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dside pastoral services我第一次和神父出去為教友送傅油聖事是在一天夜裡,這份美好的經驗值得紀念,也值得和更多的人分享。

那天晚上,我睡覺早了點,九點多,迷迷濛濛中電話響了:“修士,拿著我的傅油包,到大門口,和我一起去另一個縣城給一位教友終傅。”我問是何種情況,神父也不清楚,因為那個堂區的神父不在,修女把電話打到這邊。

我本來勸神父問清楚情況,免得不必要的麻煩,可神父表示來不及了,得馬上去。夜裡行車路線不好找,我用導航鎖定目標就出發了,行程將近50公里。

神父一天只吃了一頓飯,開了一天的車,原本快回到教堂休息了,便接到這個終傅的電話。來不及吃飯,我給神父拿了一瓶礦泉水,就上高速了。在路上,神父打了幾次盹兒,還好一路平安。這位等待終傅的教友,是剛被醫院宣告不治而被送回家中的,家人唯恐她不能過去這一夜,失去得善終的機會。

夜裡霧氣越來越濃,拖慢了我們行車的速度。感謝天主,終於到了鎮上,看到了前來接應的教友。拐進村莊的小路上,又往前走了幾裡路,才到了目的地。下了車,趕緊奔向了那位渴慕善終的教友家。

老人家在床上被子女扶坐著,一直在喘,也一直從嘴裡呢喃著一些話語,手也一直在胸前比劃。她嘴裡呢喃著的是依靠天主的經文,表達的是依靠天主的那份信仰,手所比劃的是十字聖號,更是對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的信靠。老人眼不花,耳不聾,所以很清楚神父來為她行傅油聖事,讓她一路有天主恩寵的陪伴。

事不宜遲,點上一支蠟燭,神父就以十字聖號開始了聖事。在簡短的講道中,神父提醒這位教友,她受苦是與耶穌一起受苦。傅油之後,我們一起念了天主經、聖母經和聖三光榮頌。我似乎聽到老人也在和我們一起誦念,只是不太清晰。我囑咐前來的教友們,第二天要再來為這位老人祈禱,念玫瑰經。簡單聊了幾句,我們就離開了,回到教堂已快淩晨一點。

人們可能會覺得這一路奔波應該有報酬,可是沒有,教友一分錢都沒給。還有一次,另一個神父去給一位教友傅油,連口水都沒想起讓喝。

感謝天主,我們知道是為了誰做這些事,而且我們不就是為了犧牲和奉獻而蒙召的嗎?我們總是需要常常把自己放置于教友的神益之中,常常犧牲自己來成全主交托給我們的羊群。只有這樣的奉獻,才會讓我們更好地成為天主所悅納的祭品。

作者┃小道可明大道
來源┃《信德報》2017年7月16日,26期(總第730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