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根據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真實故事改編的史詩級電影「鋼鐵英雄 Hacksaw Ridge」震撼了中外觀眾的心靈。這部影片描寫了一名美國救護員Desmond Doss堅守基督信仰,在戰火中不帶武器,不殺一人,而救出多人的奇跡。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曾經出現過一個更不可思議的奇跡。1914年的聖誕夜,在歐洲的西北部前線,本來相互殘殺的敵對的軍人在沒有任何上級幹預的情況下,忽然摒棄宿怨,化敵為友,甚至冒死相助。2005年上映的法國電影 Joyeux Noël《聖誕快樂》記錄了這個真實的戰地故事。

炮火和寒冷中的天籟之聲

1914年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里程碑。極端民族主義導致的敵對情緒在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土耳其奧斯曼帝國、俄羅斯帝國之間和歐洲其它國家迅速膨脹,在這一年終於爆發了。科技發展及工業革命加速並放大了國家之間衝突的災難程度。

交通技術突飛猛進:汽車、艦艇、飛機在陸海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各個國家的年輕人送往相互殺戮的前線。武器技術迅速升級:機關槍、毒氣彈、坦克炮、火焰噴射器以史無前例的殺傷力,把美麗的山川家園瞬間變成人間地獄。歷時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人類自相殘殺了1600多萬個同類的生命。這是繼亞當的長子該隱殺死其弟亞伯以來,人類歷史上最為慘烈、規模最大的相互殺戮。

1914年9月,德軍向法國大舉進犯,已打到距巴黎僅70公里處。法軍在英軍的配合下強力反擊,阻擋了德軍的進程,使德軍退至艾納河北。戰事遂轉入僵持不下的陣地戰。交戰雙方在近距離挖掘戰壕,短兵相接。影片的故事就在這個背景下發生在一個西部戰線的戰略要地,比利時古鎮Ypres。

在冰雪覆蓋的法軍戰壕,法國第三共和國26步兵團中尉 Audebert 接到上級命令,率領自己的士兵在蘇格蘭盟軍的配合下,向不遠處的德國戰壕發起突襲。兩邊軍人刀槍相見,血肉橫飛,最後法軍付出死傷三分之一士兵的慘重代價,無功而返,撤回了自己的戰壕。德軍和蘇格蘭方面也各有傷亡。一些傷患和士兵的屍體都被迫遺留在德法蘇三軍的戰壕之間的無人地帶,無法收救。各國軍人都悲憤交加,殺紅了眼。

12月24日,聖誕前夜就悄然在炮火和寒冷中降臨。德軍在戰壕上方擺出了很多聖誕樹。不遠處戰壕裡的法軍立刻高度警惕,懷疑德軍要在聖誕樹掩護下發動偷襲。 忽然,蘇格蘭士兵在隨軍牧師Palmer的風笛伴奏下,唱起了思鄉的蘇格蘭歌曲《夢回故里》。 聽慣了槍炮聲的士兵們都被這美妙而憂傷的音樂震懾了。德國士兵屏息靜聽。法國士兵淚光滿盈。蘇格蘭士兵越唱越動情。

來自敵人的掌聲

德國戰壕裡面剛好有一位原柏林歌劇院的男高音歌手,二等兵 Sprink。他在燭光中用德語唱起了一百年前一位奧地利鄉村牧師創作的聖誕歌曲 Stille Nacht, Heilige Nacht(英文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中文 《平安夜,聖善夜》)。這首聖詩雖然是德語原創歌曲,但是一百年來在歐洲已經廣為傳唱。蘇格蘭的牧師深為感動,竟然吹起風笛為敵軍士兵 Sprink 伴奏。Sprink 聽到風笛先是一愣,然後他冒著被法軍開槍射殺的危險,違反軍命走出了戰壕,站在無人區裡放聲歌唱:

平安夜,聖善夜!
萬暗中,光華射,
照著聖母,照著聖嬰,
多少慈祥,多少天真,
靜享天賜安眠,靜享天賜安眠。
平安夜,聖善夜!
牧羊人,在曠野,
忽然看見了天上光華,
聽見天軍唱哈利路亞,
救主今夜降生,救主今夜降生!
平安夜,聖善夜!
神子愛,光皎潔,
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聖容發出來榮光普照,
耶穌我主降生,耶穌我主降生!

一曲結束,他聽到背後傳來熱烈的掌聲。他回頭一看,掌聲竟然來自敵方的蘇格蘭軍隊的戰壕!原來所有蘇格蘭士兵早都已經爬出戰壕,坐在戰壕外面聽他歌唱!

作者/趙征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上海教區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