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_Wallpaper_Thread_of_life_DNA_093626_當我們想看我們有興趣知的資訊時,我們會去找報刊、扭開電視機去看新聞或電影、上網瀏覽……我們經常讀到和看到的,都是直接與生物科技、生物醫學、生命倫理學和人類生活有關的訊息。近期甚為人關注的便是與體外受精、胚胎移植、器官移植或捐贈、代孕母親、胚胎幹細胞實驗、墮胎、安樂死、醫助自殺、基因療法、驗毒計劃、或再生醫學等等。

面對這些問題,從科學角度去看,是可做到的嗎?再從倫理角度去看,我們又可以做什麼、該做什麼呢?這一切都是對的嗎?在我們這個以科學與科技為主導的世界裏,生命倫理不是應該對今天的人類更重要、更合適的嗎?

生命倫理學的意思 

生命倫理學這新名詞是由腫瘤學家梵·波特所創造的新名詞,他於1970年寫了一篇開創先路的文章,題為《人類存活的科學(A Science Survival)》。波特一心想把這個新的生命倫理科學,能成為科學文化與人文文化之間日益分離的橋樑。從那時起,生命倫理因接收到不少其他科學界積極的資訊,特別是社會科學、生態哲學和神學,令生命倫理科學變得更豐富、更充實。

詞源上,生命倫理便是:(bios是指生命;ethics是指倫理),意思便是生命科學的倫理。它並不是單指技術科學(生物學),而是指規範科學(倫理學),道德原則、價值觀、規範和一些人類生物醫學干預的做法。因生命倫理便是人類生命的倫理 … 從受孕的一刻到自然死亡,其間生命倫理對每個人都是重要的規範性生命科學。

一般來說,基本上,生命倫理「並非一樣新的倫理,而是倫理學加其基本原則,再通過新的生物學、生物科技,為我們人類開啓了一個新方向(約瑟富克斯Josef Fuchs)」。雖然生命倫理看似只關注醫護倫理,但實際它涵蓋社會倫理、企業倫理、和生態倫理。

生命倫理可分為微觀倫理和宏觀倫理。微觀倫理是指分析和照顧每人的個案(各人個別的疾病);宏觀倫理是研究眾人在生物醫學上有關社會和公共政策的抉擇,也關注醫護保健上的公義與團結。

基督徒的觀點 

今天的生命倫理多以世俗倫理或從理性倫理方式展現。人們通常會用人的尊嚴或權益去作道德決定……一個從生命之初已應有的平等權利。

此外還有宗教倫理,它不僅從理性之角度去看生命的價值……和徹底地解釋自然法及為人的法律,但主要是對天主有信德,也應對天主子有信德。神學倫理學是肯定了從理性作出發點的基本倫理原則和價值觀,它會提供生命、苦難和死亡更深層的意義。基督信徒和心懷善意的人們,都會全力維護和提倡一貫的生命倫理至人人能活得有尊嚴。

對基督教徒來說,信德的根本來源是從聖經和聖傳得來,一切都是照教會訓導權和教會官方的教誨而訂。我們可以很容易在天主教教理(1992、1997公佈)找到聖教會的教義,而基本教友倫理學和十誡也具體地在第三卷列明。聖若望保祿二世在1995年撰寫的通諭《生命的福音》(Evangelium Vitae,EV)便關注生命倫理的問題,作了定步速的分析。還有梵蒂岡信理部也有多份更重要、更彻底的文件,是關於生命倫理和生命的。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