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nbnmjh師生關係是一門玄妙的藝術,學生的眼睛時時觀察著老師,老師也在思考每個學生該如何對待。在一起彼此久了,性格脾氣也就摸得差不多了。有些學生膽子大,喜歡往老師身邊圍,而我更是住進了學生堆裡。開學季,神父在學生公寓樓裡辟出了個單間給我作為宿舍,這下可好了,左鄰右舍都是學生。

下了晚自習或者週末,有些學生愛進來玩會兒,這我是很歡迎的。再後來,跟我一牆之隔的學生晚上熄燈後喜歡用手錘牆,剛開始只是右邊的初三(3)班,後來左邊的初三(4)班也被傳染了,偶爾我反錘回去,牆那邊會更加猛烈。

一次,一名初二的男生問我:“老師,你有時自己待在宿舍樓裡怕不怕有鬼?”我答:“當然不怕。”隨即心裡暗忖道:連你們都不怕了,還會怕鬼?回想起和孩子們相處的趣事,有喜有氣有悲有苦,有味道的才是值得珍藏的。直到現在,偶爾想起之前的故事,有時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初一莽,初二狂,初三穩。這是我在教了初中三個年級之後分析出的定律。論課堂來說,我最喜歡初一(7)班,也最怕7班。因為這個班的氣氛異常激烈,經常上課鈴響畢,班裡依然太吵根本聽不到已經上課,需要又喊又叫又拍桌子兩三分鐘才能鎮壓下來。但是唱歌音量絕對全院最大,每次都跟著他們熱血沸騰起來,忍不住想多聽他們唱幾遍。

相比之下,初一(8)的孩子是另一個極端,溫文爾雅,大部分老師都喜歡這樣的學生,踏實好靜易管理。離開修院時,8班的同學們還親手製作了貼有每人祝福語的送別禮物,甚是暖心。初中階段最叛逆的時期基本是在初二,這個階段的孩子大部分生理已開始發育,但心理還較為幼稚。

初二(6)班是看起來很團結的一個班,膽大聰明重情,不少6班的學生喜歡跟我鬧著玩兒,活潑機靈很有意思。這個班的神奇之處在於,年級前幾名出於這裡,年級最會搗亂的也在這裡。

初二(5)班是一個典型“陰盛陽衰”的班級,不少男生軟萌軟萌的,也殺出了個別“女漢子”,每次到這個班上課都覺得異常舒服,真是一群天主的小羊。初三的學生已經比較成熟了,畢竟十五六歲已近成年,甚至最大的學生只比我小四歲。

初三(4)班人數不多,但精英不少,而且有想法有能力的大有人在。記得在修院的第一堂課就是4班的,從那以後,這幫孩子課前積極地幫我從辦公室搬琴拿教案教具的熱情便讓我持續感動。

初三(3)班的文藝范兒十足,且學霸聚集,跟3班某些同學聊天,不少人甚至懂得比我都多。總的來說,這是一個集美貌與才華於一體的大家庭。

半年的時光很快,課上課下的相處、廣播站的創建、琴班的開設,一幕幕經歷浮現眼前,仿佛昨日。六月份結業典禮結束,我隨教務長邢神父和靜文回了一趟修院。這次,可再也聽不到猴孩子們錘牆的聲音了,院長胡神父專門為我安排進了客房。初三的學生畢業了,又有一批新生要來,新舊交替使人感慨萬千,好在備修院裡還有一聲聲熟悉的“老師好”,一張張陽光洋溢的稚嫩笑臉。

踏出備修院,還要很長很遠的路要走。半年的利瑪竇志願者服務,讓我收穫的不僅是四個價值觀,更是在這個紛雜社會中勇於堅持自己價值觀的信念。回到南昌,在每天的工作之餘開始堅持去圖書館自習,為升學、考證奮戰,向著自己理想的生活邁進。人生會有彎路,但沒有退路,認准了自己想要的,就勇敢去追逐,不用在乎他人眼光。少些顧慮,多些堅持。

為師之路如此,人生之路亦然。

作者┃仙恒

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曾於邯鄲教區聖心修院完成為期半年的全職服務(第七屆及之前的利瑪竇志願者可選擇服務半年),擔任全校音樂老師之職,現工作於南昌西湖區志願服務聯合會,此文是他於2017年7月30日分享。

 

本文轉載自進德公益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