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悉施惠淳神父於四月三日安逝夢中,甚感哀痛。難以相信這位慈愛親切、健步如飛的牧者、嚴師就這樣毫無先兆地突然離開我們……。

三年前首次遇上他,在中文大學希伯來文的課堂上,和藹的笑容襯托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高大的身軀像素有訓練的軍人般堅挺英威。雖是銀髮白眉,也絲毫無損他發自內心的旺盛生命力,他風趣幽默,很快便放鬆了我原本緊張的心。

課間小息時,我主動上前介紹自己,當他知道我來自內地時,即鼓勵我說,他曾教過一個來自蘭州的中年學生,非常勤奮,當他介紹自己的姓「Shields」時,便舉起手臂擋在頭前,模仿一個盾牌,我便認真地說「那您可要保護我了!」,「沒問題!」我們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有一次,我對一句希伯來文句子的翻譯有不同意見,他向我仔細介紹該句中關鍵詞的性質,待我完全明白。沒想到,第二週見他時,他從手提包中取出一本希伯來文大詞典和一本希伯來文語法的書籍,指著有關詞語的解釋和用法,以及他總結好的一頁筆記給我。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就為了讓我徹底明白一個詞,他老人家竟不辭辛苦,將兩本又厚又重的書專門從香港拿到沙田!

後來他知道我曾任眼科醫生,便告訴我他姐姐也是醫生,並說眼睛和心靈的關係最密切,還笑說:「你一定能學好神學,因為你巳掌握了窺探心靈之窗的技術。」
一次,我們閑談,從母親的病提到了老年,神父笑著說:「老年也是天父給我們的禮物。看,不知不覺我也老了……」,星空下,我不由念出葉慈的那首「老年」,沒想到他接著念了下去:「……唯一人,愛你蒼老的臉上,痛苦的皺紋。」我沒想到神父也讀葉慈的詩,「您也喜愛葉慈?」「噢,他是愛爾蘭詩人嘛。」老人的眼中略過一絲對故鄉的遙思和懷念。

記得上最後一堂課時,施神父教我們唱了首希伯來文歌曲《沙龍(shalom)》,「shalom」是希伯來詞語,意為平安,或祝你平安,也是他們寫信開首的問候語。他用略帶沙沉的歌喉帶領我們七個同學唱著這首告別的祝福歌,歌聲裡包含著深情的惜別和祝福。

那一年,我的希伯來文成績上下學期均為甲等,後來每次見到他,他都會關心地詢問我的學業和近況,他還說若有機會去內地會順便看望我的家人。沒想到這個心願再也不能實現了。

「平安,朋友;再見,祝你平安!」施惠淳神父的歌聲又在我耳邊響起,施神父走了,來不及說一句道別的話,但他把平安的祝福永遠留在了我們心中。安息吧,敬愛的施惠淳神父,您的歌聲和教誨永遠迴盪在我的心中。
作者/和曉梅

公教報 2005年5月1日