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3193305_1280特屬於基督教會的朝聖,是在君士坦丁大帝於四世紀給予基督宗教自由之後才興起的。一方面,信友們可以自由地從事宗教活動;另一方面,君士坦丁的母親聖海倫納去聖地朝聖並找到耶穌的十字架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了帶動了信友去耶路撒冷的朝聖。

事實上,早在君士坦丁之前,信友們還有到殉道者墓地秘密朝聖的習慣。羅馬無疑是殉道者最多的地方,再加上伯多祿與保祿的墳墓,以及羅馬的中心地位,使得羅馬成為和耶路撒冷並列的兩大初期教會朝聖地之一。

到九世紀時,因著聖雅各伯宗徒的聖髑在西班牙的發現,聖雅各.德.孔波斯特拉成為另一大朝聖地。該朝聖地的特別之處在於幾條指定好的路線及路途中設立的專門接待朝聖者的接待處,是為"雅各之路"。近代教會內的朝聖地多以瑪利亞和耶穌顯現的地方為主,最出名的有法國的露德和葡萄牙的法蒂瑪。此外還有聖人們呆過的地方,如聖女小德蘭的隱修院所在地裡修,聖五傷方濟各生活過的亞西西等,也是吸引朝聖者的地方。

初期與中世紀教會內的朝聖者多是為行補贖或者歸依而進行朝聖的,他們一般都是徒步,以祈禱、苦行和求施來朝聖,比較典型的有自稱為"朝聖者"的聖依納爵•羅耀拉,耶穌會創始人。近代以後的朝聖者,則有很多是以獲得奇跡或治癒恩寵為目的,尤其在聖母顯現的地方是如此,有些人甚至把朝聖當成了純粹的旅遊。普遍來講,今日教會內的朝聖地和朝聖者儘管越來越多,但朝聖者朝聖的目的卻越來越淡化,其朝聖的行為也越來越不虔誠。為此,我們需要重新反思下朝聖的意義。

二、朝聖的意義

我們在前面已提到,其實自從人從伊甸園出來,離開天主後,便開始了他的朝聖之旅,或者說歸根之旅。但在天主親自給人指出方向前,人只能自己在迷茫中去摸索,直到天主對亞巴郎說"到我指給你的地方去"時,人才明確了其歸根的方向。天主給亞巴郎的指示是救恩史中決定性的一刻,因為從此天主通過揀選亞巴郎的後裔–以色列民族,通過引導他們,向全人類指出其應該循依的朝聖之路。整個以色列民族的歷史就是一個朝聖的縮影:亞巴郎離開自己的故鄉到達了客納罕;雅各伯的子孫們離開埃及,經過曠野,到達福地;以色列人被充軍到巴比倫,後又回到祖國。但他們真正的"祖國"是耶穌基督本人。為此基督不再指給人們一個要朝向的遠方,而只是要人們"跟隨他",跟隨他到天父的家(若14:2),到天國,到"新耶路撒冷",即那"天主與人同在的帳幕"(默21:3)。

如此說來,我們的人生就是朝聖之旅,正所謂人生如過客。致希伯來人書的作者在列舉了聖祖們的信德事蹟後,說他們都意識到自己"在世上只是外方人和旅客",都在"尋求一個家鄉",而他們所渴念的家鄉,是"天上的家鄉"(希11:13-16)。梵二大公會議也把教會看作旅途中的教會:"教會是‘在世界的迫害與天主的安慰之中,繼續著自己的旅程’……猶如在曠野中旅行(朝聖)的以色列民族已經被稱為天主的教會,同樣,在現世的旅途中,追求未來永存城邑的新以色列也被稱為基督的教會。"(《教會》,第8-9號)

總之,跟隨基督,回歸父家,走向天鄉,是基督徒朝聖的原型;而我們平常到各個聖地的朝聖行為,應該是上述人生之朝聖的象徵,其象徵性主要表現在朝聖的兩個因素上,即離開和到達。離開意味著離開那遠離天主的地方,離開那些俘虜自己的俗事俗物,離開種種壞習慣,離開罪惡,離開舊我。到達意味著達至天主指給的地方,達至屬靈的事物,達至心靈的自由,達至成全,達至新我。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