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_Sacramentals天主教堂內的聖像和繪畫

當人們走進天主教堂時,馬上會被其美麗莊嚴的耶穌十架、聖母與聖人像,有關聖經故事的雕刻、繪圖和彩窗,和其他種種宗教裝飾,如聖體龕和燭臺所吸引。一般的布置是在祭台後正中央有大十架,兩側有聖母和聖人的雕塑或畫像。一些教堂則有色彩鮮明,具有聖經故事圖案的玻璃窗。這些「物質標記」在天主教信仰中有著重要的地位。與基督新教比較,它們可說是天主教聖堂裝飾最大的特色之一。

其實教會自初就已習慣使用一些符號(方舟、魚、錨、餅…),或以聖經故事為主題的繪圖來表達信仰,這反映在早期基督徒的地窟墓穴中的考古文物中。自四世紀開始,一種以二維度的繪畫方法開始流行,包括大量表達耶穌基督、聖母和聖人的圖像。具此特色的繪畫尤其為東方教會所喜愛,稱為「聖像畫」(Icon)。聖像畫的繪畫方式不重寫實,人物和建築常不符合實際比例和時空實況。它們採用了高度的象徵手法和特定的形式,將所瞻仰的信仰奧跡表達出來。

這種作畫方式曾流行一時,可惜到第八世紀時,東羅馬皇帝李奧三世受到「精神主義」思維的影響,魯莽地排斥它們,還頒布諭旨禁止教友尊崇聖像,逐漸醞釀成歷史上著名的「搗毀聖像運動」,所幸風波後來得以平息。中世紀西方開始盛行壁畫和雕塑,教堂內也出現大量宗教藝術品。其藝術形式不同,但宗教涵義相同。

繪圖、壁畫、雕塑和彩窗的意義,在文字不流行和識字率低的時代,發揮了重要的教育功能。傳教士和宗教導師在布道時,可以一面指著畫像,一面講解聖經故事、聖人傳記和天主教教義。過後信友觀看聖像時就可以回憶老師所教導和解釋的,進一步默想和反思其內容。父母長輩也同樣可以藉著圖畫,把所認識的傳授給子女和幼輩,達到信仰代代相傳的目的。

藝術的創作有寫實性和象徵性。我們不能完全以寫實的眼光看待宗教圖像。比如聖母本來是一位猶太婦女,但常見的聖母像卻是歐洲人的少婦樣。此外,各國信友也以本國本族的樣貌繪製了「日本聖母」、「中華聖母」、「非洲聖母」、「韓國聖母」、「印弟安聖母」等。這不是說人們不明白聖母的民族身分,而是要表達一種宗教情懷,即不論任何國家或種族,聖母都是他/她們的母親。

看不見的天主可以用圖像表達嗎?

中世紀基督宗教改革時,反天主教者遵循字面的狹義聖經詮釋,把供奉聖像等同於偶像崇拜,而抗拒在聖堂放置與懸掛宗教雕塑和繪畫,特別是聖母和聖人的圖像。

直至近年,誓反教的情緒降溫以後,他們開始比較理性的對待聖像問題,也才接受它們所具有的宗教與藝術價值。他們也清楚知道,雕像本身不是偶像。只是當人們把一件物品,或一個人取代了天主的地位,像對至上神一樣崇拜時,那才是拜偶像的心態。

有些人反對用任何的物質形象來表達天主,因為他們認為任何的圖像都不能真確反映天主的面貌,反而它們的呈顯將因著人為的誤差而破壞了上主的不可侵犯性。這種「不可妥協」的想法和態度,其動機在於維護天主的絕對尊嚴,卻造成「矯枉過正」的現象。它片面的理解了人性的特質,忽略了人性的感官需要。

吊詭的是,反對圖像的人並不反對以語言對神的闡述。比如他們用文字表達「神是溫良慈悲的」,卻不允許信友以「慈父面貌」的繪畫加以表達。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