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正如前文所述,韓姓家族之所以要在二百多年前選擇在這個偏遠的山村落戶,一來是為逃避兵荒馬亂的日子,二來也是為了過一種簡單虔誠的信仰生活。然而,時過境遷,如今的韓姓家族卻又全部遷移到了包括新疆、寧夏和甘肅各地,為了尋找更好、更便利、更現代化的生活。

相比過去二百年來大多數從未離開過大山的先輩們而言,我們這一代的後輩們卻不但把足跡踏遍了大江南北,而且還遠涉重洋,在歐美各國生活求學。不過,無論在哪裡,一個鐵定的事實是:我們的根是在這個偏遠的韓家臺上,我們的血液中流淌著韓昌嗣、韓療、韓傑等人的基因,而我們基督信仰的起源則歸功於明末的韓雲、韓霖、韓霞這三位弟兄。

置身於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山頂上,我腦海中想到了以色列人的歷史–

來自哈蘭地方的亞巴郎聽到了天主的召喚:"離開你的故鄉、你的家族和父家,往我指給你的地方去。我要使你成為一個大民族,我必降福你,使你成名,成為一個福源。我要降福那祝福你的人,咒駡那咒駡你的人;地上萬民都要因你獲得祝福"(創12: 1-3)。亞巴郎遂照上主的吩咐起了身,同他的侄子羅特一起走了,亞巴郎離開哈蘭時,已七十五歲;後來亞巴郎為了避免和羅特因為牧場而發生爭執,於是彼此分開了,一個向東,一個向西;經歷了火燒索多瑪、哈摩辣城的悲劇、家庭的變故直至從雅各伯派生出的以色列十二支派……(創12-50)

我們韓家台人的歷史與以民的歷史竟然有如此驚人的相似之處:當年不知在何處飄落過後率先上山落戶的也是叔侄倆,而且他們也分台而居,在兩個多世紀的數月中,他們的後代也成了一個大家族。就像以色列民族中所發生的一系列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成功失敗、忠信背叛、善良罪惡、智慧愚昧等等的故事,來自韓家台的韓姓家族也不例外,其中有感人淚下的信仰見證、奉獻付出、溫馨和諧,亦有令人啼笑皆非、不可思議的矛盾和爭鬥–為耕地、為農具、為房屋、為兒女,也為豬狗牛羊、雞毛蒜皮及閒言碎語。

然而,正如天主並沒有因以色列人自身的作為而背棄祂的盟約、拋棄這個民族,反而通過這個民族的血脈相承,為人類帶來了救世主耶穌基督,同樣,天主也沒有因韓家台人自身的好壞而背離和拋棄我們,而是始終與我們同在,並不斷地召叫我們記起祂的"神聖盟約",看到祂的"奇妙作為"。

是的,日月如梭、光陰荏苒!相比以色列子民的歷史,更進一步說,相比自韓雲、韓霖等人皈依基督信仰,直至韓家台"建台"以來的歷史,我們每個人幾十年的歲月都算不了什麼,但是這短短的幾十年在天主永恆的計畫中,又似一串項鍊上的一個個珠子,是那麼的晶瑩剔透、不可或缺。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如今無論身在何方、操何職業的"韓家台人",都應該懷著一顆感恩之心,在天主"指給"自己的地方,像當年以民的先祖亞巴郎、依撒格、雅各伯等人,也像韓家台的"建台人"韓昌嗣、韓療、韓傑等人,忠信地生活、工作、奉獻、服務,而不要被各種燈紅酒綠、物欲橫流的外在環境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和道路。與此同時,在方便的時候,不妨找機會上一次韓家台,一來緬懷先輩們的歷史足跡,二來也給自己的人生重新定位,則一舉兩得、善莫大焉!

對我個人來說,除了上述這兩方面的益處外,能重新目睹那毫無瑕疵的藍天白雲,再次沐浴在充足飽滿的陽光之中,盡情呼吸那帶著泥土氣息但卻不被污染的清新空氣,無異於飽饗了一頓久違了的美味佳餚,如今雖然身體已返回河北,但心思卻依然迴旋在韓家台的山山溝溝間……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