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nbnmjh“今天,是仙恒老師離開的日子,如果同學們看到他,請說一句:老師,再見!”這是我在備修院的清晨廣播裡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稚嫩的嗓音推來一股始料未及的幸福,當然了,也宣示著終將到來的別離。

說到別離,我早已習慣。自從四年前一紙錄取通知書召我南下,從此,故鄉最鮮明的記憶莫過於央視那句“記憶中原,老家河南”的廣告語。高中畢業,離開親人;大學畢業,告別青春;半年的志願服務結業了,難舍的不僅是一群可愛的孩子,還有夾雜在我們錦瑟年華中的一段美好記憶。

回想起來,我的為師之路並不順暢。小時候,我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名老師,沒事總愛在家裡的小黑板上寫寫畫畫。高三時,我原想報考省內的師範院校,但遭父母嚴拒,最終只好順從他們的意願填報了別的專業。畢業後,大家都會有一段迷茫期,不停地尋尋覓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而我這時有一個念頭閃過:繼續兒時的夙願,當老師!

那時,我和南昌厄瑪奴耳青年團的好友靜文都想報名參加利瑪竇志願者,去河北支教。親友們不贊成的聲音再次此起彼伏,認為犧牲太大不值得,年紀輕輕的應屆大學生應該去大城市闖蕩,而不是待在小地方浪費寶貴的時間。此時的我,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也知道該走怎樣的路,所以毅然決然的報名參加了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並如願和靜文一起被派遣到了邯鄲教區聖心修院。

初為人師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我暑假在腦子裡勾畫了無數遍光輝的人民教師形象,一支粉筆,三尺講臺,帥帥的,酷酷的。然而,到了備修院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幻想而已,因為正在軍訓中的學生都不認識我們,不曉得我倆是幹嘛的,我們也不知該如何去接觸學生。

直到某天傍晚,訓練間隙時,一名初一女生跑到我跟前來,“叔叔”她急匆匆的說道:“請問你身上有紙嗎,我一個同學想上廁所但是紙不夠。”此時此刻,我多麼想一腳踢飛她,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就被初中生喊叔叔,這讓人多受打擊啊。可我還要面帶微笑,因為我是老師。沒過多久我就悟出一個真諦,老師都是演技派,發火不一定是真的生氣,可能只不過是為了震懾一下學生;和藹不見得是真的喜歡,或許只是怕真相傷害了學生。

論起備修院的老師,我怕是最不夠格的那個。這裡的師資隊伍並不差,學歷,最高有碩士研究生;資歷,有出過數本著作的老前輩;經歷,幾位教英文的修女都是“海歸”。而我呢,從實力來說與他們相距甚遠。更可怕的是,我正處在和學生們一樣瘋狂愛玩的年紀,上課時看見他們在下面搗亂鬧騰,有時甚至有種從講臺上蹦下去“大家一起嗨起來”的衝動。

然而,現實中必須克制克制再克制,因為我是老師。“十一”過後,我索性從家帶來了制服,每節課西裝革履的上講臺。有時,看這些孩子們,就像看到昨天的自己,照顧愛護他們,就是在回味我曾經的年少輕狂。做老師難,做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師更難,愛生心切只是根基,還需在時光中磨礪出經驗與智慧,方能真正成為打造人類靈魂的工程師。

作者┃仙恒

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曾於邯鄲教區聖心修院完成為期半年的全職服務(第七屆及之前的利瑪竇志願者可選擇服務半年),擔任全校音樂老師之職,現工作於南昌西湖區志願服務聯合會,此文是他於2017年7月30日分享。

本文轉載自進德公益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