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Christmas-Xmas-2015-Greetings-Fb-Whatsapp-Status在曾經殺得你死我活的陣地上,《平安夜》的歌聲喚醒了三個國家的士兵以往聖誕夜的美好記憶,把他們從人間地獄般的戰場帶回到了1900年前的伯利恒,和那為了人類的平安而降世的聖嬰前。那聖嬰所帶來的寧靜和慈愛悄然地把一顆顆充滿仇恨和戒備的心軟化了,一種神聖的平安降臨在寒風凜冽、雪覆橫屍的陣地上。

德國士兵Sprink唱完《平安夜》,蘇格蘭的Palmer牧師又用悠揚的風笛,吹響了古老的拉丁文聖詩 Adeste Fideles(英文 O Come All Ye Faithful,中文 《眾信徒齊來敬拜》)這首聖詩創作於17世紀,在歐洲各國廣泛傳唱。Sprink 舉起一棵聖誕樹穿越無人區,走向敵人的陣營,和著風笛的伴奏,用歐州通用的拉丁語放聲歌唱:

哦,齊來虔敬信徒,一同喜樂歡唱!
哦,齊來,哦,讓我們同往伯利恒;
來仰望救主,天使之王降生;

這時,一些法國士兵也情不自禁地開始和著入侵自己國家的敵軍一同唱了起來:

哦,齊來虔誠同敬拜,
哦,齊來虔誠同敬拜,
哦,齊來虔誠同敬拜,主基督!

柔和的音樂竟然勝過了最先進的武器,穿透並佔領了人心。歌聲載著基督降臨的愛和平安,喚醒了人們共同對神的敬拜,在彼此殺戮的宿敵中創造了一個“同唱一首歌”的奇跡!

接著,三軍的長官走出戰壕,相互敬禮、問候,用英語進行了短暫的協商,然後一致決定聖誕夜停戰。三軍的士兵們也走出了戰壕,手裡拿的不是刀槍,而是各自家鄉的食物、香煙、和美酒。

當百年宿敵法、德兩國軍人面對面時,臉上的表情開始是冰冷的。一個德國士兵默默拿出兜裡的巧克力,自己先吃一口,證明沒有毒,然後遞給了一個法國士兵。法國士兵拿過來吃了一口,臉上開始展出笑容,然後拿出香檳酒和德國士兵分享。

三國軍官協商停火,敵人也有愛情

各國士兵最寶貴的珍藏是各自妻子或戀人的照片。語言不盡相通的士兵無聲地把帶著體溫的照片從貼身的衣兜裡掏出來,相互交換、欣賞。大家忽然看到了,對面戰壕裡那些“兇惡的敵人”竟然和自己一樣,心裡都有一份溫柔的鄉情和愛情。

午夜鐘聲響了,蘇格蘭牧師在無人區設立了一個敬拜聖壇,三國的官兵並肩坐在地上,洗耳恭聽牧師用拉丁語主持簡短而神聖的聖誕崇拜,讚美賜給人類平安的耶穌基督。很多士兵都能夠用拉丁語朗誦回應禱告。牧師深沉地說:今晚,所有的男人們,不論你們是否有虔誠的信仰,都被吸引到這個敬拜的祭壇前。好像寒冬裡的人們趨近溫暖的火爐一樣,你們走到一起來要尋求主愛的溫暖,忘記戰爭的殘酷。

聖誕日清晨,三方軍官決定延續停火,互相交換並掩埋死者。蘇格蘭士兵吹起風笛,紀念所有死去的士兵。蘇格蘭牧師還應邀給下葬的德國士兵作追思禱告。 掩埋了死者後,空出來的無人區變成了一個熱鬧的足球場。三個國家年輕人之間不再分敵軍和我軍,只有甲隊和乙隊。

坐在一旁看球的德國中尉 Horstmayer 和法國中尉 Audebert有一段精彩的對話。Horstmayer 在德方的戰壕裡撿到了Audebert 在前幾天率領法軍向德軍發動突襲時遺落的錢包。

他發現錢包裡面的地址恰好是他兩年前在巴黎度蜜月時住過的那條街。Horstmayer 把錢包還給 Audebert時說:“等我們德軍攻佔了巴黎後,那時戰爭也結束了,你可以請我到 Rue Vavin 喝一杯。”Audebert 苦笑著回答:“你如果想來巴黎喝一杯,大可不必先佔領巴黎吧!”在兩人即將分手時,Horstmayer 祝 Audebert 好運,然後若有所失地說:“也許以後我們還能在和平的場合相見。” Audebert 詼諧地說: “歡迎你來 Rue Vavin 喝一杯 ,作為一個旅遊者。”

Horstmayer 高興地用法國俚語說:“太棒了,一言為定。”

作者/趙征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上海教區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