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64m1066840f對於在職場中的基督徒來講,這個終極的目標也非一句簡單的“榮主益人”就可以描述的。因為“榮主益人”對於每一個基督徒而言,其具體的方式和內涵是各不相同的。

如果不能更具體地將“榮主益人”的終極目標描述出來,我們的“榮主益人”將是空洞無力的。但工作的終極目標究竟是為了什麼?是透過具體的工作相似耶穌基督,像他一樣去服務他人,並享受其中的滿足與喜樂。

但是,我們很多人在工作的終極目標上是錯位的,我們把工作中的附屬品當作了工作的終極目標,卻把終極目標只是當作獲取附屬品的手段。這樣,一旦掙不到錢,各種愁苦和壓力便迎面而來。但是,當我們真正在追求更好地服務人,愛人的時候,即便賺不到錢,都在朝向那個終極的目標,我們在工作中能得到其中的滿足與喜樂,也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動力與激情。

基督徒最需要也最能夠得到操練的就是信心。有的時候,我們工作中的很多麻煩和問題往往能夠顯示出我們生命中人性的軟弱和罪惡。由此帶來的傷害、毀壞和死亡,讓我們看到了罪的代價和後果,因此而歸向耶穌基督,更加信賴天主、依靠天主,不僅如此,我們更需要從天主而來的信心以克勝罪惡,克服內在的軟弱,成為一個新人。這樣,我們的信德經過試煉,便會比經過火煉的黃金更寶貴。

三、發現工作中的意義

在我們的生活中,有事業的成功者,有兢兢業業的勞動者,有不少的“工作狂”,但是輕視工作或工作不夠積極投入者更是大有人在。在我們的生活經歷中,有的可能出於懶惰,有的基督徒則認為工作是屬世的沒有意義,不應該花太多的心思去追求,只要全心尋求主就好。相反,許多人也會問,是否重視信仰輕忽工作才是生命的意義?是否只有出色的業績才能見證信仰?是否在一個群體中處處標榜自己才是基督徒的福音精神?的確,基督徒有一個困難,就是很難在“基督徒”和“工作者”這兩種角色中正確地調和。

對於基督徒說,工作既不是沒有意義,也不一定是在事業上取得成功就活出了生命的意義,重要的是要有一顆肯為主堅持的心。在達尼爾的時代,他是階下囚,然而他肯為主堅持,他就像一片黑暗中的光芒。要為主堅持,但不是處處都顯出不易合作,如果不關乎屬神原則,則要盡力與人和睦。不是只有工作出類拔萃才是光榮天主,基督徒應該做好自己所做的工作,勝任自己的工作。不是每個人都有達尼爾的才能,每個人的恩賜不同,有的有五千兩,有的是兩千兩,有的只有一千兩。擁有少的人,也需要在工作中盡心竭力,雖然業績不是第一,但是人們會認為他是一個敬業的人,讓別人看出這個基督徒確實不一般,由此,認識到工作本身的意義。

工作既然是有意義的,為什麼許多時候,我們會覺得工作得很辛苦呢?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我們與天主的關係、與工作的關係、與工作中的人的關係被破壞了。當人失去對天主服侍的意識時,工作就變成了純粹為了滿足自身需求的手段。人們意識到他不是在為上主的使命服侍,而是在滿足自己的需求,他便把工作的努力當成了世俗的追求。

那些專門為上主代言,讓人回歸上主的先知等的工作,自然會被我們當作了服侍,從而,讓人產生聖與俗,工作與服侍之對立的觀念。由此,讓我們與既是原始也是終末的天主失去了關係,這就必然會失去終極的目標和意義,只能在這短暫而有限的今生中去尋找目標和意義。可想而知,若只有短暫的意義,那這意義又有何意義呢?若我們心中厭惡工作,也輕看工作,把工作看成是一種咒詛,我們又如何去面對工作呢?倘若我們在工作中的人際關係中滿是虛假、傷害、嫉妒和紛爭,我們又如何能夠體會和享受工作的意義呢?

發現工作的意義,對於基督徒來講,最重要的是在工作中建立愛的關係。首先,我們需要回到一直在工作,也永不休息的天主那裡,回到天主的愛裡。因為我們回到天主的愛裡本身就是天主的工作。然後,在天主的愛裡,我們一同與天主工作,如此人與工作的關係也被恢復了。我們的工作本身因為是與天主聯繫在一起,我們作工的果效和意義便不僅僅是在短暫的今生,更是延續到永恆裡了。

因為我們住在天主的愛裡,與天主工作,所以我們裡面也有從天主而來的愛去愛我們在工作中所接觸到的人,順服上級,尊重同事,愛護下級,誠懇地服務客戶,人與人的關係因為愛被修復,深切感受到工作本身就是天主的賜福。

基督徒怎樣發現自己工作中的意義,足以顯示出一個基督徒的成熟度。只有將工作賦予超性的幅度並將其奉獻于天主才有永恆的價值。

作者/淩陽
來源/《信德報》2017年10月1日,36期(總第740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