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 Devotionals我已年過五十,回想自己的生命歷程,深感家庭對晚輩的信仰培育是多麼重要。家庭就是教會的一個小細胞,是基督奧體的一部分,因此,過好家庭生活,是每個做家長的責任。在這裡介紹一下我的信仰經歷,家庭教育經驗。

壹、我從爺爺那裡得到了信仰

爺爺因成分不好,文革時期被從北京轟回農村老家。那時我還沒上小學,待爺爺落實政策返京後,我已在上大學。人生美好的青少年時期,我卻在信仰荒蕪中度過。看到喊他“爺爺”、“姥爺”的孫男娣女——這些迷途的羔羊,他感到有種使命在召喚:要把這些羔羊一個一個找回到天主的羊棧裡。爺爺不顧自己70多歲的高齡,輪流到各家居住,給孩子們講天主教信仰及天主教教理。我們當時並不理解他的用意,還背地裡給他起外號,叫他“老研究”,說他“入了迷了”。

他用循序漸進的方法,每天講一點,每天複習一點,每天考一點。每到爺爺“講課”的時間,媽媽都督促我停下手裡的一切:“快去,快去,聽你爺爺講道理去!”就這樣,我從他老人家那裡接受了“天主聖三”、“耶穌兩性一位”、“原罪”、“本罪”、“萬民四末”、“天主十誡”、“聖教四規”、“彌撒”、“聖體”,還有許多關於“七”的道理:“七件聖事”、“克罪七德”、“七罪宗”、“聖神七恩”等。

每講一個道理,他都要求我能夠理解並接受才算合格。對於重要的經文他便會逐句地給我講解,例如信經,他分12個信,逐一地進行講解。現在回想,正是因為他這樣的嘔心瀝血,才有了我今天的信仰,使我受益終生。

他不僅把迷途的羔羊一隻一隻地領回到天主的羊棧,使我們這些晚輩們堅固了對天主的信仰,更是對“個別人”開小灶,希望他們能去修道。果然,天主揀選了我們中的一個,當年的後生如今已晉鐸20年了。

感恩他老人家,把天主教的信仰紮根在我們的心裡。

爺爺不僅對自己的孫男娣女們施以信德的教育,也對孫 媳婦們、孫女婿們甚至親家的人施以信德的教育,在他老人家的教誨下,許多人認識了天主。

老人家德高望重,甚至連他的死都那麼感人,他無病無 恙在99歲的時候領受了傅油聖事後用睡覺的方式離開了我們。生前囑咐我們在他的遺像四周寫下這樣字:

今日看我我如是
異日觀汝汝亦然
上:望吾後世
下:善修諸德
這就是我的爺爺。

貳、爺爺的寬恕

爺爺在文革期間受盡折磨侮辱,住在牲口棚裡,自己打煤餅、做飯,戴高帽掛牌子自己敲著鑼被遊街是常事。他還曾被捆手吊起來毒打,手骨折變形。可對這一切他從來沒抱怨過。不僅如此,在落實政策回京以後,村幹部的家屬來京就醫爺爺還讓他們住在我們家裡,管吃管住熱情地招待,要知道,那時候還要糧票呢!“爺爺,他們那麼折磨你,你不恨他們嗎?”爺爺用聖經的話回答:“原諒他們吧,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什麼。有人打你左臉,你把右臉也給他打。耶穌教導人要愛仇,要以德報怨。”“爺爺,那他們當時折磨你的時候,你也不恨嗎?”爺爺答:“不恨,跟隨耶穌背自己的十字架。”

這就是我的爺爺,他用他的生命經驗為耶穌作了見證!這就叫寬恕!

參、媽媽的教導

年少時,我有早晨起床一邊穿衣服一邊哼著小曲的習慣,媽媽聽到就會批評:“睜開眼就是這個,畫個十字念端經多好,把一天獻給天主。”可我就是改不了這個習慣。不知被媽媽說了多少次才慢慢有所改變,只要小曲一出口,就想起媽媽的話,馬上畫十字念經。如今,這個習慣已伴隨我多年,我也培養自己的孩子養成了這個好習慣。媽媽已經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但她老人家的教導卻永遠地留給了我。

每逢瞻禮、慶節,媽媽都會提醒我:瞻禮到了,好好預備預備辦個妥當神工。在我的成長道路上,媽媽總是細心地關愛著我。不僅如此,她還耐心地給予冷淡的鄰居教友以關心,提醒他們進堂。如果遇到鄰居騙她說進堂時,她會接著問是哪位神父做的彌撒呀?這一問就露餡。

媽媽對進堂穿的服裝也有要求,不許穿拖鞋,衣服要嚴穩。她進堂時,總是打扮得乾淨俐落。媽媽年輕時有雙皮鞋,我印象中她平日不穿,只是到進堂時才穿。

有一次,我女兒要穿涼拖鞋進堂,但媽媽卻說不行,最終女兒換上了媽媽的布鞋,才被允許進堂。她老人家說得好:教堂是嚴肅的地方,是恭敬天主的地方,不能隨隨便便,穿褲衩、拖鞋都不好,再熱也得克服一下。

感恩我的媽媽,她不但給了我生命,哺育了我長大,無微不至地愛著我,還給了我有關永生的教導。

作者/瑪利亞
來源/《信德報》2017年10月15日,37期(總第741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