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1807541_1280-720x480醫生和醫護人員們,應本着專業和信德的精神,在適當的時候,去幫助病危和垂死的人去接受死亡。為了能夠負責任地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接受死亡的現實,不要歸咎於醫學上的失敗(除非出於嚴重疏忽),而應接受這便是人在世上生命的自然終結。

對基督信徒而言,死亡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和困難的現實,卻不是最終的現實;最終的現實便是能與永生的天主一起:「在甚麼地方能找到這些悲慘問題的答案?為何有痛苦?為何有無辜者受罪?為何有死亡?只有在基督的苦難、死亡和復活奧蹟的光照下才會有答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聖女聖嬰耶穌(或稱為利雪的德蘭)也說過:「我並沒有死,我正進入生命。」聖施禮華曾寫道:「你假如是使徒,你不會死!你不過是喬遷而己!」

客觀而倫理的準則和答案其實不難,但生命結束時的個人決定往往是非常的困難。美國伊利諾州主教們勸喻:「 我們不能讓不明確的生命終結決定牽着我們的鼻子走,一方面過份擔心自己會為了沒做夠護理,而會受基督的審判;另一方面,又怕為自己的摯愛,魯莽選擇了錯誤的療法。在諮詢過合法的教誨,我們便可問心無愧,即使在情緒激動的情況下做出的決定也是道德、慈悲和適當的。」

在這世上,我們是朝聖者,是走向天父家這旅程的同路人:是天國的公民。我們的生命是天主的恩賜,打從母胎到墳墓。我們的信德、天主的厚禮,都是希望。我們的愛、天主的愛——就這樣在我們人生中,把忠誠和有希望的旅程舖好,邁向天國。愛比死亡强,這是不容置疑的。

若望在塵世的生命結束時,他正忍受不斷的痛苦,他已簽署了生前遺囑,他的醫生哥哥用適合的止痛藥去幫他減輕痛楚,為了不想他受寂寞的苦,他的女兒、家人和朋友都送來「一顆溫暖的心」,不致他死於「社會死亡」,他們,聯同堂區教友,都會和他一起祈禱或為他祈禱,若望已要求病人傅油聖事和領聖體,他表裏也很平靜和安寧,他已為離去作好準備。

「你鼓動人樂於贊頌你,因為你造我們是為了你,我們的心如不安息在你懷中,便不會安寧。」(聖奧思定)。願天主保佑我們!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