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3115_1280x720十多年前深秋的一天,正在單位值班的我,突然接到老家的不幸消息:疼我愛我的父親去世了;去年聖灰禮儀那天,正在教堂參與彌撒,平時在教堂總是關機,不知怎的那天調成了振動,在即將領聖灰時,手機突然狂震,又是一個噩耗:母親病逝。

兩次打擊,一時間讓我消沉不已。記得母親病重期間,雖然工作在異地,也要抽空回老家侍候臥病在床的母親。來回奔波很是辛苦,但在心中仍是滿心喜樂、精神百倍。因為對於我來說,回老家是一種幸福的過程;坐在母親床邊、握著她蒼老而溫暖的手就是一種享受。

現在這種經歷和體驗已成過去,湧上心頭的是一種愧疚和思念。之後,又有一種茫然無措的感覺——失去了父母這把生命的“保護傘”,我的生活頓時沒有了安全感。因為我一直覺得,假如生活中有“危險”襲來,父母在前面給“罩著”,我會無所顧忌。現在父母不在了,輪到自己站到了生命的“前線”,要靠自己打拼一切。面對這種境況,內向而膽怯的我,一段時間常常在晚上一覺醒來淚水無故的滑落。

一天清晨,應該說是聖神的引導,我看到臥室牆壁上的耶穌聖心像和聖母聖心像在向我“示意”,倏地,一股力量在我心底油然湧起。是的,父母雙親的呵護是生命中溫暖而有形的力量;但冥冥之中,那無形的、決定性的、支撐扶助我們的,難道不是主耶穌和聖母媽媽的慈手嗎?

以前很多時候,去教堂參與彌撒聽神父講道說:教會就是我們的家,那時這對於我總有一種敷衍、遙遠的感覺,現在才真正從心底意識到,伴隨著生命成長的還需要信仰的力量。再去教堂的時候,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引力在吸引著自己,再見到神父和教友的時候,他們似乎比以前顯得更加慈愛和友善。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參加了教會的一些團體,如愛心善會、聖經小組等,在那裡我感受到了兄弟姐妹的互助友愛,也得到了教友們的照顧。受教友們的影響,我也常常參加明供聖體和朝拜耶穌聖心活動。主耶穌基督那顆慈悲的心,時刻在召喚著我投入他溫暖的懷抱。現在我早晚祈禱已不再是走走形式,而是真正地和主耶穌傾心交談,與聖母媽媽聊天傾訴衷腸……

從此,我的人生有了方向,生活有了安全和保障!

我已不再是孤兒,不再孤獨和無助,因為我已把自己的一切交到上主手中。

作者/張建功
來源/《信德報》2017年10月15日,37期(總第741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