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2861107_1280

「好像要來了!」薩威說,看起來很高興。 依納爵應了一聲,看著伯多祿拿著鑰匙去開門,心中既期待又緊張。 他又哭了,眼淚滑過臉龐,滴在天堂的草地上。依納爵哭是因為感動,感動有一位溫柔的同會弟兄在世間贏得了天主的喜愛和讚美;他也因為悲傷而哭,依納爵知道在人間會有數不清的眼淚和哭聲,會有很多人為失去一位愛他們的神父而悲傷的無法自拔,他為那些人的悲傷而深深地悲傷。

他也很驕傲、很快樂、心中充滿喜樂,這位在小島臺灣陪伴無數青年、家庭的司祭是他的弟兄,依納爵聽到其他人的恭喜,滿口謙遜眼睛卻開心的紅了;薩威迫不及待要聽他在臺灣的生活,儘管丁松筠、孫達還有一堆在臺灣奉獻的人已經滿口不絕地稱讚他了;方濟亞西西高興地手舞足蹈,差點踩到小德蘭要送他的花圈;若望保祿二世想跟他聊聊青年們的培育,若望二十三想跟他問些新的笑話,康念慈則一早就坐在大門口等著,跟聖母媽媽說他以前的趣事。

門打開了,一個新的身影從雲端慢慢升起,光圈下是一個臉上有深深笑紋的慈祥老人。

「依納爵,按照慣例,我們一起過去吧!」一隻有釘痕的手搭上他的肩,他不需回頭就知道是誰。

「馮允文,聖名文生,你已完成世間的任務,一起來享受天國的福樂吧!」

大專同學會

學生 沈允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