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祥斌神父於1928年出生在河北省獻縣西韋家莊,那時候的河北獻縣是長期由法國耶穌會服務的大教區,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而西韋家莊是一個村民幾乎都是教友的農村,所以苑家也是很多代的傳統熱心公教家庭,父母生養三男一女,對聖召非常支持,願意孩子們全部都去修道,也沒有問題,但無奈家貧,孩子連上學念書都不可能,平時都要協助父母下田勞動,而進小修院也是需要學費,所以當時的苑神父並沒有修道的念想。

但12歲時,村裡的本堂耶穌會何神父問主日學小朋友說:「你們這個村有沒有人去修道?」大家回答沒有,神父就指著苑神父及他的堂兄說:「那就你們倆去吧。」看似玩笑的對話,卻改變一個中國農村孩子的一生,於是1941年的夏天,苑神父和堂兄去了位於獻縣城內的小修院念書。六年之後,他被揀選去北京耶穌會的總修院念書,也就是1947年8月14日正式入了耶穌會開始修道。而他的堂兄在小修院只念了二年,就回家去了。

其時的中國已是二戰後,然而北方有多處地方被共軍所據,兩方陣營常常有衝突,所以神父的兩年初學也大受影響。長上要願意繼續修道的人,離開北京,但是並不順利,最後在1948年的聖誕節左右,有架小飛機要來接基督教的一位牧師,長上去跟那位牧師談,希望他能幫助耶穌會年輕的修士們離開。對方答應了,於是年輕的苑修士跟幾位夥伴,隨牧師搭機離開北京,先到了澳門;其後修士們再轉到菲律賓碧瑤繼續他們的初學,1949年9月8日,苑修士在那裡發了他的初願。

修道培育繼續著,轉眼苑修士在菲律賓就待了十二年,其間的1960年3月18日,他與十一位同學在台灣新竹,由榮退的第一任台北總教區郭若石總主教領受司鐸聖職。神父笑說,當中有幾位可是後來的大人物,包括有當過省會長的朱蒙泉及張春申兩位神父,蘆洲徐匯中學的夏金波校長,在金門奉獻超過半世紀的費峻德神父,然而十二位神父目前僅剩趙振靖神父與苑神父尚在台灣服務。

1962年完成培育的苑神父,最先被派到新竹五峰鄉花園村擔任本堂神父,那是一個山上的原住民部落,不是很大,他在這邊待了兩年,被調到南澳,一個臨近海邊的村莊,也待了兩年,隨後又被調回新竹五峰的清泉;這幾年的工作只能用「上山下海」來形容。為了幫助自己的牧靈能力,1968年他申請到菲律賓的東亞牧靈學院(EAPI)參加神修研習班,二年課程結束後,他又回到台灣,但這回長上派他到市區邊的善導聖母堂,一待就是五年。

心心念念都是堂區牧靈的苑神父,在1975安息年時,飛到美國修習堂區牧靈課程。也因為人到了美國,才終於可以寫信回去老家,(台灣那時仍是戒嚴時期,兩岸是無法往來信件及通電話。)好不容易與親人聯繫上,發現本家人都搬到內蒙去定居,這也才得知母親已於1968年在內蒙過世。神父提到這事,掩不住的激動說:「動亂的時代及社會讓好多人分散各地,也許分開就真的無法再相見。」

在美國的經歷,讓他向當時的省會長,也是他的同學—朱蒙泉神父提出申請,希望能到離中國近一點地方去服務,所以他被派到澳門這個耶穌會中華省最早開始的地方,學習廣東話、教書,及幫助當地葡萄牙籍神父們從事難民服務。1985年,時任香港區長的劉勝義神父歡迎他也去香港團體看看,他就到九龍華仁中學去,先是擔任鄧以明主教的秘書助理,隔年鄧主教於訪美牧靈時過世,神父就專職當九龍會院的理家及在校內教華語,並協助小堂的牧靈工作。

1995年苑神父去以色列朝聖,這是他第一次到聖地,實地探訪聖經中的場景,讓神父在之後的牧靈工作上又多了不少助益;這趟旅程結束後,長上將他安排回新竹內灣堂區工作,直到2003年。但想要離家鄉近一點的心情,讓他又在2003年申請調到澳門去,最後2005年又回到九龍華仁會院去協助堂區牧靈、教學。2013年被調回新竹竹東協助本堂神父,直到2016年底。

2017年初神父身體不適,多次進出醫院,目前還在頤福園內靜養,神父說:「能在堂區內工作很好,但是如果天主要我休息,那我不會放不下。」靜養中的神父剛好能好好地閱讀之前購入的「思高聖經原著譯釋版系列」套書共十一本,他說能從頭把聖經完整又有系統的讀一遍,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

跟其他從中國出來的神父們不同,苑神父自1949年離開河北後,就再也沒有回過中國,問他是否會想回去看看呢,他說:「是會有一點點想,但家鄉(河北獻縣)早就已經沒有親人,他們都搬到內蒙那邊,而我又沒有去過,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路怎麼走,前幾年父母跟兄弟妹妹也相繼去世,只剩妹夫還活著,但我們也不是那麼熟悉,而且回去探親要帶禮物,我也沒有錢買東西送給他們,還是不要回去好了。」在動亂時代成長的苑神父,就是這樣放得下一切的事。

問神父對入會70年的感想,他說:「在一般人眼中,我大概就是窮光棍一個,年紀大沒結婚,又沒有事業、沒房、沒車、沒有錢;所以如果不是天主的手在後面扶著我,這種人生怎麼能過得下去。」苑神父的過去並沒有太多不一樣的經歷,領受鐸品後的五十五年時間,都幾乎在堂區裡工作,尤其是擔任本堂神父,他自己笑說:「都是當小本堂啦,沒有作什麼很偉大的事。」但我們知道耶穌會士他們所受的培育,就是即使是當個小本堂,甚至只是在團體裡擔任理家工作,他們都會用「愈顯主榮」的精神來服務,並在「一切事上找到天主」。

耶穌會中華省┃資源開發室┃整理於苑祥斌神父入會白金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