間裡有一個小鬧鐘,但我忘記了他有曾使用過。」

起床後,教宗便立即開始祈禱:「然後,他便會洗澡,經常都是冷水的。他稱這樣會比較健康。」隨後,聖父便準備好自己,到小聖堂裡默想和舉行彌撒。

7:00 彌撒聖祭

當在小聖堂裡、在彌撒前,聖父會拿出兩張紙 —— 梵蒂岡員工的名單 —— 然後慢慢細閱紙上的名字,閉目祈禱後,並向紙上劃十字聖號,祝福每一名梵蒂岡的員工。

彌撒後,於宗座大樓三樓的圖書館裡,教宗會接見早上參加彌撒的人,並與他們作簡短對話。當所有人離開後,他便會回到小聖堂祈禱。

8:15 早餐

教宗的工作於早餐後正式開始。從食堂到他的住所,教宗會匆匆翻閱當天的新聞。在他睡房的桌子,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從聖經中閱讀禮儀經文及反省,然後便審閱和簽署文件。每天都會有兩個裝滿文件的大文件夾,送到秘書署:一個文件夾在早上,另一個則在晚上。

莫克日斯基總主教續說:「這些文件都是整齊地排好。有些是等待教宗簽署的獨立文件,有些是樞機、主教、國家官員的信件;也有些來自教廷國務卿、部門部長、新聞辦公室等要求轉給教宗的信件。聖父都會把它們全部閱讀,並會為每一份文件留下回應和說明。例如,他會要求人們來和他談談一些特定的事,或者代他回復一些文件。在其他的文件中,他只是簡單地記下他已了解文件的內容。」

現任烏克蘭利沃夫總教區的莫克日斯基總主教(右),曾擔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及教宗本篤十六世的私人秘書。

9:00 撰寫演講詞、講道

自從弄傷手臂後,教宗不再親自撰寫,而是口述背出來。當時的還未是總主教的莫克日斯基神父,記下教宗的口述話語就是他主要職責之一:「他總是由記憶中口述出來。他從來沒有查看書本或科學文本;所有都是徹底地反省重……他說的一切都是十分精準,都不需要作任何的修正。

11:00 – 12:30 接見

在接見前,教宗會離開宗座大樓去誦念玫瑰經,然後他會到小聖堂去。他的官方接見通常在二樓的圖書館。當接見完畢後,教宗又會返回小聖堂裡。

13:30 午餐

獲邀午膳的客人在下午1時30分便在宗座大樓聚集。教宗通常會親自迎接他們,並領他們到小聖堂祈禱片刻;在飯後如是。當時的教廷內務管理處副總監齊維什神父(Stanisław Dziwisz,現任克拉科夫樞機主教)送別客人後,教宗又再次浸淫在祈禱中。

15:00 – 16:30

莫克日斯基指,教宗會躺在床上,閉上雙目聽着他朗讀:「我們有一個勤務輪值表:我給教宗閱讀一天,其他的日子則是歐芙洛茲娜修女負責為他閱讀。」

教宗不能趕上閱讀全部從個人或出版社所收到的書本。每當他收到新書時,也每當在週三的公開接見中,他立即將所有書本分成兩組:有些會送到圖書館,有些送到辦公室,其餘的則送到教宗暑期暫住的岡道爾夫堡(Castel Gandolfo),留待假期時閱讀。且外,也有一堆特別的書給艾美莉雅(Emilia Ehrlich)修女。

他又憶述:「她不是受僱於梵蒂岡,只是每星期一到教宗這裡來,與他了解幾本書的摘要。這令他們之間只有短暫的對話;有時候,當教宗要求一些細節時,修女〔的答覆〕令教宗注意到一些部分,他會作出澄清。」

17:00 簽署文件

在閱讀時間過後,聖父會誦念晚禱。然後,他又會簽署另一批的文件,大約有30至40份,例如:一些主教的提名名單。

18:00-19:30 接見

下午的接見主要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合作者,是一個內部的接見。在星期一和星期四:國務卿。星期二:代理國務卿。星期三:梵蒂岡外交部部長。星期五:教廷信理部部長,即當時的拉辛格樞機、現時的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星期日:主教部部長。

19:30 晚餐

21:00-21:30

莫克日斯基總主教說:「聖父聽取各種各樣的話題,從文學、透過歷史到神學和教條。當聽到一本有關教條的書,他經常會說:『讓我們跳到下一章。』當我閱讀時,他會說:『我知道。讓我們繼續下一章。』很多時他不會在這些書中字句找到新的東西,我有時會質疑他知道的比原作者更多!」

22:30 黑聖母

按照波蘭傳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會在每晚結束一天之時,都會向琴斯托霍瓦黑色聖母詠唱名叫《黑聖母》(The Appeal of Jasna Gora,直譯《光明山的祈禱》)的短誦。這短誦在去年世界青年節普及,以請求聖母的轉禱和保護:「瑪利亞,波蘭之后,我在你身旁,我記得,我一直在留意!」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通常在晚上11時完成一天的行程。莫克日斯基總主教最後稱,「他會打開睡房的窗戶,看着整個羅馬一段長時間。然後他會向着窗劃十字聖號。我想,這是向全球、對整個世界的祝福。」

文/Przemysław Radzyński
譯/Jasmin Yiu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